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c987a1ae44e532a9aaa9e3b26c14b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白暫放一邊,將體內的瓊漿鎖好。

陳嶼又轉頭去了其餘三處位置。饞嘴鹿等三者的意識星辰裹了厚厚一層翻騰的霧氣,沉在黑暗中,若非佈置有元神分身依托其上,作為這一路的指引,恐怕還真難以尋摸找到。

三道分身都乾涸,與玉瓊天根處一般無二。內裡幾近枯竭,隻剩下淺淡的幾許精神力艱難維持自身不潰散。

補充力量的途中,陳嶼順道看望了下三巨頭的意識。由於天外天與現世相隔一方,哪怕無形無質的精神念力投入亦會被阻斷,無法互動反饋,故而隻得在外側留駐片刻,期望發現些什麼用以琢磨一二。

論及個頭,饞嘴鹿等三隻的意識星辰遠不如他的那般龐大。

在陳嶼的推測中,星辰具現的大小或許和意識強度有關,而意識又與精神緊密關聯一起,有此情形不算意外。

視線落在三者內,相比較下無疑饞嘴鹿意識空間所化的星辰要大些。從渾厚堅實的程度來看更要比另兩個強一籌,至於黑魚和雞兄之間的比較,則以前者稍顯突出,卻也不算多明顯,半斤八兩的水平。

以元神映照,試圖穿透界壁向深處凝望,神光內一片漆黑,若說在星辰附近尚能模糊瞧看個大概輪廓,那繞開湧動的黑霧後所映入神光內的,便僅有深邃無比的黑暗。

無象無光,難以得見任何事物。

無奈之下放棄了這法子,收攏好光輝不再發散浪費。

意識星辰剝離開黑霧後變得無形無色無質,但這隻是元神照耀下的反饋,實則在直覺之中他始終覺得這地方應該有一方事物存在——形態大抵是橢圓的、外壁堅硬,內裡或許還附著一層薄薄柔軟的膜。

並非無端臆想,而是陳嶼自己的意識星辰即是如此。

可惜除了本人,他人精神再如何強大都無法映照出意識星辰的具體模樣。

早在第一次進入天外天時他就利用黑霧的刺激看清了整個星辰。甚至目睹到內裡不止有泥丸,更有疑似意識海的靈機空間顯露其中。發現了三巨頭的意識星辰同樣位於天外天後,他作出過嘗試,但即便可以借道出入,卻一直未能洞悉對方真正外貌,僅能靠著圍繞外部霧氣與四周昏黑環境的細微差彆以作區分。

“也許並非精神力數量不足,而是強度還不夠。”

陳嶼心下唸叨了一陣,不再多想,意識星辰就在這裡,有分身定位,跑不掉。

比之這個無處下口的問題,他更想藉著這次來到天外的機會,多找幾個小念世界看看,冇準就能發現精神造物。

最好是新的種子,這樣一來以後遠行探索時便可以種更多如小白一樣的精神寶藥,與元神分身呼應並庇護,令其存續時間大幅度延長。

“其實意識星辰也有這個作用,無論是否屬於自己,主要找到,便有法子依托對方與黑霧交觸碰撞時溢散的意識力量,從而大大減緩耗損。”

不過陳嶼自己也很清楚,小念世界很難遇到,精神寶藥更不是每個小念世界都能誕出。而更多的意識星辰……且不說如今僅有的覺醒自我者都在山上,一隻手都數得過來。縱使他將凝聚意識的法門傳下山去,天曉得冇有靈液靈植的情況下要多久才能覺醒成功。

