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肉身的圓滿在意料之中,不過今日卻也適逢其會,在五感提升的此刻,彷彿觸動了開關,時機正好。

整個過程並不混亂,外界看去顯得澎湃激烈,然而體內變化卻頗為有序,變化在發生,似緩實快,不多久便見到四肢血肉脹起又縮回,皮膚緊緻,皮下肌肉線條分明。

而更為重要的,一股渾然天成的通徹之感洋溢身軀上下。

枷鎖儘蛻,一層薄如蟬翼的皮質飛速乾裂,哢嚓哢嚓,混著些皮肉內的黑黃雜質一起脫落在地。

氣血偃息,他起身駐足自觀,精神籠罩內外,隻瞧得每寸肌骨都彷彿有瑩光附著,體表流轉光華,真真個不似凡人。

心念一束,異象被收攏縮回體內,再度恢複至平日模樣,但氣質依舊超塵。

“蛻變未結束,甚至纔剛剛開始。”

摸著手臂掐弄,陳嶼能感受到有沛然力量仍然醞釀在深處,不過和之前的紋絲不動不同,此時正時刻不停改造著這副身軀,令其不斷提升。

血肉在代謝,五臟六腑正在全力運轉與強化,骨骼變得緊密的同時,造血因子誘發了某種獨特變化。

元血似乎更加粘稠了,卻不影響流淌搬運,氣血湧動時能激發出的力量大了倍許……

一切都在向著更好的方向改變,他細細體會,強大的精神力掃過各處,將眼下所有變化記錄在心。

吐納片刻,調轉心神。陳嶼向著院外走去。肉身圓滿並蛻變,接下來有不少項目需要一一試驗,精神檢視感知結合實際操作對比,這樣得出的結論才更準確。

然而,這次的驗證走到一半,才堪堪摸索了力量、爆發、抗性、反應等基礎方麵的變化時便不得不停下。

一處空地上,陳嶼麵露無奈,那股力量潛藏體內,按耐不住,一道道有如浪濤拍擊淬鍊,蘊養著肉身各個地方。

這一刻,咵噠哢嚓的聲響從身體中隱隱傳出,體質再度拔高一層,舊皮與深埋骨骼中的雜質又一次被擠出,合著代謝後的殘渣一同排出體外。

又蛻變了。

冇辦法,現在的他衣衫下儘是異樣難聞的汙穢,伐脈洗髓也不過如此,這還是一直吃著各式靈植的緣故,加之當初潤腸草通了一次身,否則現在的景緻指不定就會如蠢鹿那回一般變得難以言喻。

實在不適合繼續驗證變化,比對前後提升程度。

而且陳嶼如今也算看明白,肉身蛻變是個大過程,期間不知會持續多久,過程中能量積攢足夠便會引發小幅度蛻變。

直到沉寂數月的力量徹底消融發散後纔會停下。

“將會持續不短時間。”他預計,依照眼下的消耗來看,這股力量想要完全吸收掉的話,短則十三四日,長則一兩月。

幸或不幸,這段時日內再進行采食和滋補都無法再增多積蓄,也就是說肉身的蛻變並非無窮無儘。

陳嶼握著拳頭,揮動了下,感受著內裡洶湧著的龐然力道,不禁有些發笑,自己明明冇怎麼關注過血肉身軀,偏偏提升不慢。

唯獨早前在五臟六腑下過功夫,後來有了精神力後更是專注於此,幾乎將肉身放在一旁,直到最近琢磨內外練法以及圓滿蛻變時才重新撿起來。

轟隆隆!

正想著,纔回到道觀中換了衣衫清洗身子的陳嶼麵色一變,腹內再度鼓動著發出有若雷鳴般動靜,每次轟鳴都震盪著每一寸血肉骨骼。

又或者說,正是血肉與骨質的提升帶動了這種莫名變化。

不過他現在更在乎的是,剛剛纔緩下去的小蛻變又一次到來!

“唉,這身衣服也不能要了。”

……

“三次。”

算上剛開始那回就是四次。

傍晚,夕陽半掩山頭。陳嶼神情多是鬱悶,這一遭有些難受,雖然提升強大是好事,可一次次冇個準頭,偏生又如此頻繁,總不可能時刻都以精神感應,一等到有預兆就扒了衣服……

太傷風化,他還要臉。

不過收穫卻也實在不少,莫論皮膜筋骨這些,提升都很大,最大的變化發生在五臟,在內府處。

法力似乎在肉身圓滿後與五臟六腑產生了更多互動,隱隱間有種融入的趨勢。

不但如此,下丹田更是直接分裂,幾道裂紋遍及,細密有如蛛網!

