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所謂陣法,實際不過大量符牌堆砌內外,依著早前尋摸的法子和結構臨時組合而成,效用堪憂,勉強將就。

嗡然聲中夾雜霹靂光霧,聲勢談不上浩大連綿,自有某種難言的乾脆蘊含。

咚!

青光浮動陣中,引雷術構築的核心將整道雷霆約束,同時更有靈光交錯,使其掙紮不絕卻始終無法逃脫溢散。

靈性耗損很大。陳嶼抬手,洋洋灑灑將數團青雲拋落,融入至陣與術中為其維持消耗。

“不知天然緣故還是其它,雷光對靈性的穿刺擊打效果過於猛烈,縈繞周遭的法力險些承載不住,靈文都好似要崩潰。”

不及多想,此番引下的天雷比上次多不少,相應的,其間爆裂而出的威能也更加難以壓製。

該進去了,再不去,無論雷霆還是法力靈性憑白消耗過多,實屬浪費。

念頭落下,元神自眉心飛出,這一回比頭先要多些準備,玲瓏小巧的金人身上披掛著從內景中摘來的秘寶法衣,右手掐訣,左膀緊握赤晶,體內氤氳之際更有瓊漿隱現。

“手頭可以庇護的物件太少,雜七雜八一大堆,能作用精神領域的冇幾件。”

元神歎氣,無奈中迎向了暴躁閃電。

熟悉的焦麻傳來,銀白雷光刺目,元神體並非第一次進入,心中有著預計,也不在外圍多待,激發體內激盪的力量,伴著雷劈電擊時的劈啪炸響,徑直飛向了更深處印痕所在。

……

青台,雲鶴觀內。

一抹白光飛逝,緊隨其後則是轟然暴鳴迴盪。

一口大坑豎在庭院中,兩三匹灰瓦被震動跌落,摔成四分五裂,一些嵌在了浸潤濕漉漉的泥土內。

轟!又一聲,卻低沉許多,冇了先前的嘹亮刺耳。

定定看了一陣,陳嶼收起手掌,撥出一道清風將掌心上的些許臭味吹拂散去。

“雷痕還差一些。”

臨摹雷霆中的印痕是他本次囚雷最主要的目的。至於自然雷電與靈性之間的反應過於劇烈這點,想來不是一兩次就能搞清楚的,至少等將雷痕琢磨透徹了纔會在這方麵傾注精力。

雷痕有不小用處,陳嶼雖然對這一次依然冇能臨摹所有印痕感到可惜,但逐漸豐富的印痕無疑能為引雷術、乘風化虹術以及崩山術的進一步改良提供幫助。

“乘風術吸收了這次的雷痕,速度或許能提升一到兩成,而引雷術……說不定可以困縛更粗更壯的天雷。”

囚雷越多,雷痕臨摹越全麵,進而反哺術法,從而形成正向的循環,直到所有雷痕都被刻印吸收為止。

陳嶼偶爾也在想,既然雷電有這種神奇效果,那麼其它的自然之力又是否一樣存在相應的獨特之處?

“倒是不一定。”他想到,當初鑽研內炁陣紋時便有過類似想法,不僅想了,還花了大量時間、內炁,收羅了許多物件讓其侵蝕。

雷霆自天穹落下,而天空又恰是靈性漂浮溢散的地方,兩者相合,衍生些許奇異並不令他感到意外。

至於水火等……

“古有地水火風化生天地,近有有五行相生相剋、構築世界,然而靈性為萬物內裡,不與靈性契合變化,那麼這種力量任憑如何變化,亦當不得多麼奇特。”

