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道觀中。

陳嶼意識迴歸,元神身重新立在了泥丸宮內,端端立正,不動彈。

唯獨懷中兩滴被死死箍緊,彷彿生怕遺失溢散,蒸發在外。

無形的力量被汲取,精神力回補十分迅速,不止元神身,連帶著四周空曠的泥丸宮都映照了一層翠色,如同生機勃發。

頂部裂縫留下的修繕痕跡被抹去,一些過往難以修補的細微處此刻在這股碧光的照耀下徐徐複原。

厲害。

他思忖了會兒,連泥丸中那些頑疾舊傷都能癒合,這兩滴液體的效果著實有些超乎想象。

傳說有玉液瓊漿能生肌活骨,這東西或許不會遜色多少。

意念催動,陳嶼試著將其中一滴從泥丸內挪動出來,欲要帶至現世中。

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翠色的水珠在精神力包裹下很快就化虛為實,於春日溫陽下出現在他眼前。

一番拾掇,麵前擺上許多,有剛出土的雜草野花、靈植,也有封存已久的種子靈種等。

水滴靠攏過去,碧光撫照,卻絲毫冇有變化發生。

並非實質的生機活力,而隻能作用精神意識層麵麼……

眼前的一幕讓他多少猜到了些水滴的特點。有了推斷,陳嶼隨後將水滴收回。

將元神身壓得死死,免得時刻都瞧著懷中蠢蠢欲動。

一口悶是不行的,得細水長流。

翠色水滴無疑對精神、元神有極大的助益,不過小白那邊尚不清楚是隻能生成一次還是能源源不斷供應,目前先拿在手上多看看。

“不吞服也能汲取,隻是提升會稍顯緩慢一些。”

陳嶼其實也很好奇,自家捏出的元神蛻變後會是什麼模樣。

也不知到時候變化的會是構築其中的精神力,還是元神體本身。

……

春日泛暖,山下氣氛漸漸火熱,農夫開始扛著鋤頭出入田畝,挖渠開溝,翻土犁地。

陳嶼卻很閒。

今歲不比去年,山田改成了藥田,大半用來種靈石和元靈根,剩下的也種滿了秋刀麥——後者乃靈植,對地力和水分的要求雖高,但有**術和靈液在,連耕不輟的情況下對產量依然影響不大。

甚至以後若是不種靈植,換了普通作物來也許還能豐產數季。

播種、鋤草、澆水……許多瑣事都無需再做,隻時不時看顧一二即可。雜務變得少了,他在其餘地方投注的精力便逐漸多起來。

“第四十九枚靈文!”

注視身前漂浮不定、閃爍微光的小巧符文,陳嶼點著下巴在想該如何匹配。現有的靈文大多已經被占用,數月以來換了上萬種鏈接方式,比對靈文組合,仍舊冇能達成預計的效果。

“根據預設,由之前的四枚靈文組合後推導而出的新靈文,再改變介麵後本應有固化體膚、牢實肌骨的作用纔對。”

然而實際卻不如人意,最後得出的術法僅僅對皮膚有些許刺激,元血流淌體內各處,血肉骨骼剛有些許動靜就被迅速平複鎮壓。

“效用不足,無法越過元血的乾擾。”

新術法構建失敗,他隻得繼續推導演算,期望儘快找出下一個介麵,從而演算出新的靈文。

“五枚……還是太少了。”

雖說術法的威力並不由靈文的數目來決定,不過就如今手中推出的各般術法來看,靈文多的術,實操效果一般都不差。

比如占據了三十二枚靈文的乘風化虹術。

以及最近正在改造的風樞秘山術。

後者由陣法改化,或者說中途就改過數次,如今又有擴充,無論籠罩覆蓋區域還是抵禦它物、迷幻外敵的能力都得到了不小幅度提升。

改成術法後自然用不到那麼大,追求的是收發隨心,自成領域。同時脫離對符牌的依賴也能長時間維持。

想法的確很好,但現在還停留在一些先置的術法上。單從靈文來看估摸著比乘風化虹術隻多不少。

“任重而道遠呐……”

時間悠哉悠哉過去,轉眼就到了三月中旬。

懶散了幾日,偶爾乘風駕雲,在附近自在飄忽。倒是想朝遊北海暮蒼梧,可惜即便使出吃奶的勁兒,現在的陳嶼也做不到這點。

飛一飛青台山一片就夠了,再遠一些都不願。

白岐山最近都去得少了,去年十二月初為了觀察環境影響而種下的幾類靈植終於成熟,變化實在不大,和道觀藥田裡種出的大差不差。

唯獨口感上多了一絲冰涼,也不知是否錯覺。

采收了那一片,在將符牌、藥土等東西清理一空後,他冇有浪費法力挪移土石將之填埋,而是選擇了廢棄。

留個紀念,以後說不定還能用上。

哈——欠!

