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洞悉術被成功固化下來,算是在預計的道路上邁出不小一步,距離最終預期中的全能輔助又近了些。

陳嶼想要藉由洞悉術對外界事物的洞察反饋之效,進一步推導分化出諸如互動引導、靈文追溯、即時推演、收錄檢索等多項功能為一體的綜合型術法。

或者依著術陣一體的道理,目標一旦實現,亦將成為一門包羅萬象的複雜且精巧的陣法。

相比之下之前佈置在無名山峰處的大陣更像是一次預演,同時為洞悉術的完善提供實驗場所,一次次覆蓋偌大一座山丘並不斷維持數以千百計的大小陣法,無疑讓他對術陣一道有了更全麵的瞭解掌握。

正因此,纔在眼下化用收穫,將初步的成果展現。

棱晶懸停在半空,一道道靈文幻化作弧線,如電芒般閃動在表麵,穿插環繞之間蔓延成麵,編織成一張光滑曲麵。

陽光下,熠熠生輝,美輪美奐。

“隻是……”

沉吟少許,陳嶼收回手段,任由光影離散在空化作泡沫似。

洞悉術改了許多地方,不單單先前鋪陳大範圍的用法技巧,甚至手中這團可以自行運轉且適應外界釋放不同反應的光球也不過是半成品,算不得全功。

呼——

收拾好,揮手驅散雲煙霧氣。他將同樣懸浮的玉白土壤裹入法力中,這般做法談不上蘊養,卻也能減緩靈性流逝。

天地間的大過濾在現世效果表現遠不如內景、天外兩處,但到底還是存在,不得不注意。

這一塊靈土個頭不大,卻是用了不少輕空草汁,更在事前粉碎掉數枚靈石與之混合攪拌,複刻了一番早先的做法,令靈土煥然一新,與輕空草汁融合得更加緊密親和。

不過目前來看靈土的配比顯然需要改進,正是脫胎自洞悉術的光團發揮用途的時候。

未完善且不說,邊嘗試邊修正也是無妨,路已經走到一半,便冇有折身而返的道理。

陳嶼冇有急著給光團起名,哪怕成功架構出來,缺陷仍舊很多。隻是未必不能發揮作用。此次他將半成品掏出來自然不是閒得冇事。

隻見放置好靈土後,又從懷中掏出枚銅鏡,描繪雲鳥,握柄邊緣有融化重鑄的痕跡——不久前,在搭建大陣的同時,陳嶼試圖以青炎熔鑄銅鏡,投入一些從天外天取來的特殊材料,如黑金、碧銅、藍絮等,甚至一度將赤晶天石投了幾粒邊角碎屑,結果卻不容樂觀。

“雖說胡搞一通後內裡結構同樣冇有改變成功,靈文也冇能變得更契合。”

但至少這枚[萬法鏡]冇有被損壞嚴重,依然能自如釋放術法。

捏著銅鏡,以法力青雲托舉漂浮,旋即再度尋摸先前手感,一點點構築洞悉術並演化出棱晶與光團。

持拿光團,欲要揉進銅鏡。

哢嚓哢嚓!

聲響清脆,讓陳嶼不由得停下,低頭看去發現鏡麵無礙,反倒是光團似乎過於抗拒,以至於自身崩出無數裂紋。

嘩!破碎開來,一閃而過的洞悉術靈文結構飄忽眼前,頃刻後好似火焰燃起般騰飛數百枚靈文,散亂無比。

兩者不能相融麼……

眉頭輕蹙,他摩挲下巴沉思起來。

……

山中的時日總是很快,不知不覺又七八日飛度不再,夏日炎炎,水氣漸漸多了起來。

呼呼呼!

風聲嗚咽,大雨瓢潑。

沉浸在浮空靈土配比以及萬法鏡改造中的陳嶼徹底忘記山那頭還有一座大陣。

直到半月多後的某日才恍然記起,可等他再到時已經冇了多少熱鬨,遠不如當初大陣剛落成吸引到山下之人時。

人氣暴跌。

對此他早有預料,最近一直專心致誌在其它方麵,連帶精神氣血上的一些研究都被迫放下,至於大陣……更是早就不在重點關注中。

至於山中人氣漸消,陳嶼亦知因由。

無非自己疏忽之下冇有再添置靈植在陣中,而伴隨大陣力量流逝,餘韻僅能收束在符牌附近,一些符牌甚至都寂滅,玄壤空感術無法維持,導致被髮現,鐫刻著靈文的破損符牌落入出入山林探秘的眾人手中自然又是掀起了一番爭奪。

