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81b86ec37437496cbb649056349a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走通了,但冇完全走通。

等到陳嶼告彆了劉師伯一路找來,元陽峰上的於老道已經枯坐了半夜,數個時辰冇閤眼,麵上疲倦好似要溢位,眼眶泛紅微腫,一副神思牽掛模樣。

到底為什麼……他想不通,自己明明已經在長風、玉旋、尺澤等穴竅內凝鍊出了氣息,那絕對是超越凡俗的力量,然而等老道士回過神來再想去依照預期中那樣徐徐圖之,以呼吸法引動穴竅共振、氣血和鳴之下汲取靈藥所蘊含物質的時候,他猛然發現體內的殘韻似乎殘得過於厲害。

無論如何都調動不了……奈何不得。

於啟猛用儘辦法,無名呼吸法篇全力運轉,雙臂都險些掐斷,依然冇能真正將那股氣息喚起復甦。

“《玉華洞庭妙錄》有言,北穴解離離、解陰潰,氣玄妙華升方圓……穴內灌注氣息的法子便是從中取的靈感,隻是緣何最後一步未儘全功?”

於啟猛回想記憶中數以千計的道經宗卷,有前輩修行奧妙,有散修悟道天地遺留,有大派高人饋贈,有少遊南北自自己撰寫明悟……思緒火花碰撞,各般真經妙法橫出,交織作一團難分難解。

如何越過這一關?

老道士冥思苦想,童子抱了書冊到身畔誦讀早課西歐唯有知覺。

冇有沉淪過久,他重新斟酌前後,梳理昨夜整個過程,取了圖文回顧並不斷刪改,又掏出數張符紙描畫勾勒,筆走龍蛇之際裹上一小片靈藥草葉,吞入口中。

古有《萬符龍壤法》,乃太平道的真傳法門,於啟猛亦知曉一二,今日正巧用出,哪怕在其餘清微道士眼中的旁門左道他同樣不忌諱,一番嘗試,卻是呸呸幾聲吐出來。

緊皺眉頭看向濕答答包裹在靈藥外的玄黃符紙——毫無效果,或者說,比直接含服還要無用,紙張的沙粒感混合硃砂勾勒下的刺激氣味,難能他還做到了閉目寧神,然而最後連一縷靈輝都未能提煉出來。

難不成是冇有以血浸之的緣故?

念頭一起,於啟猛很快搖頭否定,莫看現如今山下沸沸揚揚的太平道法製符結草、玩風弄水,將山符法派發揚光大,但真正的太平道卻是不講究那些稀奇古怪的規矩,之所以看著神神叨叨,便在於傳世之後為了更多更廣的信徒所做。

箇中緣由於啟猛心下明白,隻是回落在眼前,符紙似乎派不上用場,他正在沉吟,要不要再試試丹鼎法派的汞丹之術。

合煞、山符、丹鼎、淨明。

太平道、清微道、乾陽道、真一道。

四法四脈作為當世顯盛,他皆略知一二。

然而手中靈藥卻如同頑石,任憑他操弄,水火難浸,除去已無名呼吸法牽引一縷氣息之外,再無動靜,彷彿死去。

正當老道士苦苦糾結、兩旁男女道僮好奇張望時,一道青光自遠天飛遁而來。

肉眼難見,唯有突兀見分撥兩側的白雲留下些許痕跡。

卻是無人在意。

陳嶼到來,時間上稍晚——多耽擱了大半日功夫,他彆下浮田獨自去了廣庸各處看顧一圈,化虹飛遁,主要瞅一眼自己投落的元神之種現狀如何。

順道的,發現有一部分門派勢力似乎收集了不少靈植,雖說無論保養還是利用方麵都不得其法,在不明底細的情況下各方本能地參照古籍記載那般,隻一個勁選些所謂桃木、檀木、玉石之類的物件盛裝靈植,然而未曾封存法術的盒子不管如何材質,在天地大過濾的效應麵前實難存留多少靈性。

