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靈土被捏製成一團團土球,澆灌了輕空草汁後徐徐漂浮在空中。

陳嶼將手上的草汁全投入了三分之一的量,剩餘則留待之後,如今眼前浮動的二十來枚土球足夠他研究一段時間。

浮田是為了擴大種植麵,同時兼顧隱蔽與方便看顧照料兩點而建造,為此,以後不出意外將會作為靈植培育主陣地的浮田不僅需要漂浮在天,還得足夠堅固、耐用,並且具備一定的防護能力。

最後一點陳嶼有陣法到時候會篆刻在田地中,包括符牌也會有所佈置。

風樞秘山陣、玄壤空感陣、辟水陣都在這段閒暇中置備了不少,到時可以直接拿出來用。除此外,還有從幻身術、斂息術等術法上改造化用的半成品,談不上完整陣法,但稍加運用多少能在浮田中發揮些作用。

故而如今最為重要的反倒是浮田本身的條件能否滿足他的要求,假若存在缺陷與瑕疵最好能在這次的嘗試中先摸清,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失。

“浮土捏製完成,接下來就是試著拚合併令其穩固。”

陳嶼去到道觀內院,不多時搬來一隻蓋在乾草的揹簍,表麵鼓鼓囊囊,看樣子內裡裝得滿噹噹。

他掀開,一股玉白光色出現視野內。

儘數是存下的靈石,一枚枚好似被打磨修剪過,原本不太規則的形狀如今都成了巴掌大小的棱柱模樣。

乍一看簍中彷彿一堆打磨後的水晶。

陳嶼食指搖指,數枚靈石飛出,鑲嵌並冇入土球之中。

靈光綻放,法力刺激下宛如呼吸吐納般吞吐四周靈性,雖然土質冇能更上一層樓,但之前滋養狗尾草的消耗得到補充。

轉眼間,土球光潤了許多。

即便依然灰撲撲、卻比剛纔多了一絲令人難以無視的意韻,獨特的微光縮入土質內,與包裹中央的靈石結合,竟是漸漸讓整個土球懸停不動,不似不久前那般胡亂動彈的不穩定模樣。

“輕空草汁與靈土、靈石的契合性似乎更加高,看來效果遠超預期。”

捏著土球仔細把玩了會兒,陳嶼心下鬆了口氣,至少無需再操心幾種素材間是否相牴觸,此刻要想的,唯獨浮土如何搭建拚合出他想要的田地——一塊大概會飛在天上的田,既然是為了種植纔開辟,該有的養料、水源等必不可少。

“催熟養護這方麵有靈液在,屆時多種一些元靈根即可。”

水源則有**術在,不過陳嶼忽然想到雨水滴落,如何去引流灌溉與排出同樣是個問題。

天上種田不比青台山,冇有山石土木作為倚靠,大地離著腳下數十上百丈,總不可能直接從底部引出——那樣的話從地麵看去彷彿常年飄雨,怎麼想都奇怪。

“最大的雨季在夏日時節,狂風驟雨連綿數日不絕,確實該想個法子解決,省得被一通亂風吹得四散飄搖。”

如此一想,除偏轉五感隱藏外在的術法,防風、擋雨、避雷等都不能少,否則承受突發意外的能力會顯得不足。

揉動太陽穴,陳嶼一邊將所有土球隨自己的意拚接在一起,不時又拆開,實際上並冇什麼固定形態,隻要模樣不差心中預想得太多便行。

他真正考慮的還是漂浮在天後,對山上一帶的種植影響,以及那些欲要達成相應效果的術法、法陣該如何弄。

揉捏隱隱酸脹的眉心,他取來了專門記錄術法的竹簡。

與《築基法》等三本修行功訣以及《靈植錄》類似,關於靈文、陣、術等方麵,每次實驗他都冇有放過,在將龐雜的資訊整理與篩選後,一些或有趣或未知的點將被記下。

翻開這本主要記錄術陣的竹簡,開篇是已經發現併成功推導演算出的六十八枚靈文,每一道都占據一定空間,下麵撰寫這關於這枚靈文的自身特性、外部特征乃至諸多術法構築的條件,和組合術法時相配對的靈文都有哪些。

陳嶼一邊翻找,看著其中記錄的各式術陣尋找用以庇護田地的靈感,一邊以法力揉搓浮土。

十來枚土球結合一起,到最後被他拚湊成了一方長約五尺八寸、寬三尺二寸的模樣,表麵並不平整,半圓凸起拱得到處都是,一些靈石亦是裸露半形。

好在這個結構下足夠穩定,他試著以手掌推動,不大的實驗田漂浮空中,一股清晰的重感從掌心傳來,但冇能推走,依舊浮在原處,離地麵約莫六尺。

並非不能繼續往上飄,不過輕空草汁灑下冇有全部灑下,托舉出如今這一方靈土已然不容易,再向上飄去,要麼減輕攜帶的土石,要麼以穩定作為代價。

陳嶼停了下來,試了幾次,終歸停在了這一環。

六尺的高度、五三開的大小,便是如今投入的輕空汁在堅固平衡穩定情況下所能做到的極限。

“想要達到百丈高度並承載數十倍於如今的靈土,所需的輕空草不在少數。”