雲上,兩三百丈處。

一團白霧被聚在身下,陳嶼仰躺在上麵閉目養神。

陽光燦爛,他轉了個身,然後伸手攏了攏腦袋下的霧團,墊得高了些。

恬淡,閒適。

就是一直維持著乘風化虹術以及弱化版**術,有點兒耗神。

不過現在的他也算是體會到了日光浴的美好。碧空如洗的晴天裡,可以自在地懶洋洋曬太陽,難怪缸裡那黑廝整日都仰敞著肚皮。

在天上躺了大半時辰,體內法力都耗得七七八八,他這才飛下雲梢落在地上。

“歇夠了,繼續。”

念頭落下,陳嶼精神湧動,探手摺至眉心,少頃,一片薄薄的不規則金屬片跌落在掌心上。

招來椅子坐下,翻看這塊碧青色宛若青銅的薄片。

同樣由虛化實,比起被他撿懶直接命名為瓊漿的水滴,眼下這一片無疑要顯得凝實許多,甚至能看見上麵浮現出的纖細紋理。指端摩挲在上,能清晰感受到傳遞而來的粗糙手感。

金屬……金屬……要不煉煉?

想到就做。陳嶼先用了木柴嘗試煆燒金屬片,但旋即發現用處不大,這玩意兒看著堅實,實際上火苗全部從中穿透了過去,未能起效。

接下來他又用上了青炎術,自從靈文內銘在心臟中,這道術法已經有點兒神通的模樣——收發自如、無需描刻靈文,且體表任一部位都可噴吐出青焰!

用起來比刻畫靈文再施展要方便,無論是施術速度還是操控程度,前者都要勝出一籌。

不過令陳嶼在意的是,最近他察覺到心臟內銘刻後的靈文衍生出不少火氣,以往還需要燃果滋補,現在已然能夠自行出產,且日益對心室進行改造。

漸漸蔓延至外部。

尋常而言這並不會引發多少關注,但在心臟中轉時反應平平的元血,麵對這種蔓延開來的浸染卻格外牴觸。

彷彿此種力量隻應約束在心臟中。

再三思量,他將剩餘的臟器內銘計劃停止,未再繼續。

這其中意外誕生的奇景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他擔心再次銘刻會引發臟器間的連鎖反應,使得紮根與心臟的奇景出現無法預測的變故,畢竟當初下丹田便是直接被爆開了。

同時,那些若有若無間浸染元血的變化,讓陳嶼莫名有些吃不準,說不清到底是好是壞,索性在冇摸索清楚奇景根底之前都給停了下來。

並非因噎廢食,畢竟靈文內銘隻是他為探尋前路而相出的辦法之一,隻是此刻看來當初走出這一步多少有些欠考慮了。

冇有準備周全。

內銘這條路有無問題暫且不知,唯獨後麵走時得多加謹慎纔是。

烘!焰光升騰。

撲麵而來的暖意打斷了陳嶼發散開的思緒,他回過神,將目光投落至漂浮空中的金屬片上。

青炎與碧青薄片接觸,確有一定效果體現,後者被觸及,半刻鐘後,隱隱有炙烤得軟化的跡象。

不過內銘的青炎術附帶爆裂特性,溫度上略有下降,在察覺到術法有效後陳嶼當即改換,空出一隻手來揮舞臨摹,數枚靈文飛動交織,瞬息間一股更顯勢大的火焰從閃耀青光的掌中湧出。

彙集在薄片下,熱浪衝蕩,令對方軟化得更加明顯。

嘀嗒!

一滴液體落下,通透碧青,晶瑩如玉石。

彷彿一個信號,片刻後,薄片徹底融化成一灘汁液。這些液體散發涼意,遠不如看起來那樣沸騰滾燙。

不過讓陳嶼冇想到的是等到他收起術法,熱意漸冷後,液珠並未凝固,而是保持了液態。

眼中浮現好奇,他試探著將液珠滾落掌心,發現確實溫涼,輕輕一捏便濺射飛散,但隨後又歸攏。

這東西該如何利用?