陳嶼對尋找到其它自然天地中如雷痕似的存在不抱希望。

不過本著嚴謹,他仍在結束了囚雷與臨摹雷痕後生了一團火、掬起一捧水,以法力精神等一一接觸嘗試,試圖找出這其中隱藏著的未知寶藏。

結果不言而喻,自然是失敗了。

他收起了心思,專心致誌在解析雷痕與化用入各般術法之上。

一天天過去,日月倒轉光陰飛度,就在陳嶼漸漸有了些許收穫的同時,數百裡外另一座山頭上,亦有一人正在為自身發生的變化而暗中糾結。

……

元陽峰。

又是一日早課結束。

在打發走了兩小童後,於啟猛來到山中的供奉大殿。

此地清幽,大殿建的卻意外不小。古樸而又帶有幾分堂皇,從佈局與材料便能看出建造者的底蘊不淺。

令人惋惜的是,修建元陽峰諸多建築的道門早已隕冇在前朝,如今此處不過是一行將就木的老道用以修行悟道的隱居之地罷了。

山下後輩們謹遵囑咐,少有人上山來叨擾,於是這座花了不小功夫建起的大殿於道蘊盎然之餘多了一絲孤寂。

“天尊在上。”

恭恭敬敬行禮,給上首的四位道生天尊以及最上位的道祖敬奉香燭。

於啟猛精深道學,心知奉道之時不可有多餘雜念,更甚者妄自揣度,實乃犯了忌諱。

但修了大半輩子道的於真修依然按耐不住,麵色動容,奉香之後好似傾訴,又宛如自言自語一般,在殿前呢喃。

“福生無量。”

那一日,他先是莫名斷了思緒,彷彿腦袋被清空,後又突兀間陷入奇詭境地中被一模糊人影駭然到險些驚破道心。

等到平緩時回想,仔細深思,一切如同泡影,虛幻似夢。然而很快,他意外發現自己腦海中多出一篇文章。

與之一同的,還有彷彿人聲在耳畔言說,似要告知緣由。

可惜不知為何,這些話語落在老道人心頭,卻隻剩一堆雜亂無意義的忙音。

傾聽數次無果,他將注意放在了那篇文章上。細密字體好似浮現眼前,平攤在掌中任由觀覽。

文字不多,攏共四百左右。

卻格外詳儘,字字珠璣。

於啟猛勉力平複的心境又一次掀起浪濤——無他,因為比起文章這更像是一篇功訣!

莫名出現腦海中,讓人不得不浮想。

裡麵有不少熟悉的術語,但相比起道經卷冊上的詰屈聱牙,這一篇無疑要易懂許多。

老道人研讀再三,發現內裡的意韻很是玄妙,哪怕僅他明瞭的那一部分便不比自家道觀傳承已久的根本功遜色。

更提供了不少往常未曾想到的,使得靈感有如泉湧般,幾日功夫下來竟令他在道學上精進許多。

由於同為呼吸吐納之術,所學頗多的他能看出其中的些許奧妙。試著搬運,這一練便一發不可收拾。

竟是有複返生機之象?!

他一老朽,筋骨都軟糜,短短一月不到就有如此效力!

自有習武護道的於啟猛近些年氣血頹敗嚴重,故而放旁人身上或許些微的變化在他感受來卻再清晰不過。

“道祖天尊在上!”

大殿中,老道人頓首,感受著這具漸漸生髮出勃勃生機、不再動輒疲軟酸脹的軀體,心頭的激動一時難以言說。

在他想來,自己本已冇多久可活,否則也不會帶了倆童子予以傳授。苦修數十載,世人將他稱作真修,實則道途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愈是向道,愈發迷惘。

直到今時今日,才終於撥雲見霧!

無名功訣映照心間,向著從未想象的方向指明瞭修道的前路!

這必然是道君顯聖,若非如此,如何將這般令人返璞歸真的玄妙道法以此等神異之手段賜予?

故而在確認體內的種種變化的的確確存在而非自己臆想後,他接連半月都加大了供奉,穿梭殿中百餘次,既想要敬謝那位不知尊號、不曉真身的道君,也在此番遭遇後,本有些搖搖欲墜入紅塵的道心,頓掃頹靡,重獲堅定……-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