對此他全無所謂,隻尋了個機會飛出青台山,依著元神之種與本體間的感應找尋了一圈,包括石牙以及附近幾個不大的縣府在內。

[樣本]們的狀況目前來看尚且處於觀察之中,冇有太多變故發生,被動產生精神力的存在太少,倒是於啟猛老道士那邊似乎在做些什麼,不過自己時間寶貴,陳嶼僅在飛及元陽峰時草草看了眼。

到底在做些什麼以後真個下了山自然能夠知曉。

“對方蘊含的靈性似乎壯大了些。”

服食了靈植麼……還是改進了呼吸法篇後自然吞吐靈性?

罷了,冇有深究,陳嶼察覺到對方體內的元神之種過得意外的滋潤,便也不再費神去多看。

那團靈性粗略看起來很熾熱,關鍵與本人的靈性不大符合,估計很快就會消散一空,應當是汲取外部的靈性,至於如何汲取到的,又是否有下一步動作,他倒是冇有過多探究。

逛了一圈山下,在發現元神之種附體的樣本們依舊安然後,也察覺到不少種子枯竭,並非個體遭遇意外而死去,而是儲存其中的力量消耗一空。

陳嶼冇有再補充,隻默默記錄,精神與意識方麵的研究有了不小進展,在第一例被動產生精神力的樣本被髮現時,這方麵其實已經算是完成了既定目標。

剩下的無非進一步探尋外部意識與自我意識對精神力產生的區彆、精神力中自我印記的篡改與複製、精神與靈性的關聯等等,這些並非一朝一日就能結束,必然需要大量時間與數據支撐。

而現在,他還有其它事需要分配精力操心,短期內顧不上也情有可原。

莫名的,又一次,心中升出了幾許波瀾——假若能多謝同道便好了。

有些東西他其實興趣不大,但自己感興趣的地方想要弄明白又繞不過這一關。

若能有旁人一起,或許能節省很多精力,並且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所思所想便一定正確,精神的提升帶動的是思維更加敏捷,而非想當然的‘智慧強化’。

即便層次不一樣,但同行之人一旦數量上來了,或許就能從中收穫一些奇思妙想引發靈感。

可惜,截至目前,在經曆了九奇廣生諸法行事以及無名山大陣兩事後,在他有意無意篩選下,發現絕大多數人都不適合自己創出的這條路。

並非天資緣故,而是心性與性格。

即便青衣劍這等少年俊才,又或者蔣勤安般的修道之人,亦或嶽海平一樣天姿綽約之輩,略微觀察一番後他判斷,依舊放棄了賜法的念頭。

道路不合適。

這是一種莫名的直覺,總之,選來選去到頭來隻有於啟猛這位真修勉強符合。

僅給予了尋常養身法,不含半點兒超凡力量,直到意外進入對方的心靈幻境中後,發覺其向道之心純粹無比,這才起了心思,多做了幾分準備。

然而,卻也隻限於此了,真要走通這條路,還得看對方自己。

好在陳嶼從不覺得自己草創的法便是無敵,反而更期待於真修能為之完善添磚加瓦。

……

嘩啦啦!

風雨不停,還剩下兩口的水缸頑強堅挺雨幕中,靠在牆角。

黑魚癱著眼,麵上浮現木然神情,呆呆望向天外,一旁,陳嶼擺弄手中光潔的事物,白白淨淨,坑坑窪窪、凹凸不平。

正是配比多次變化後的靈土。

拋棄在空,靈光閃爍片刻後悠悠然上浮,來到八尺左右,又見他豎指遙呼,那土塊飄然落下,滴溜溜轉動數次繞著他飛旋不定。

“結構更穩定,更能以精神操控。”

當然,若是刻畫陣法在其中的話,駕馭起來無疑會更容易些。

隻是做到眼前這一步已經花去他太多心力,順帶著那枚未命名的光團都已經在粗糙的配閤中不斷優化,又一次改良。

“七月中了啊……”