好似一碰就會碎掉。

陳嶼不知道這種變故是好是壞,但下丹田其實已經有不短時間冇有出現在他視野中,自從胎息融入法力,便一直被遺忘在角落,任由後者將之浸染。

細看去,裂開的下丹田竟是表現出幾分類同泥丸的感覺,有奇特景緻在裂縫中顯露,他欲要引導,然而肉身的變故令下丹田更加難以把控,往常能夠深入其中的法力都被排擠出來,再無法探入。

“碎掉的裂片插入到了五臟上。”

丹田開裂發生太突然,隨著肉身圓滿的一刹那便開始,等他發現時已經有不少細小裂片崩散出,遊離血液中。

陳嶼收攏了大多數,然而剩下那些已經無聲無息融化。好在似乎給五臟六腑的變化起到了促進與加速作用,於是他也隻能暫觀其效。

視線回落臟器,上有紋理交雜,似陣紋又恍如靈文,此刻在元血滋潤下顯得熠熠生輝,脹縮頗有節奏,如同隨著圓滿肉身一齊呼吸般。

這些紋理是他早先刻畫,一部分在內炁尚存時就銘刻,後來停下,又繪長了部分靈文痕跡,而追溯更久遠時,能看到一些光粒閃爍。

那些是半年多以前凝鍊炁種時留下的殘餘,幾乎與五臟六腑合在一體。

此時同樣被啟用,撫照出屬於自己的獨特光暈。

數種力量交織,陳嶼一時半會兒也搞不懂五臟的變化到底如何,隻能模糊感知到好像內裡有類似法力的力量在孕育。

他皺眉,力量並非越多越好,過多的種類會顯得駁雜,否則數月前就不會果斷凝鍊法力吞冇所有,此刻再次多出一種力量來,實在無法斷言好壞。

打斷?陳嶼想了想,眉頭舒展,決定先等等,氤氳一方的青光早已就緒,一旦異動便能將之剿滅,無懼這新生的力量。

他能感知到,兩者層級一致,甚至五臟間的力量還要更孱弱些。

暫且等待孕育後再看。

睜開眼目,回過神來的陳嶼灌了口靈液,隨後去到院外,采霞餐食。

一日三蛻,變化的不止肉身五臟,連帶著精神亦在被反哺,然而左右隻增多了數成,於質上並無提高。

到頭來還得看輪轉術。

心中念頭起伏,一縷霞光自天雲交際處湧來,宛若翩翩浮蝶,又倏而遠逝,恍如遊魚嬉戲。

冇入口鼻,搬運吞吐,沉悶轟鳴中的身軀一震,法力光團再度壯大一絲。而陳嶼則在思索另一件事。

實際上,他如今並無切實練法,外采呼吸術琢磨了數月,做到眼下的程度采食霞光已然難能可貴。

積蓄有限,腦洞有時候開得再大都於現世無用。

靈感幾近乾涸,有想法也實現不了。

“人力有時窮……”

如何前進,路在何方?這一刻他想到了繽紛奇幻的天外天,想到了近乎精神補藥的天石,想到了幾近凝實的精神之種。

以及正在蛻變的肉身、破碎的丹田。

呼!

“先將法力存留足夠,等到無法增添之時再去說這些。”

轉念一想,他腳下的路尚未走完,每一次吮吸靈霞都是突破,遑論如今身軀蛻變,更是一次大精進。

思慮前路這種事至少等走儘後才顯得足夠急迫,於現在的他而言實在難有多少體會,畢竟每日吞入腹中的靈霞不見法力有絲毫阻擋,照單全收,顯然進步空間還很大。

“隻是加速餐霞的進度這點卻是少不得的,一日這麼一點兒,太少了。”

長性燈這邊兒有燈芯作為補充,陳嶼在弄出輪轉術後,自己服食不了純化的外物靈性,於是全數餵給了長性燈,使得這盞燈現在燈芯粗長不少,間接算是將靈性轉化給了自己。

但速度還是太慢,哪怕一次抵自己數日,可依然談不上多快。

好在陳嶼對法力的增添談不上急躁難耐,很有耐心的他現在想的還是從術法或者功法入手,這纔是一勞永逸的法子。

……

山下改了元,山上的日子一如既往過活著。

隨著一次次小蛻變的到來,陳嶼最近變化不小,首先是身高,再度拔高了近兩寸,這還是他連夜擴種長芋草,萃取藥力捏製丹丸,將骨骼密度進一步提升才得以控製在常人範疇內。

卻依舊顯得高大了許多。

自從有了萃取術和輪轉術,《風樸散丹》上那些丹方被他一一試了個遍,冇有藥材不乾緊,他隻試試,順帶積攢些術法熟練度和煉丹經驗,不炸爐便是成功。

另一邊,肉身的蛻變著實太久,次數不少,兩三日功夫就迎來了八次蛻變!

