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想著給果子改個名,生機果聽來怎麼也要比生髮好聽些。

但服食果汁後,陳嶼按耐下來,這果子效果並不如意,瞧著在饞嘴鹿和雞兄身上表現多多,此刻到了自己肚裡卻似乎冇有多大反應。

他試著驅使法力攪動,結果直到果汁徹底吸收都冇能撬動哪怕一絲預想中的潛在生機。

是陳嶼冇有潛力嗎?倒也不是。他散開感知沉入體內,感受著一處處醞釀勃發的血肉組織。

他生機潛在許多,然而或許是多得過了頭,幾滴果汁顯然無法引動。好比拿著纖細髮絲欲要挑起巨石,徒為無用。

放下水壺,他咂吧了下嘴,回味這那股若有若無的苦澀。生髮果這個名頭還是先跟著吧,等往後再看能否種出新的激發生機潛力的靈植。

實在不行,再投入些靈機培育就是。

“對了,早前那些靈種現在也都多少經過了兩三輪次的種植,是時候進行二次培育看看。”

他想起來,自己一直都唸叨著要對已有的靈植第二次培育,嘗試靈機在靈植身上的作用表現。

尋常植株的異化經過大半年時間多少看出了些門道,也總結了些東西。譬如靈機種植的部分規律:其一,靈植培育成熟即會枯萎,可作為判斷是否長成的重要依據。其二,從種子開始培育的靈植並無此項表現。其三,靈機對植株的異化不限於本身原本具備的效力方向。

等等,實際種植中遇到的種種情況都被他一一記下,有些是意外,有些則被反覆驗證,逐漸形成整個種植體係的規律。

陳嶼現在很好奇,靈機無疑是對靈植有效的,並不會出現培育過一次後就無法再次異化的現象。但具體如何表現又是未知數。

靈植都有不同的奇特效果,由靈機誘發變異而來,在二次培育中會否出現新的效果還是持續強化之前的特異之處,這些都需要進一步實驗。

“春月時種過春黍。”

他回憶,那時曾有一批春黍種子在陸續投放了兩次靈機後順利長成。不過這算不得二次培育,因為第一粒靈機尚未誘發真正的變化便疊加了第二粒。

整個過程的變異其實隻有一次。

盤算著,陳嶼嘀咕了半天,覺得能二次培育的有不少。

首先第二次靈機培育自然得要靈種才行,普通植株在成為靈植後就陷入非生非死的境地,此時莫說靈液吊不住命,便是再給個十七八粒靈機都救不回來。

生髮果或許可以令其迴光返照,但也不過片刻,僅存的生機激發後會死得更快更徹底。

再者他手上如今也冇有多餘的果子。

“秋刀麥、元靈根、山芒、雜燻草…”

靈植還有許多,靈種同樣有餘,不過思來想去他還是隻從中挑了部分,冇有全數一股腦扔下地。

靈種得來不易,有些靈植長成後是不生種子的,雜物間裡木架上那些靈種有不少都是由種子培育到一半時,在精神力洞悉下準確把握了變化後,果斷中斷。這才留存下來。

這麼做的原因嘛,除了想要滿足自己的收集欲外,便是田地不大,藥土實在種不下這麼多。

“蘭庭神果其實挺好,可惜現在時值秋末,冇有種子。”

陳嶼在院中站了片刻,旋即進入屋中收拾即將下土的幾樣靈種。

不過在二次培育之前,藥土這邊還得騰出些空間來,雖然這回每一樣都隻準備種兩三粒,但每一種之間都會留足空間任由其發育,省得因為逼仄對靈植的成長造成不好影響。

院後,青竹葉片帶上了些許微黃,點綴葉尖,遠遠看去好似一簇簇黃花搖曳風中,沙沙作響。

“竹米還有一段日子,快熟了。”

環顧一圈,這段時間大抵是閒不下來了。陳嶼估摸著蘿蔔也就在最近,還有山上半畝方田中的長白粟,都用不了多久便會熟透。

“哦,對了,還有這圈山果。”

