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雜念叢生,好似遇了春雨的嫩草,遍地開拔,從意識的四處轉出來,擾動陳嶼心神。

持續了數個刹那他才緩和過來,直勾勾盯瞧向手中果實,捧至眼前上下打量。

厲害啊。

眉梢挑動,有些驚詫,以自己的精神強度都險些維持不住,無意間被這股飄渺香氣勾動了神思,惹出無數妄念,攪和得心海中不複往常寧靜。

陳嶼愈發好奇這果實的用處,藥力竟比預想中還要勝出不少,想來最後使用的效果將會出乎他意料。

隻是……怎麼用,又成了擺在麵前的問題,談不上困擾,有萬物觀在旁時刻洞察果子內外結構,把握細微處,多多少少能抓住些線索,尋摸到用法是遲早的事。

不過他不願枯等,萬物觀畢竟是一門術法,大多時候對一些實用功效的驗證還不如他自己上手,兩相配合的話能加快不少進度。

念頭落下,將果實陷入到一團濃鬱精神力中,接著向泥丸放去——止步在外。

“即便功用跟精神與人念有關亦無法收納入泥丸內,看來這其中的必要便是虛實間轉化,冇有這項能力或特質,外物絕難放入泥丸。”

放不進泥丸宮,自然也就談不上帶去天外天做精神方麵的試驗,於是隻得拿到手邊,一同摘采了剩下的兩枚後,轉身回到院子內。

身後,由於乃是從種子階段開始培育的植株,冇了青瓜果實的長藤不存在迅速枯萎死去的征兆,依然挺立,隻是色澤上染了一層灰撲,原本翡翠似的根莖也如同褪色一般黯淡了幾分。

回望一眼,將近成熟的靈植不止青瓜一類,還有埋在地下的地梨子以及幾種一同批次種下的。

猶記得二月中下旬時下的種,轉眼已五月有餘,許是靈種培育緩慢的緣故,植株長成花了不少時間。

當然,也可能和青瓜本身的特殊性有關,如豆角、蘭庭果、玉蟲衣、青菜之類的,即便同樣從種子開始培育,也花不了這麼長,左右兩三月便可摘采。

“對了,之前收穫的豆角還剩了幾斤在屋裡,得抽空煉成丹丸。”

靈機培育成靈種後,植株則無懼冷暖時節,一年到頭都可播種,不過原本藥田一片空餘不多,各類靈植都占據一方,加之又要全力種植靈石蘿蔔供給浮空田,故而早在半月多以前,豆角便不再下種。

最後一批采收後,個頭飽滿圓潤的被他挑出來混著稀粥熬煮服食,還餘下一些品相不佳,打算煉成辟穀丹。

由豆角培育而來的辟穀豆實則不易儲存,尤其當下酷熱,哪怕山上清風繚繞溫涼如舊,堅持了十餘二十日也到頭了,再不開爐煉丹,早晚得放壞。

靈植鮮少發黴**,但長時間閒置會導致靈性流逝,從而令藥力大幅下降。

最重要的是,口感將完全不如以前。

“辟穀豆水煮後的味道還是不差的,尤為脆嫩,可惜放不長,儲存時限遠不如其它靈植。”

就像他手中的青瓜,若細細封上層封靈術以及佈置一道小型聚靈陣,估計能放到明年去。

不遠處,一株舒張數枚碩大長葉的植株矮緊身子,低縮在地麵。

地梨子大抵也快了。

唸叨著,他將注意重新放在了青瓜上麵,自從藉助百竅與過濾人唸的方式上獲取靈感,推衍出效果遠勝過往法門的精神提純之法,雖說實測的結果出了意外不算儘善儘美,但也在元神崩潰後留下了大量凝實程度極高的殘骸,為領域的打造奠定了基礎。

這一回,完全成熟後的果實又能帶給他如何思考,怎樣去化用,便要看陳嶼能從中挖掘出多少東西了。

……

青瓜表麵穩定下來的孔竅還剩九十四枚,在細細數過一遍並不斷以精神觸手穿透遊動在孔竅內部,發覺莫名作用的提純之效依然存在,隻是比起結在草藤上時稍顯削弱。

至於結構不出意外,的確同之前所見有了不小區彆,陳嶼一一記錄,一邊在手邊複刻,青光翻騰不息,攏合了四周海量靈性在身前湧動。

靈文編織穿梭,恍若遊魚,又似飛鳥般靈動,一道道一枚枚不斷結合,時刻都在締結不同構造的術陣雛形。

百竅純化法被他利用起來,可惜自己草草琢磨的法子和這等由靈機培育演化而出的自然之法間相差巨大,剛開始時兩者不僅不能互補相合,更隱隱在不少地方出現矛盾與排斥。

好在精神強大,思維運轉如電,靈感閃動腦域就像噴湧清泉,算上始終全力啟用輔助在旁的萬物觀之術,總算將這等變故強壓了下來,繼續深入內裡,一層層抽絲剝繭,欲要把青瓜所蘊含的精髓與原理挖個乾淨。

一日過去,未曾閉眼。

這是他難得一次冇有正常作息,即便這具身軀早已無需早睡早起,餐飲靈霞後亦勉強可做到辟穀,然本著隨心隨性,秉持本心的陳嶼往日一直按照原有的習慣生活,看顧藥田,弄弄花草、菜肴,閒暇時候還能入山尋藥采菇、垂釣寒潭。

唯有在全神貫注於某一件事時,真正做到心無外物的他纔會如眼前這般沉浸。

“這地方構造不對,要再下勾一些,唔不行麼,容易牽一髮動全身,那新增一處節點看看?”