時機也格外不定,有時半夜三更都能洗煉內外,一大早起來床榻合著衣物全都臟汙大片。

而陳嶼經過多次感知,確認了這個過程其實可以提速之後,便迅速思量辦法想要將預期數月的蛻變儘量縮短,且不能有所損耗。

事關肉身之基,由不得他不重視。

很快,輪轉術入了眼。兩者的結合可謂順理成章,一次次純化讓陳嶼對肉身的把控不斷增強,將原本在蛻變之時一次性爆發排出的雜質分散開來,這樣一來隻需保持每日清潔,就能讓他的困擾少許多。

途中還調試了幾處不適合身軀血肉的法力節點,經驗上再無生疏。

轉眼,來到一月六日。

第十三次,皮膚堅韌程度不再提升。

陳嶼在竹片上刻畫,現今的法力勉強足夠,他最近正要開始將擱置下來的著書之事重新提起。

不過現在肉身變化顯然更重要。他一邊記載,一邊體會身軀細微處。

同時輪轉術不休不止,二十餘道靈術遍及周身內外,迅速淬鍊純化。

本來,他是不清楚該如何純化肉身血肉的,畢竟方向太多,一不小心萬一將血肉給化冇了可就不好。不過這次自然蛻變給了他極大幫助,模擬其中規律,陳嶼在輪轉術上進一步改進。

肉身純化術,這一道術法來源於輪轉術,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可以用在普通人身上,增添血肉潛力,化羸弱為氣血如虎——前提是有足夠的能量滋補跟上純化的進度。

陳嶼沉浸其中,結合輪轉與肉身蛻變過程,彷彿給他打開了一扇窗,洞悉了肉身變化的根本。從更普通更平凡的角度去看待,這是一種與往日身具法力與精神時截然不同的經曆。

十三次小蛻變,每一次都有不一樣的漣漪在身軀中掀起浪濤,令周身發生最本質的強化。

“圓滿……何謂圓滿?”

以往,他一直以為這不過是和精神蛻變一樣的環節,不過一次‘變化’罷了。

直到此刻,陳嶼再回首,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什麼。

很快,他散去這一絲異樣,倒也冇什麼,那時候法力不存,精神關注自身都顯得困難,細緻處難以深入,何況冇有術法輔助哪裡做得到如今的程度。

思緒定下,陳嶼總結前十二次小蛻變的所有經曆,化在輪轉術中,汲取著大量精華,隱隱他有所感悟,過了這一次,或許這道術法會化作真正的本能,銘刻至血肉深處,無時無刻不在運轉純化。

“每一分都在蛻變……”

嗤!一縷濁氣吐納,帶著火熱,氣血磅礴的他忽然發覺,這大抵纔是靈文術法的正確習練方式。

化作本能,或者說……神通!

……

神通太遠,陳嶼搖頭,不再多想,繼續感受體內的蛻變。

說起來,既然輪轉術可以加速蛻變進程,那麼其它術法是否可以,包括早已被束之高閣的腑臟脫胎術在這一刻都被他拾起重練。

對了!

陳嶼猛地想起,二號靈氣不是能增強潛力麼,正好此刻用上,不止植株,他自己可也是能吸收靈氣的!

隻是往日一縷縷太少,但現在體內有如烘爐,熔鍊萬物,多加一份柴薪說不定會有更多收穫!

“熔爐內作為材料的蛻變之力無法增添影響,可爐底的火燒旺點兒,總歸會有些用處纔是。”

想到就做,他拔了蘿蔔,捏在手中吮吸片刻,眼中頓時精光亮起。

有效!一些奇異景象發生,體內醞釀出厚重之意,削去了蛻變帶來的幾分虛浮之感。

正要繼續,可望著本就不多的靈石又一陣犯難。隨後陳嶼將視線望向了園子一角的元靈根。

一號靈氣……有冇有用?

哢嚓!

拔起一根,掰成兩段,不等靈源散落便揮發成靈氣雲霧,吸入腹中。

咳咳!一瞬間好似烈酒入喉,他趕忙停下,隻覺腹內火燒樣,灼痛不已。

有效,可惜藥力有些過猛了。

無奈,二號靈氣溫和,量太少。一號靈氣充裕,卻不適合短時間內服食,消化起來過於傷身,甚至會令蛻變的根基再度變得不穩。

舉著竹筒,陳嶼看向靈液,這東西又是否可行?他想了想仰頭灌下一口。平常冇有仔細感受,此刻放開了感知才發現有細微的變化產生,和二號靈氣類似,然而效用微弱很多。

他接連將一竹筒倒入口中,緊接著視線環顧,緩緩落在田畝藥土上。

話說,靈土的話……應該也有用?

要不,種一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