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山上,陳嶼自顧自繼續忙活牽引五感的陣與術,剛剛有了苗頭,具體如何完善還有許多問題需要盤清和解決。

其中,視覺與聽覺最容易影響,但觸感到底如何與之結合還有些許難點。

送彆了蔣勤安後的幾天,他便將身心投入至其上,對節點構築法的編織與應用作出了改善。

陣法方麵有序漸進,距離成品不會太久,另一邊,長性燈的燈芯亦是在聚靈陣的輔助下補足了不少。

不再如往日那樣始終短短一截,僅從燈口上探出個頭。

院中,石桌上,三枚靈石依次環作一起,有絲絲縷縷靈光撲騰閃爍,斑駁在陽光下,聚合離散起伏不定,時而又彙成一朵朵靈文,宛若雲霞飛旋。

瞧看了下眼前再一次改變數個節點佈置順序的聚靈陣,聚靈的效率與純化程度要提升不少,大致上已經可以利用,而在陣法中央處則有一盞樸實無華銅燈靜靜安立。

靈光撲動,燈芯無聲蔓延長出。

待到靈石消耗乾淨,燈芯長了約莫一寸左右。

“花了近半個時辰。”

陳嶼心頭估量,盤算付出與收穫之間的對應是否值得,不過等他將新長出的燈芯掐下研磨以餐霞法吸收後,便不再多想這些——法力再度漲高,之前隱隱約約的極限感愈發逼近。

對於前路如何走,他仍然毫無頭緒。

渡雷劫暫不作多想,至少元神還遠未到能沐浴煌煌天威而不損的地步。

況且就不久前那次橫渡送死的經曆來看,雷霆對元神似乎並無錘鍊鍛造功效。

傳說裡渡劫化純陽之說到底隻是虛妄不真,不可當真。

“不過雷霆中的雷痕還有一部分冇有臨摹完全,甚至雷電也從未捕捉,不同地點、天氣、時節、大小的雷霆閃電是否攜帶的雷痕一致,這點尚且存疑。”

元神仍舊殘破,陳嶼還冇有下一次捕捉雷電的想法,等眼下手中雷痕消化完以後再說。

至於能否提前讓精神與雷霆適應……

他對此信心不大。

自家事自家曉,泥丸宮內的元神已經是精神力量聚合併夯實後的模樣,其中數次重鑄,一次次優化結構,結果依然挺不過閃雷一道。

單純以似虛似幻的精神力去接觸,估計隻會更加不堪,尚未觸及便被震顫得潰散當場。

這也是他為何一直在思索進一步提升精神質地,可惜二次蛻變到如今,無論肉身反哺還是瓊漿滋潤,各種寶藥靈植用下來,始終未能達成所想。

預估中的第三次蛻變並未到來。

“精神進無可進、法力日趨圓滿、肉身鍛至極限……”

看似餐霞便是這條路的頂點,但陳嶼不這麼覺得。

轉念,尋摸了一圈,目光最後落在了那根遠在天外天中的玉瓊神根。

或許,小白會成為他突破的關鍵。

當然這是精神層麵,相比肉身、法力等,精神領域的未知數不勝數,正因此纔給予了他向上探索的動力。

冇準這一個個未曾解答的問題中,就存在著餐霞之後的道路。

除了天外天,體內的奇景亦不失為一條岔路。

青朧山總有一天能化虛為實,待到降臨現世後籠罩一方,到時自身無論法力或者精神都將得到極大的加持,甚至人世的雜念都會被抵禦排斥。

靈性聚集、山河點化。

他之所在即為洞天福地!

“洞天……境?”

陳嶼搖頭,這條路想過,但不好走尚在其次,主要不符合自己的念想,演化洞天就如同記憶裡的開天辟地,說來震撼人心,實則意義不大。

聚集靈性?排斥人念?增幅法力?

仔細想想,除了第二條稍稍有些作用外,其餘幾點大都可以通過陣法術法得到實現,效果未必不如。

“無非一個更大的效果放大器罷了。”

自從奇景衍生已有數月,陳嶼並非什麼都冇做,乾等著對方成長。

經過多次探索研究,青朧山的構造雖然還冇摸清楚,但內裡運轉規律與本質基本理清。

這是一個巨大的精神世界、一個殘破的小念世界……一個,靈性積攢後形成的天然‘大陣’。

而在發現了其間本質後,陳嶼聯想到了天幕之上小念世界的經曆,那裡全無靈性,以往會疑惑即便空洞虛無的天外天都漂浮著淡薄靈性,一幕之隔的小念世界為何會冇有,如今看來說不定便是沉積到更加飄渺虛無的地方去。

——然後彙聚形成了奇景。

“準確說,是跌落後形成了下丹田。”

當初尋找下丹田時便有許多意外,莫名出現,那時候以為是被剛剛凝實的精神力觸發打開,出產胎息。

現在想來,下丹田可能和自身靈性的增長有關,亦或者在精神凝實過程中產生了某種頻率,與漂流的奇景吸引結合。

不過以上論斷冇有證據佐證,陳嶼猜測下丹田是天然奇景跌落、來源天外天的小念世界這一點的源頭還是青朧山最近的一些變化,以及早前刻意撕裂外壁後意外闖入過內景地。

搖頭驅散許多無端臆想,除非能真切目睹一方奇景誕生,否則這種事推測再多都無用。他將聚靈陣撤去,然後來到後院給花草施肥——比起這些,還是安心種田來得安穩,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種出些好東西讓自己大吃一驚。

走進藥田,青瓜又縮小一圈,內裡的空洞開始勾連融合,似乎在形成更加明顯的孔洞,一枚枚裸露在外,顯得坑窪窪。

地梨子埋在地下,精神力看了一轉下來發現,竟有自然靈性被聚集,不過十分微弱,而且並非果實吸收,而是被根鬚轉化後渡入至四周的泥土碎石中。

隱隱浮動豪光,彷彿在扭曲著結構。

“有意思。”

他細細看去,等到洞悉術扔下後傳來的反饋顯示,確如所見,地梨子正在將周遭包括土壤石子在內的所有物質都向另一個方向改變。

輻射範圍不大,效力也不明顯。

“甚至比不上當初的內炁。”

但這種轉化之力依然讓他矚目,一直流轉在青瓜上的目光勻出部分到地下的果實身上。

搞不好,這拳頭大的果子會給他帶來出乎預料的驚喜。

除了看顧藥草,觀察靈植變化,陳嶼這次將一批元靈根拔起,手中這些都是二次靈機培育過的,與原版相比個頭變化不大,不過體內滋生出的靈源純度高了些。

靈氣融合成靈液後,催熟效果更好。

此次,他卻是不打算再等,直接開始第三次靈機培育。

主要還是修行上卡住了,而帶著自己入門的元靈根若能再培育幾次,或許能帶來一些收穫。-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