“咦!青瓜下端尾部的果肉裡還藏著一個孔竅,中空的……囊?這層膜是什麼東西?竟然能遮蔽感知,呃,好像是一種模糊化,並非遮蔽,更像類似扭曲。”

“和五感六識有關的組織部分,百竅提純法用不上,或許能在玄壤空感陣上發揮出效果來。”

“……這裡得加個節點,否則提純效果太差,還有這、這邊,以及這裡,有的要刪,有的要增……呼,東拚西湊結果弄了個靈文出來,屬實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

日升日落,朝夕無常。

八月初二。

鳥雀啼鳴在樹梢,嘰嘰喳喳嘈雜聲不絕於耳,幾片碎葉被風吹拂,旋起又低伏沉下,累在院子角落。

呦,呆頭呆腦的梅花鹿比去年時長大了幾分,卻是不太顯眼看不出來,隻讓旁人覺得一身皮毛鬆軟,光亮柔順。

饞嘴鹿從院外晃晃悠悠走來,跨入門庭前先邁開蹄子去了桃樹所在,結果麵對一地平整荒蕪,嗅著空中僅剩些許的桃果餘香,小鹿烏黑大眼波動片刻,流露失望神色,本應木訥的鹿臉也不禁耷拉,一對兒尖尖俏俏本就不長的白絨絨細耳無神垂在兩側。

入院後,駕輕就熟來到水缸,但見黑魚默默隱在底部,半截尾巴拖在外麵,剩下半截全然埋入泥沙中去,彷彿在休憩。

這幾日來黑魚的狀況便一如今日,正如陳嶼所猜測那樣,這條覺醒了自我的黑魚確實在積蓄,等待蛻變。

可惜它自己也不清楚所謂蛻變到底是什麼,於是隻能選擇本能,將腦袋埋入沙子裡兩耳不聞窗外事——在它那模糊的意識中,大概這種莫名激動在睡一覺後就會變好了。

小鹿見喚不醒玩伴,踢踏著向院中正兀自靠坐石桌前的青年走去。

看不懂對方時不時揮手在乾嘛,對旁邊那一團龐然的靈光很是疑惑。小鹿稍稍側了個方向,一對兒眼珠裡滿滿新奇。

呦,輕輕喚了聲,小鹿歪著腦袋瞟了眼青年,見得毫無反應,依然自顧自做著奇怪動作後,便放心大膽靠攏過去。

噗嗤!

就在這時,抬起的右手動作突然間一滯,一抹青光消散,下一瞬銀雷電閃,彷彿觸動了連鎖反應,整朵光團都搖曳噴湧起來,暈染漆黑與銀白,一時間如同疾風驟雨前的暴雷天雲!

罪魁禍首小鹿早已撒開蹄子逃遠,隻敢在院門前偷偷瞧看。

唔——

像是剛剛回過神,劇烈的不適從饑渴的肉身體內泛起。陳嶼麪皮發麻,頭中隱約有些暈眩。

這是……什麼時辰了?

本能遮掩眼目,抬眼望天看了看天色後他神情一怔,似乎還是早晨。

然而身旁散落一地的枯葉以及石桌周圍因靈性長時間凝聚中的些許溢散,導致不少嫩草從石板縫隙中掙紮鑽出。

又不幸在剛纔被路過的饞嘴鹿啃食大半,僅剩下一地坑窪狼藉。

“看來這次入神的時間不會太短。”

稍加推算,在結合自己體內在不知不覺中耗去近九成的法力,陳嶼不難想到這回確實沉浸在青瓜研究中很長一段時間。

就是不知道有幾日。

“且罷,這些都無關痛癢,還是看看這次地收穫!”

至於那頭驚擾了自己的小鹿,他冇有去責怪,事實上蠢鹿這次也算是誤打誤撞難得乾了件好事——研究青瓜時可實在不斷使用法力與精神力進行臨摹與實驗,後者還好,泥丸宮內儲備了大量可以滋補的資源,但肉身可就不好說了。

法力耗空的影響很早前就體驗過,若不加控製,將會進一步萃取血肉精華支撐法力運轉,一絲一毫尚且不說,法力的純度和質地遠超氣血、胎息、內炁之流,故而在轉化上便需要更多的精粹才能化作一份法力。

本來,恢複的過程可以藉由服用靈液汲取靈石,以及長性燈燈芯、天地自然靈霞等諸多方式替代,但選擇肉身無疑是本能意識最直接的辦法。

“給!”

擺了擺手,對打斷了入神,及時阻止傷及血肉根基的饞嘴鹿,陳嶼倒是冇有吝嗇,從屋裡取來一隻畫滿了封靈術符號的木桶。

打開來,靈光如雲似霧。

一顆顆桃果晶瑩如舊,彷彿剛剛被摘取下來。

“早曉得你這廝喜歡吃食,特意給留了些,過來吧。”

——此乃謊言。

陳嶼看向小鹿,眉頭掀了掀。有些好奇饞嘴鹿的變化,十餘天不見,似乎和黑魚一樣在身軀內蘊養著什麼,而比起後者小鹿的血肉甚至都散發出微光,尋常肉眼難見,但在元神映照下蹤影彰顯。

可惜這傢夥意識覺醒,想像以前那樣抱在懷裡隨意研究已是不再容易。

且眼下法力幾近枯竭,再隨意動用少不得影響到肉身。

好在,自個兒還存了些變異桃果在觀中,本想著閒來無事當個零嘴,卻不想此時有了誘餌的用處。

然而大概他剛醒轉過來,頭腦暈乎乎忘了眼前這頭鹿有著[讀心]之能,尤其在元神大敞、精神未曾收束的情況下。

更是[聽]得一清二楚。-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