心頭疑惑,不過他已經有了經驗。洞悉術率先甩下,帶回的反饋寥寥,看樣子得一個個窮舉下去了。

至於餵食給雞兄……罷了,怎麼看都不像能下嚥的,這次便放過它。

陳嶼從老三樣開始試驗,法力精神元血都表示自己和這東西不挨著,半點兒反應都無。

精神層麵的造物反而無法與精神力產生呼應,無疑讓他升起更多的不解。

靈植、靈液、靈石……直到他將一滴液體滾落下奇景後,異樣終於出現。

液珠浮上高空,冇入山巒最頂上的翻騰雲海內,緊接著便有一朵繽紛絢爛的光華從天雲上灑下,連忙成綢帶,輕攏在山體表麵,似水波瀾,宛如上一世的極光。

陳嶼將奇景撐開,進入其中。甫一落地就感覺到這地方越加真實,尤其液珠融入後比以往更多了幾分渾厚,些許浮躁虛幻被飄揚的光芒洗滌一空。

“淬鍊奇景……或者說將精神意識凝實蛻去虛幻?”

但自己的精神力無法與之互動,說明要麼這種凝實對他本人無效,要麼需要滿足某種條件。

奇景也不是一開始就這般,剛發現時候可巍峨高聳無比,同時一如幻境,哪像今時今日的充滿真實感。

他突然想到,假若需要條件……元神能否滿足?不夠的話,服用瓊漿後呢?

有點想試試。

很快,陳嶼將這念頭壓下,靈文內銘的經驗猶在眼前,至少要等確認了這種變化帶來的種種後果才能用在元神身上。

“元神廢了便罷了,再捏一個就是。”

主要瓊漿現在僅兩滴在手。

思緒翻動,他覺得最近還得再去一趟天外天,挖個洞碰碰運氣,多弄些天石給小白加加餐,冇準能再添幾滴。

按耐住親身體驗的想法後,陳嶼搬來兩桶靈液,混著大堆靈石。奇景現在胃口很大,山田一直收了栽、栽了收,冇有輪作休耕的情況下堪堪滿足。

他抬頭望,山體在碧光映照下泛起些許青意,彷彿披了一層薄紗。又念及一直以來用上的各類資源,不禁暗歎,這山簡直不像土石堆砌,裡麵埋的都是他的靈液靈石!

空中浮田也得抓緊弄起來了。

不然再過一年半載,奇景還冇真正凝實昇華,自己家底都要掏得乾乾淨淨!

……

從天外天得來的碧色薄片依著模樣似青銅,隨便起個了好記名稱,碧銅。

同時他也恍然,碧銅並非金屬,更不是真的銅料,這東西依然是一種天石。

“之前那個能種植精神植株,由赤色異光沖刷熔鍊而成的,還是叫赤金……呃算了,赤晶。”

紅彤彤亮晶晶,本身像極了晶石,拿在手上溫潤如玉,倒也貼切。

如此一來,天石便有兩類,赤晶以及碧銅,至於是否有其它的,陳嶼估計應該還有,畢竟[漣漪]之後的空洞中,泛起的光暈星雲數之不儘,各色繽紛!

在餘留了幾片碧銅後,他將其它的全數熔鍊,然後拋灑進奇景——實際上經過仔細勘查,他發現奇景對未熔鍊的碧銅同樣能夠吸收。

不過速度很緩慢,效果不佳。

但依著如今的夯實速度,再過一段時間,等奇景變得更加真實後大概就能輕鬆汲取碧銅了。

而現在這一道工序仍然少不得。

幾天下來,處理了碧銅後,陳嶼推導護身術法的同時,有空就鑽進天外天挖口子,也有了經驗,離得小白和意識星辰遠了些,免得被波及到。

可惜收穫卻泛善可陳,碧銅赤晶一個都冇,倒是見到了更多的異光,現在異光的光色種類已經增加到了十四種。

好在之前威能莫大的[漣漪]似乎真有著週期,幾日裡數次洞穿天幕都未能遇見。

日子悠悠,一直來到三月十七。

這一日,陳嶼盤坐院中略顯開懷,總算,雷痕方麵有了進展。他將早先記下的部分印記拓印出來,雖未做到理順,不過其中一些構造還是被解析,梳理後活用在術法中,意外得出了不小奇效。

不單引雷術一舉完善,連帶著乘風化虹術似乎都有更上一層樓的可能。

“乘風化虹,如雷似電。”

眸光閃動,唇角隱隱含笑。

自乘風化虹術成型以來,速度問題便始終困擾著他,哪怕得到鋸子草後加入了鋒銳之效依然令人頭疼,雖不說慢如龜爬但也遠談不上極速。

直到這次,終於有瞭解決的線索……-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