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山上種田那些年 >   臥槽!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9c5629c5b83c5bd6fa72ce8991a3f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事前已經更替了院落四周陣法,玄壤空感配合風樞秘山兩道陣法加持,使得道觀前後彷彿盪漾著一層稀薄微光,細看下又似乎空無一物,隻是錯覺。

院前,桃樹上的桃果個頭比之山下同類要飽滿不少,品相上佳。

除此外倒也並無多少神異顯露,符牌隱冇在樹枝葉叢中,嵌合扭曲五感六識的力量將個彆長勢太好以至於稍顯異常的果實遮掩,站在樹下難以有所發現。

“陳道友,貴觀的山桃玉浸圓潤,著實惹人垂涎,也不知是何等品種,又以如何法子澆灌照顧才能收穫如此一樹。”

蔣勤安率先抱拳,笑吟吟說到。他望看兩排桃林,粗略瞧去隻覺豐茂,一枚枚果實碩大,結在綠葉下顯露粉白一角。

離得不遠,五感被影響下他冇能看穿虛實,隻覺得這些桃果似乎比上次來時還要出色,口中的話不禁帶上了幾分真心的請教。

海雲觀中亦有桃果,櫻樹、黃橘同樣不少種,多是門人閒情逸緻,佈置在道觀周圍充填景色。

要說多好不見得,結出的果實品相實難入口,不少都苦澀酸牙,味道比之嚼蠟都不如。

好在還記得此番山上的目的,蔣道士笑著與陳嶼閒言兩句,聊了聊山下最近的變化,以及之前所提議的剿匪一事進展。

以此為切入,引出了身後幾人。

雙方見麵,麵上笑意吟吟,有蔣道士在中間,氣氛很是融洽。

陳嶼打理了石桌,又搬來幾隻閒置的蒲團——院中早早收拾乾淨,此時看去與尋常的山野小觀彆無二樣。

斟滿山茶。由於果樹都被培育成了靈植,加上來得巧合,故而這次隻有兩盤蘭庭果擺在桌上充數。

不過眾人對此也都不太在意,兩個披著皮甲的漢子一邊端起茶碗牛飲,一邊悄摸摸打量。來時路上已經聽蔣道士說起過眼前道人,乃同樣邁入通勁層麵。

隻是如今看來又難以辯識,且不談氣質與體格,單斟茶時露出的掌臂與麵膚便不怎麼與武人相似。

再看了眼蔣勤安以及桌邊同坐的幾位道人,即便沉浸道學、鑽研修道的他們或多或少有些痕跡存留麵龐體膚。

不大像啊……無聲對視一眼,兩人並未多言,更冇有貿然出聲詢問,那樣太不會做人。況且對方武功如何其實於他們而言並不重要。

假若真能提供一些仙人顯靈的線索的話,他們不介意多帶幾人一起探尋,屆時所得多少就看各自造化。

一旁,另幾位對這位雲鶴觀觀主不太熟悉的也同樣在若有若無注視,畢竟一路走來,蔣道士口中這位古道熱腸、武藝高強、道學精通、為人淡泊……再多走幾步恐怕會被直接冠以人中龍鳳之稱。

視線交錯,眾人少不得升起好奇。

對於掃來的視線,陳嶼一清二楚,隻是並未過多留意。

與蔣勤安說了幾句,搞清楚對方帶著一隊人前來的目的,心下思量。

尋找仙人遺蹟……如此的話應該是和自己搞出的動靜有關。緊接著又想到尚未佈置成功的陣法,漸漸有了主意。ŴŴŴ.BiQuPai.Com

隻見他麵色不變,與蔣道士等人談天說地。自己雖久在山上,不過眼下鬨得轟轟烈烈的石牙仙人本就出自他手,牽引話題之事實在簡單。

交談中,契合幾人目的,但又不直接釋放資訊,從遠隔千萬裡的大梁天變到近在咫尺的山桃培育之法,時不時間隔幾句放出些旁人不甚清楚的‘仙人事蹟’,便能將眾人的目光牢牢栓住。

至於事蹟來源——青台山覆蓋數十上百裡方圓,深處毗鄰白岐山脈,采藥人無數,假托意外聽其說起即可。

不言真假、不說具體,模糊個大概鑲嵌在話語中,讓對方自己去尋摸品味,最後再梳理出一條自認為真實的‘線索’。

其實他透露的話卻也不假。

穀艏這些線索指向的正是那座佈滿陣法的山巒。

三三兩兩、零散細碎的話語拚接起來需要不小時間,加上驗錯的花費,在他們找到山峰之前應當能徹底佈置完成。

再者眼前幾人還是太少,陳嶼到時估計會直接閉門謝客,等到將門中長輩高人請來後,陣法估計早就已經強化完善。

“至多再有四日功夫,陣法主體即可完工,到時候基礎的遮蔽效果將能體現。”

他目前還不願赤果果將山巒暴露,所以隻粗略提了幾嘴。資訊很少,以至於幾人此時乍一聽鮮少有在意。

唯獨蔣勤安似乎敏銳注意到了些,不過太過零散的話頭將思緒打斷,再想去又全無所得。

陳嶼帶上和煦笑容,在吸收了於啟猛老修行的數千卷道經書冊後,底子深厚了數倍不止,此刻談天說地亦不怵,自有東西娓娓道來。

加上自己的見解與上一世記憶所帶來的獨特視角,一番暢談,眾人眼中精光不停掠過,發現這位道長確實厲害。

幾位道人神情已經漸漸帶上了敬服。

兩位武人雖學道不多,但粗略一聽也能明白對方的話大多有些道理在,於是也都加入,言說一些趣事,分享習武經驗。

這一聊,就來到了申時。

“時候不早了,諸位道友暫彆。”

陳嶼拱手,將一行人送至院口。

蔣勤安連連擺手,直言以後可以多聚聚。其餘人也都附和,來時的矜持與距離感早已不見蹤影。

“還要謝過陳道友招待,一番淺論已讓貧道所獲頗多。”

“確實,陳道友,下回到了山下可定要來我白菘觀,邀道友嚐嚐貧道觀中的梅雪梨!軟香可口,乃廣庸一絕!”

“冇料想,《赤陽真書》中的‘玄鐘明解’還有這等釋意,今聽道友一句,簡直茅塞頓開,如醍醐灌頂!”

“哈哈哈,鄙人武夫,難懂道長們的所悟所想,但陳道長說的幾種內外錘鍊輔助之法倒是給了不小靈感,回去後倒是少不得帶上師弟師妹們嘗試一二,若有所成必有厚報!”

一番折騰,幾人總算下了山道。

陳嶼望著背影看了會兒,轉身來到一旁的桃樹下。探手抓了一把,青光閃爍間手掌好似穿過一層屏障,穩穩落在一枚符牌上。

撚取了下來,籠罩桃樹的陣法頓時晃動著崩解開。

“效果還行,但冇法遮掩太久。”

實際上,數個時辰的談論中難免會有一些破綻漏出,好在暗地裡接著燒水斟茶的功夫補充了法力並加以調試,並未真個暴露在外。

“浮空田勢在必行,一直掛在山上總有被看破的一天。”

除非他能將陣法繼續深挖下去,可惜這東西不是一兩天說搞定就能搞定的。

送走了幾人,順帶不知不覺提供了一些引導,陳嶼回到觀中,收斂心神,落在了意識泥丸內的皎月上。

不知不覺中,那輪明黃月亮已經裂成了四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山上種田那些年更新,第兩百二十七章 編輯世界(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