十一月初的時候,趁著秋果落地,他在藥土裡種了一批采自山上的野果,如今也差不多了,其實裡麵不少早就成熟並摘采,不過效用屬實駁雜,真正派得上用場的少有。

說到這,他看向不遠處,靠牆邊的藥土上有一排藥草生髮舒展,悠悠晃晃。

而在最中央,一株四十年左右的山參最是不顯眼,幾朵葉片晃盪,整個身子冇入泥土裡躲藏不見。

當時與山果們一同種下,除了這株山參外還有不少藥種,這一刻參差不齊、綠油油映在他眼底。

藥種的成長要比野草野花乃至山果慢上許多,就說院牆裡那盆黨蔘,播種春黍時就移植。這都快一百八十章了,依然冇能成熟。

“罷了,黨蔘冇有投放靈機,隻用了靈液催發,長得越久藥力積蓄越多。”

和自然生長不同,尋常黨蔘長到一定年份就會下跌藥力,不過靈液滋養下自不必擔心這些,他巴不得再長個三五年,到了那時估計便真正有了幾分寶藥姿態。

藥田內,陳嶼走來穿去,手上動作不停斷,將一株株雜草野花拔起。

他打算圈一部分,從種植藥草那方藥土一直到種植花草這一方。

覆蓋了一大塊,其間包括了當初埋各式道器、玉石的一方。

藥土曾被化作五方,他挑了近兩方大小的寬敞地用來二次培育。

挖溝翻土,將雜燻草和山芒往外邊兒挪了挪。然後拿來四五個小木盒,上麵封刻有陣紋——正是從草丹上臨摹而來的那一道,能夠封存包括精神力、內炁等諸多力量的紋路。

隻是尚未能轉化為靈文,如今僅以法力在其中流轉勉力催動,有效無效他也不知,湊合著用,等拆分成功再說其它。

打開木盒,一粒粒種子傾倒而出,默數了一批,然後陳嶼將這些種子一一種在土裡。

靈液嘩嘩澆灌而下,足足兩斤!

另一邊,他凝神來到意識深處的無垠海洋中,比起之前,此次陳嶼就顯得淡然許多。打了眼角落裡的‘星辰’,催發意識化作滔天巨浪拍擊而下。

星辰閃爍晦暗,徐徐墜落至掌中。

“四十三粒……”

他記得上次十一月十七日來時有三十五粒,種了寒蘭和苦粟。

算下來距今有二十天左右,增長了八粒。平均下來兩天多一粒,比之前談不上快了多少。

腳下,汪洋肆意。陳嶼沉思,精神方麵靈性的壯大無疑能加快靈機的結成,這一點不需懷疑,過往數月已經驗證。隻是單純的增多似乎已經難以更進一步提高。

“需要解決占比的問題麼……同樣一單位精神力中,靈性占比越多,靈機凝結速度越快……”

實際上很早前他就對此有所猜想,不過到了現在倒是越發清晰和肯定。

最後,陳嶼在田地中為二次培育投入了四粒靈機。低頭看去,一個個小土包拱起。隻待不久後,或許就能有所收穫。

……

二次靈機培育暫不去說,因為需要的時間遠比第一次培育要久,正如靈種的長成便要花費更多靈液一般。

他預計能在年前有所得便是極好了。

這頭,放下農夫的活路,陳嶼又鼓搗起了陣紋。一些陣紋的拆分工作一直冇有徹底結束,畢竟當初初得內炁,恨不得把山上翻個遍,每樣東西都拿去浸染出陣紋來。

最後陣紋確實得到了不少,可惜能組合觸發超然力量的不多。如今準備改造成靈文,一道道都被擺出來仔細分辨。

靈文到了現在又增加了一枚,總數達到了二十一。

而且他發現隨著靈文數量的增多,每一次組合排列下,對缺失部分的把握就會更容易,翻過來引導著他去尋找新的與之匹配的靈文。-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