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輛馬車徐徐從道上走了來,讓附近的田間農夫好奇張望,幾個總角幼童追雞趕鴨跑鬨,到了車馬跟前也停下,當頭的擰去掛在鼻下的鼻涕,滋溜一聲,手中長棍一扔,中氣十足地吆喝了句:

“大官人來啦!”

蜂擁著,屁股後其餘幾個半大娃娃緊緊跟上,扯開參差話音嘹亮在田野上空。

“大老爺哦!”

“好高好高的車……”

“真氣派!”

嘈雜打鬨了陣,各家的男男女女提溜著棍棒荊條上場,又是一番雞飛狗跳後總算漸漸清靜。

幾位老者上前,最是佝僂的那位在村民攙扶下走到近處,撐著木杖微微躬身問道:“敢問可是雲玲坊主事?”

“快快請起!老丈可是折煞我等了。”

中年男子下馬扶起躬身的老者,然後看向身後,之前記掛仙蹟,為尋仙而來的年輕公子從馬車上踱步走下。

麵帶笑意,語氣溫和。

“老丈這邊坐。”

從車馬上搬下一塊紮著軟墊的墩子放在身前,幾人攙扶老者坐下。

然後繼續開口道:

“我等正是雲玲坊之人,此次前來目的應當已經有人提前告知過,那麼小子也不多說其它,唯望老丈能夠指明那位獵戶所在,有些情況還需要瞭解一二。”

話到這裡,年輕人頓了頓,從袖中摸出一隻小巧布袋遞上前。隻瞧那袋子鼓囊囊掂在手中,浸染羅紫,勾勒花鳥,靠得近了的村民甚至能看清上麵不知名鳥雀的每一根翎羽。

就在眾人為這布袋做工之精湛而嘖嘖稱奇的時候,年輕人將之送到老者手中。

“此乃定金,添為最近煩擾老丈的賠禮,另外,若事後那人所供訊息為真,什鄭宋家定當厚報!”

老丈嚥了咽口水,原本隻道城裡貴人好事,卻不料為了一個毛頭小子不把口風的話就跋山涉水前來親自接觸。

還送上報以重金。

粗糙的指尖不經意間摩挲,細滑布料下的棱角分明令老者渾濁雙目閃動,慈祥麵孔上更多幾分親和。

“既是約好的,大柳村的人自然不會食言,小公子還請進村詳敘,胡老二!趕快去把牛大叫過來。”

話落,一精瘦男子從圍觀村民中站出吱了聲,“村老,牛大哥帶著虎子和二狗他們進山了,說是最近有大老爺要來所以想打些野味。”

老者聞言頓神,旋即朝向年輕人和中年男子笑道,“既如此,兩位先到老兒家中歇息片刻吧。

牛家幾人今早去了山裡打獵,估計也快回來了。”

年輕人點點頭,自無不可。當初傳出訊息的是一位楊姓青年,不過聽梁師從坊中截獲的訊息來看,這人現在就暫住在老者口中的牛大家裡。

正好,可以藉此和此地的其餘人多打聽些,興許不止一人知曉仙人蹤跡!

幾人陸續進了村寨,馬車驅至一戶破舊的土屋中,放了些乾草,他們不打算久留,馬匹的精細口糧並未隨身攜帶,暫且將就。

“梁師,早知如此,便該再帶一二仆役在身側,遇事也好幫襯。”

兩人跟在老者身後半步,運轉勁力技巧,以隻二人可聞的細糜輕聲不斷互動。

“無妨,我等武夫席風沐雨,區區駕車餵馬之事多少都熟悉,此番公子所求之物乃一縷仙緣,人多眼雜,再者雜役手腳粗笨不說,心思也不夠細膩,容易將之張揚出去。”

聽到這,年輕人不著痕跡頷首應是。

相比起那些不怎麼著調的呆愣仆從雜役以及並非一條心的供奉們,唯有自幼相伴教導自己、親眼看著他長大的梁師能夠信任,否則也不會大膽去截留訊息,避開主家。

想到這,年輕人不禁回頭,越過高矮不一的村民後眺望山巒外,微微悵然——

家族此刻應當也反應過來了,不,或者說早在他決定帶上梁師循著線索尋覓仙蹟時那些人就已然知曉。

隻是都無視罷了,樂觀其成。

雲玲坊雖掛在他名下,但終歸是宋家旗下一支,怎麼都不可能擺脫和無視。

“公子,訊息真假難辨,主家許是不會在意的。”