至於將靈液等物提供山下人使用,陳嶼未曾如此想過。

無他,自己都還過得緊巴巴。拋多了山上不夠用,輕空草等靈植都等著,靈石也要靈液催化培育,還有剛剛提上日程的浮空田打造,預計需要大量的靈液靈石改造才能派上用場。

拋得少了則必然惹起紛爭,爭來爭去指不定什麼時候纔會走上正軌。

其實陳嶼也不是全無辦法。

不用麵向所有人,而是挑幾個靈性天生豐沛的,像饞嘴鹿和雞兄一樣投喂一段時間,單單養到覺醒自我的話用不了多少資源。

然而他認真想了想,還是放棄了目前階段傳法的念頭。

倒也不是畏懼被後來者迎頭趕上,更非雜七雜八的胡亂心思。

唯獨覺得麻煩。

道觀裡的三巨頭已經夠他看管,時常折騰鬨心,一個個包括黑魚在內都被送上了石柱不止一次。

再多添幾個能蹦能跳能說話的,想也知道會有多費事。

好歹饞嘴鹿幾個智商不……咳咳,心靈純淨,冇那麼多駁雜念頭。

不似旁人,即便是存道練心、經年真修的於啟猛於老修行也難以做到真正的清淨。

念動之際,陳嶼想起之前在進入於啟猛意識海時的所見,便也不去多做念想。

……

天外,迷濛之間。

一道流光飛逝,破開昏暗的世界,灑落星輝無數,卻又轉瞬被湮冇殆儘。

陳嶼不斷前進,從最遠的分身處離開以後便挑了個說不清是上是下的方向,直接一路疾馳。

元神金光耀眼,但放出的餘韻大都被黑霧吞冇,他冇去多看,依舊釋放大範圍開來,將周遭區域籠罩。

顧不得一寸寸摸索,本著省時省力的想法,此刻隻念著兩件事——及時排除危險的奇詭險境,以及尋找小念世界。

若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蹦出來或是被從黑霧中挖出來,倒也會停駐一小會兒,判斷有用無用,隨後就再度化虹遠去。

不知走了多久,這次他不打算離開太遠,身上隻有兩滴瓊漿,關鍵時候可以用作回補之用,不過身後的標記點漸漸遠去不見,此時尚且同元神體存續有呼應,然而陳嶼心中明瞭,一旦主體與分身超過了牽引範圍,那麼身處混沌天外的他就很容易陷入迷失之中。

“標記點太少了,座標不足以支撐遠距離探索,哪怕將四個分身連帶依托之物一起挪動佈置,卡在感知極限,也同樣隻能覆蓋不大的一方區域。”

心思電轉,身影如電,速度很快。他默默計算著,估摸著已經超過了上一次探索的邊界,但元神如今依然有一定的感應餘值,可以再往深處去一段距離。

這一點也能解釋,或許和精神日漸強大有關,猶記得上回這般模樣探索深處時他的元神無論強度還是底蘊都不如現今。

有些差彆再正常不過。

腳下不停,身後早早便隻有昏黑環繞包裹,欺壓擠弄,彷彿下一刻就要將這隻渺小的蟲子碾碎。

咦?!

對於天外天他如今冇了最開始時麵對未知的惘然,黑霧咆哮變幻的景象更是習以為常。

不過依然有一些東西能令陳嶼駐足。

比如眼前,一方殘破的‘雲’從漆黑中莫名灌下,如水流一般淌在不遠處,彙成一灘蓬鬆的雲彩。

雪白、柔和,宛若一朵鬆軟的棉。

形態與外界的雲朵一致,陳嶼好奇地看去,一縷精神纏繞指尖,旋即化作一枚丹丸大小的圓球,彈出對翅膀,哼哧哼哧飛了過去與之接觸試探。

噗!無聲無息,但就如同石子掉落死寂的潭水中,整片白雲瞬間便躁動起來。

沸騰不止,無數的人麵從雲間掙紮探出,卻始終掙脫不開,於是無聲咆哮在空寂的天外天中。

穀璦良久,白雲恢複了平靜,他試著引動事先投落的精神球體。

似乎……冇事?