不單如此,還要考慮到他自己,以及各種植株、催熟的靈液、用以澆灌的雨水等等,都需要托舉在浮空田上。

“虧得還想著等天上建了田,牽在手中四處走走。”

這片天地很大,北有天山雪原、東有汪洋大海,西側滿是巍峨險峰,南邊兒遍佈毒瘴,幽邃無人煙。

與常人而言這些地方難以涉足,更無多少人會捨命出入其間。不過陳嶼倒是挺想到處看看。

實際上這念頭並非突發奇想,早在去歲剛剛甦醒後便生髮出來,但那時候實力不濟,修行才起步,許多事都要做。

如今,法力漸漸停下增長,精神亦是到了極限。餐霞數月,修行一途上愈發體現出幾絲窘迫,陳嶼也發現,自己似乎疏忽了許多東西,一些基礎的尚且冇有搞明白便踏上了這條路。

“一知半解、稀裡糊塗……”

他搖頭一歎,越修行,越知道這其中之廣博。好在過去的無需太過在意,如今進無可進的情況下倒不失為一次機會,陳嶼打算等浮田建起,略微經營一番後便駕馭著離開青台隨處走走。

一則可以見識下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地,同時更能收集些青台一帶難見的植株,以靈機培育嘗試——道觀附近的花草樹木能用上的幾乎都試了一圈,再想有新東西就需要去遠一些的地方尋找。

二則便是趁著這功夫好生盤算下過往迄今的種種。溫故而知新這種事落到修行頭上無疑顯得十分貼切。

畢竟一年多時間從普通人一路衝上如今的地步,不可謂不快。過程中,為了追求所謂的進境,一些想法冇能嘗試,一些念頭被深藏,還有部分猜測和疑惑冇能驗證,直至現今依舊束之高閣。

“往前一年有餘,被各種發現逼著向前走,如今前方無路,終於能停下好好回頭看上一看了。”

實際上之前有過幾次梳理,幾本竹簡便由此而來,但其實大都淺嘗輒止,並不算深入,或者僅限於某一方麵,冇能更加全麵的統合一體。

這般想著,他目光投向身前樣子實在談不上多養眼的昏黃浮土,精神力凝聚如絲線,牽引出一截掛在浮土中央,另一端與手掌貼合。

陳嶼拽了拽,浮土微微下沉,鬆開後又迅速上浮至原本位置。

“既然確實有效,先多種一些輕空草滿足第一步所需。”

還有靈土的滋生——相比普通土壤無疑要更強許多,到時候搭建完成後,縱然移植時不投放靈機靈液,亦能讓靈植生長得茁壯,如此一來將來收集的植株以及種子便能少花些心思在儲存方麵,直接扔浮田裡即可。

如今靈土的量也不多,尤其被靈石強化過的靈土更是僅剩角落裡這一堆,更多的話便需要主動去蘊養和製造。

……

之後幾日,陳嶼便將精力分潤在靈土與此同時輕空草上,包括對山田的改建方麵,他再度削減了秋刀麥生長空間,明竅丹對如今的他而言用處已經不大,五感同樣拔升至極致,冇能破限。

從琢磨出玄壤空感術後,這種靈植的用處隻剩下填飽肚子、補充氣血這一項。

偏偏前者還有個辟穀丹占著,尤其辟穀豆的產量同樣不小,占地還更少,故而如今的他漸漸有了不再耕種這種靈植作物的想法。

除非以後第三次靈機培育能長出些新效果來,否則便隻能埋入盒子裡與雜物間中諸多靈植靈種做伴吃灰。

幾天下來,種植規模翻了數番的輕空草長勢極佳,靈石同樣如此,靠種的東西在他手上其實都不算問題。

唯獨靈土上麵遇了難題,這並非單純多澆灌些靈液就能出產的,內裡的緣由還有不少冇能搞明白的地方,他嘗試了幾種法子,效果都談不上好。

依然不溫不火,偶爾才能新長成一片土壤來,再以靈石強化則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和精力去關注。

而在此期間,元神再度複原,不過與浮田而言無非試驗陣法時更加得心應手乃至心分多用,進度快上了不少。

這邊搞著浮空田,一邊等候輕空草補充消耗,陳嶼冇有忘記天外天的小白,時隔半月,想來瓊漿又該結出了纔是。-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