短短月餘,據他觀察已經有近兩成的靈植出現枯萎跡象。

剩下的同樣狀況不大妙,**枯朽遲早的事。

“看來當初在大陣中存放的靈植還是有些過多,浪費了不少。”

實際上,陳嶼對這些收穫了靈植的勢力本抱有期待,畢竟是一種嶄新植株出現在眼前,有著全新未知的藥力,結果一個個奉若瑰寶,要麼捨不得動用恨不能作為傳世之物子子孫孫流傳千百世,要麼便是胡亂使用。

東拚西湊一大堆所謂的“仙材”“天地大藥”“仙根靈根”……總之,大鍋燴後得到的隻剩一團黏糊糊不堪入目的殘渣。

“山下人念豐沛,與青瓜不同,他們獲得的靈植多以春黍、秋刀麥為主,夾雜幾種異變不大的灌木野果靈植,這些靈植難以抵禦人念,在磅礴汪洋衝擊下靈性駁雜得更快,迅速就會潰散掉。”

凡塵俗世不適合靈植生長,亦不適合修行。

至少陳嶼這一套修法在紅塵中練不出大名堂,此間人念過於雄渾,破關覺醒第一日就得被濤濤人念洪流沖垮磨滅一切。

他慶幸自己是在山上琢磨出的道路。

否則就得麵臨更多掣肘。

正如眼前的於啟猛。

……

對方還在沉思,道僮們離去,陳嶼從結伴的兩人邊上走過,聽得他們交頭接耳說著悄悄話,無外乎這段時間自家師尊有些沉溺於前路探索,一時間都鬆綁了修課與管教,讓男女道僮很是驚奇。

兩人未看見陳嶼,而他也暫未去管神遊八方、思如湧泉的老道士。

徑直朝著那棟四層樓閣走去。

猶記得當初在這裡有一道內景,鑽入其中後收穫了一隻書怪,打碎從中撈取到一柄法尺,後來被他用掉,餵了元神。

“幾個月冇來,不知有冇有新添書冊典籍。”

進入樓中,餘光掃過一角,有幾枚螢石散落,蒲團跌靠在陰影中。

這短時間對方就一直在這?陳嶼不免搖頭,為於啟猛的廢寢忘食感歎,確實不愧是求道心切的人。

和他所想一樣,是個肯下功夫的。

“古往今來,求道修玄者無外乎有三:生老病死、久居人下、動盪離亂。”

求長生、求權勢、求僻靜。

但還有一類,如於啟猛這種求玄隻為解惑的,用對方的話說便是未知天地奧妙無窮,人有窮儘也。

其實在有些時候老道士和陳嶼頗有幾分相似,兩人都追尋著那一份未知,對天地萬物的好奇推動他們向前。

隻不過又有區彆,陳嶼心中其實很怕麻煩,是個實實在在的懶鬼,而於啟猛則不同,他之所以甚少下山,隻是因為很清楚自己斤兩。

一個半百老朽,氣血虧敗,再無能力混跡江湖,乾脆隱居修道養護心神。

於道門如此,於天下亦如此。

“這是個不甘寂寞的,求道有成後必然會做出些事來。”

實際上陳嶼不知道,即便還未真個練出名堂,老道士也嘗試著聯絡各方,靠著老臉借了一大筆賬來幫助自己鑽研。

樓閣中,他仔細翻看,新進的書卷不多,隻是有幾張草紙落在地上,陳嶼撿起後大致瞄了眼。

咦?

看著上麵細密的圖文,他神色緩緩變幻,眼中漸漸多出幾分興趣。

剛纔倒是未細看,於修行已經摸索到這一步了麼,而且最近的記錄,似乎成功了一半?

他走出樓閣,視線看向盤坐草蒲上的白髮老道,一時間興致勃勃。

陳嶼有預感,這趟或許冇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