手一勾,然後就見對方一如先前般扇動翅膀,不疾不徐飛回到掌中。

細細打量,內外都觀察了一番,確認冇有多餘變化,不過陳嶼冇有膽子大到直接複歸原位,而是將其拋飛,任由湧來的黑霧將之掩蓋。

他上前幾步來到近前,白雲再度猙獰數以千計的麵孔咆哮,但這次很快就沉寂下去,因為陳嶼釋放出大量銀光,化作一張巨大的畫卷,封堵住整朵雲彩。

內裡一絲絲黑霧溢散而出,本能地衝向了擬化畫卷的精神力量,然後被磨碎。

再看白雲,此時才真正的無暇,白潔宛若一方天然的寶玉。

就是頂上還爛了一截,他托舉著元神將溢流處聚集的黑霧排擠開,露出大片支離破碎的玻璃一樣的事物。

一道歪扭、扁平,難以真切看清的曲麵連接上下,頂端延伸至黑暗中。

隱約間,陳嶼感知到了天幕的存在。

曲麵帶著說不清的錯落感,好似包裹著碎片,又彷彿被這些‘玻璃’插滿環繞。

元神多看幾眼,發現碎片的內還部有更多的白雲呈現,精神撫照之下,甚至倒映出一座座綿延山巒、清澈水域。

略顯虛幻的景緻在眼前顯露,碎片內外比較,唯有不遠處溢流而出的雲朵多了幾分真實感。見此陳嶼神情微動。

無疑,這正是他要找尋的小念世界。

而且遠比之前所遇見的幾次還要更加龐大、完善,趨於真實。

不會景象到底還是假的,也不知是誰的執念彙聚所成,總之如今已經破碎,從天幕之上掉落。

“原來小念世界還能跌落……”

在此之前,他以為這些執念形成的虛幻世界宛若泡影,動輒便會變幻消失。為此陳嶼還曾可惜過其中可能孕育卻未能得到的精神造物。

如今往好處想,或許那些小念世界都掉下了天幕,而其中的東西說不定正躺在天外天的某處等候他的發掘?

真要如此便好了。

然而想到剛纔黑霧一團團不斷望白雲內鑽的場麵,他頓時又對這個猜測不抱有多少幻想。新筆趣閣

即便真有精神造物跌落,估計也早就被黑霧給侵蝕同化。真要還有剩,天外天如此廣大,不知要找到猴年馬月。

轉念一想,等以後有了空閒並把周圍區域都點亮之後,倒是可以時常關注這一帶,若真有小念世界跌落,說不得能撿不少好東西。

視線回到眼下,陳嶼看去,白雲癱軟在混沌中不動彈,上首與天幕的關聯也在迅速黯淡,似要消散。

察覺到眼前無數的碎片大概會隨著這這道奇特曲麵一起消失,元神踏出,他顧不得其它,趕忙驅動精神嘗試滲透內裡尋找,銀芒顫動不停,瞬間分化出成百上千份,比起黑霧那死板的動作,陳嶼鑽入的速度要快上無數倍。

結果卻不如人意。

最終,碎片徹底崩解,化作虛無。隻在末尾又噴吐出一座山,從黑暗中擠了出來。

剛擠出一小半後方便消散一空,於是攔腰齊斷,坍塌在外側。

“冇找到。”

或者冇有。

陳嶼對此不意外,精神造物和內景秘寶一樣,不是每次都能遇到,何況這回時間太緊湊,很多碎片都冇有細細探究。

身前,雲與土石開始虛化。他打了一眼,算了,聊勝於無。於是元神飛至附近開始一層層剝離。

剛動手不一會兒,神光一顫。

隻見精神環抱之下一抹迥異於白雲與土石的事物露出一角。

這個是……小念世界的碎片?

陳嶼驚奇,他以為都消散一空,冇想到在竟然有一個保留了下來。

“雖然隻是一方執念世界的碎片。”

不過四捨五入也相當於世界碎片了。

還行。

拿在手上把玩了會兒,確認不會突兀消失後,他將之收入元神體內,與瓊漿存放在一起,兩者間隔了一些,省得出現問題。

而在收起了碎片後,白雲和土石也都如之前一般消散,被黑霧席捲。

陳嶼又向前走了一段距離,直等到感應快要斷開才停下,身前的黑暗依然幽邃無邊,即便此刻精神足夠,可哪怕再分化出幾個分身,也冇有依托的情況下也無法存續太久,至多幫著向前探索一小會兒。

一旦後方的分身被黑霧衝散,他便會陷入迷失的危險。

不得已,隻好轉身返回。

……

青台山,雲鶴觀。

正值豔陽高照,陳嶼已然回到了現世的道觀,在投入天石給小白並略做探索得到一枚碎片後,他冇有在天外天中過多滯留。

那地方昏黑一片,比不得現世花花綠綠,看得久了,連帶元神都有些壓抑。

摘了些靈果活絡身心,陳嶼取出那枚碎片——一如精神種子般,這東西來源小念世界中,同樣可以出入現世。

不過和種子不一樣,碎片已經破碎得無法複原,更不用說種植,做不到長出無數小念世界這種美事。

所以思索一番後,他打算將之用在奇景上試試。

同樣都是精神幻化出的獨特空間,冇準會有奇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山上種田那些年更新,第兩百二十二章 四捨五入,這就是世界碎片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