“倒不是擔心這個。”,他歎息聲,“族中如今求玄問道者不在少數,狀若瘋癲更是常有,相比之下我等為了此行,提前支取的兩百兩紋銀根本算不得什麼。

且人稱鐵公雞的總管賬房,事前落了把柄在手上,遮掩一二不成問題。”

被喚作梁師的中年人腳下一頓,眉頭一緊,似想到了什麼,然後點頭道,“若是他們摻和進來,哪怕這訊息是假的,也能鬨得風風雨雨!”

“對啊,關鍵在於旁家,這群吃不飽的豺狼可不得不防!”

“……”

旁側,其餘村民尚且麵帶驚奇,望向從高大馬車上走下的這位俊俏後生,以及他身旁的高大武人。

城裡有大老爺要來,這訊息早在幾日前就傳來,不止大柳村,周邊四五個村寨都曉得。

隻是關於緣由的說法千奇百怪,有說看上了此間肥沃水田欲要收購,也有說是打聽到大柳村某個未出嫁的小娘子白淨喜人,被大戶看上,更有甚者,傳出此地天冒虹光,金雲朵朵,出了位文曲星,城裡的大人物正是看中,打算收為義子帶回去培養,供其進京考狀元!

然而,真等這位大人物到來,心思多樣的村民卻發現和想象中有些不同,不是大腹便便的富態老爺,一時間很多聯想都變得不合邏輯。

麵麵相覷,緊跟在村老幾人身後,連農活都顧不得,興沖沖靠在周圍打轉。

對於村人的動作,村老驅趕一二後不得效果,便也放任,索性不管。

而宋家兩人更是不在乎,他們已經先其他人一步抵達,訊息即便泄露,又或者真有旁家之人跟在身後,此刻阻攔一群不知根底湊熱鬨的村民,隻會適得其反。

不如讓他們聽到一些東西,再遮掩一些,一知半解下,反而更容易引導出許多資訊,同時假若有他人打探,也會被迷惑一段時日。

想罷,幾人去到村老家中歇憩,又過了會兒,有人來報,牛大帶著那位楊姓獵戶,也即‘虎子’,一同返回,還帶了一頭青麵獠牙的黑鬣(野豬)!

……

嘩啦啦!

雲端,某處,赤陽照耀。

雲朵化作鬆軟狀,飄忽在身前,隨著一雙掌指輕敲,灑落瓢潑雨露,靈光彙入雨水中澆灌而下,將泥土浸濕。

陳嶼看著眼前這十來根凝著細密霜霧的植株,唇角帶笑,不枉他又是爬山又是入崖,更墜入峽穀百丈,涉足蜿蜒山澗。

到頭來還是找到了當人口中吞雲吐霧的‘雲靈芝’!

說是靈植,實則更似山菇,上首肥圓下身纖細,兩側吊著片細葉,上有細密絨毛軟刺。

染著青色。

他一開始也以為是某種山菇,生長在偏僻野外,旁人難以尋覓,瞭解不足的同時多加上一些誇大,久而久之就變得神話起來。

什麼吞雲吐霧、什麼凝珠玉露,大抵都是以訛傳訛。

直到真個握在手上,細看下才發現這東西的確不是虛妄之物,真切存在,且並非原本以為的山菇,而是一種獨特草植。

“形似菌菇,名為靈芝,偏生本身和這兩者根本不搭邊。”

雲靈芝到手,算是陳嶼這一路走來時不時摘采當地獨有、彆處難以尋覓植株的縮寫,隻是結果卻不往往都能如願。

正像他說的,之前打聽來的很多訊息裡真假參半,多有誇大,或是將一地的普通藥草野花錯認在另一地成彆的植物,冠以響亮名頭,到頭來找不到還好,找到了發現平平無奇,和名聲描述天差地彆。

“細數一番,似乎也真就隻有雲靈芝還算得上冇差。”

蹲下身,撥弄著頂端,軟軟嫩嫩,輕輕擠壓下最上方的纖細口子還會溢流出淺淺一層汁液。

冰涼涼,對普通人而言的確神奇。-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