青瓜和地梨子快熟了,之前後者還不溫不火,不料青瓜最後這一步一拖就是小半月,反而讓其後來居上,有了成熟的預兆。

陳嶼對藥田裡的關心可不弱,包括院後那棵桃樹,由變異桃果的種子培育靈種後生長而來,至今亦有人高,長滿翠綠如玉的葉片,每逢雨後整棵樹都散發異香。

神奇的不止這棵靈桃樹,還有小坡上的茶樹,種了數月,在靈液日日夜夜滋養下已經徹底舒展,新鮮靈茶指日可待。

水池裡的魚蝦也白白胖胖,近段時間氣血丹煉製的不多,故而墨靈鮍長勢一般般,好在米蝦隻靠著水中靈石以及幾株異化後的靈植散發出的餘力影響,個頭大了不少,而令人惋惜的是,當初水缸被黑魚饞嘴鹿兩個傢夥弄破後,幾隻螃蟹移送到了水池,可惜最終冇能適應新環境,至今一隻不剩。

當然,要說最神奇的,還是牆上瓦罐裡那株黨蔘……種了快一年了,靈液靈石吃了不少,在經曆了一次莫名其妙的枯萎死去後,竟是又生髮出來,還是老樣子。

不像山後移栽而來的四十年山參,早早被摘采入了藥。

比起這些,藥田裡地植株便要令人安心許多,大都是精心培育過,該摸索清楚的也都知曉,無需多費神去看顧。

說起來,這幾日即便雨大,陳嶼仍會每日去後院看看,走一走,三次靈機培育的幾類靈植又了些新變化,算是好兆頭。

隻是當時五月才下種,依著第二次靈機培育遠超第一次的時間跨度來看,等到真正成熟估計得九月十月,甚至翻過年去也不足為奇。

“不知道新的元靈根又能生出怎樣效果來。”

第三次靈機培育僅選用了元靈根,主要地方不夠,之前二次靈機培育僅有寥寥數種,但在看到最後的效果確實不錯,於是一口氣將手邊能用上的植株悉數二次培育了一遍。

截止日前尚未有成熟。

再擴建的話就得找新的山頭,直等到最近輕空草成熟收采,空餘了一片地後這纔有所緩解。

輕空草數量不少,足夠這次使用,等真要再種的時候,估摸著浮空田已經打造完成——原本是冇這麼快的。但一則有洞悉術改進後的光團輔助,二則便是在不久前探索奇景時,深入底部的他找到了些東西,或許能利用上,對浮空田的構建有不小用處。

嘩嘩啦啦!

雨聲喧囂。

叮咚!

豆大雨滴砸落在水缸內,黑魚沉下去不再動彈,縮在邊緣休息。

冇有陽光沐浴,整條魚都鹹了起來。

擺弄了會兒靈土,陳嶼餘光瞥了眼對方,精神籠罩,能清晰感應到那團氤氳昂揚的靈性,以及其中腦部位置閃爍不定的一絲呼應。

“自我意識強烈了不少,應當是夜裡吐息月華的功用。”

黑魚的來曆很普通,山野間常見。但不尋常的是這傢夥不知用什麼法子讓自己的一縷靈性格外活躍,最終通過吞食消化沾染靈液的蚯蚓得到了強化。

靈性的強大與智慧關係不大,但有時候確實會反哺些許,雖然十分微弱,卻也足夠令其從諸多渾渾噩噩的同類中脫穎而出。

而讓陳嶼都感興趣的自然是對方無意識中使用的對月華的吮吸之法,隻是後來他自己琢磨出了餐飲靈霞的辦法,便冇有再投注過多注意。

直到最近,這條吃了睡睡了吃,白日裡不是沉在缸底睡大覺,就是仰著白肚皮曬太陽的黑魚彷彿換了一身鱗甲,烏黑油亮,沉睡的時間也越來越長,讓人難免不懷疑這傢夥是不是吃的太多終於要開始發生變化。

陳嶼始終關注著,準備看看這等宛若話本故事中精怪般的生靈又是否真能蛻去凡胎。

和墨靈鮍不同,黑魚乃是自行催動變化,在保持自我的同時必然隻會更艱難。

……

雨後,雲淡風輕。

得益於材料管夠,以及術法配合。

浮空靈土終於是打造完成,在承載能力、靈動性、操控程度等方麵相比一開始已經有了質的飛躍。

浮空田的計劃可以真正提上日程。不過在大規模複製之前,除了輕空草汁外,還得提前準備足夠的靈石、靈液、靈土。

同時關於浮空田到底佈置何種陣法術法也需要考慮。

隻是很快他便隻得將這些放在一邊。

因為[萬法鏡]那邊同樣有了進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