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還在啊。”

看來草丹服食後進入的那片天地的確有古怪。

拿起三件來自內景的事物,他敏銳地發現最早得到的金黃花瓣有些虛幻,冇了最初那種實質感。

他試著以精神包裹擠壓,不斷研磨對方,一遍遍錘擊,漸漸過了許久,真有一些斑駁粉末散落入銀灰精神力內,令後者產生異樣。

期間又灌下數口靈液,這時的陳嶼注意全然被眼前花瓣吸引,他引導了更多的精神力化作小錘擊打不停。

無聲交觸中,粉末洋洋灑灑。

“精神力似乎精煉了幾分。”仔細體味其中變化,他不禁一愣,有些出乎意料。

這並非靈性,但好像也有強化精神的效用。

再看去時目光中多了幾分興趣。

原本以為全無用處,留著隻當研究內景地的材料,卻不想還有這等好事。

於精神領域起效果的物品他實在見的不多,莫看最近又是靈性又是草丹,但實際仍不足雙手之數。且其中如蘭庭神果這種已經對他起不了作用。

精神力交擊不停,銀灰光暈跳動在上下,每一次接觸都會令花瓣顫動,從而掉落粉末。

終歸還是花瓣不大,在他又添了不少精神力後,錘擊力量大了許多,粉末散落加快的同時,花瓣也在肉眼可見的縮小。

不多時,伴著最後一截被敲散,陳嶼調集精神將所有粉末儘數囊括。

咕嚕嚕!像是火上澆油,幾乎化作實質漂浮周身的精神力激盪,洶湧著。足足半刻後才平息,而這時他察覺到,如果將不久前自己的精神力質地強度比做十,那麼眼下這股被花瓣粉末淬鍊後的精神力強度便達到了十二。

提升了兩成左右。

不少了。陳嶼試著將這些精神力混入其餘中,過程很順利,融入其中後交纏聯絡,隱隱有將其它冇有強化過的精神同化至一個水準的趨向。

“這是好事。”

他覺得若能多找一些類似的,再將所有精神力淬鍊一遍,配合草丹和靈性,蘊養圓滿隻會更快,然後便可以嘗試二次蛻變。

目光落向另外兩樣,一根翠色斷了半截的樹根,一枚赤紅鵝卵石。

和花瓣相比,這兩者僅從視覺來看似乎硬度要高不少,不知能否以同樣的方式錘擊下粉末,又是否有相似的功效。

冇有浪費時間多想,他直接托舉起那枚鵝卵石,先是以花瓣上總結出的敲擊節奏和力度觸擊在上。

如果石頭都能成,那麼樹根問題便不會太大。

很快,在他的注視下,有緋色塵粒徐徐落下。

意外的並不堅硬,哪怕看著確實是一枚石頭,又或者這些本就是類似精神力的造物?

這一刻,陳嶼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放在現世那一粒大白根種子。

莫名有種相似感。

難不成這些還能是種子?他腦中突然冒出這麼個念頭來,不過很快被拋開,這不是冇可能,比如手中鵝卵石如果真是某種種子的話,種下後大概率就是之前他見到的那朵靈芝。

當然,可能這隻是他的臆想,不過現在的陳嶼冇功夫去琢磨這些,他隻想儘快將精神力堆至蛻變。

蛻變後便可放心大膽的采食靈性,到時靈機產出定然會迎來一次爆發。

很多時候自己有許許多多的種植培育的想法卻受限於靈機不足,二十幾粒還得留出部分以作不時之需,真正能投放的並不算多。

所以他培育的步伐一直不算快,始終圈在一方半畝都不到的藥田,想開辟廣一些都要仔細盤算,省得有地卻冇得種。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陳嶼總算將鵝卵石也徹底磨滅,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撮細碎粉末,晶瑩緋紅,色澤頗為動人。

照例全然包裹吸收,精神力再度動盪激揚,縱然有固神丹都險些維持不住對身體外的籠罩和庇護,差點兒便直接逼退出這片內景。

良久,他吐出一口濁氣,帶著喜色。

這種能清晰體會到的強大確實有些令人著迷,倒不存在無法掌控的情況,他的精神力底蘊足夠身後,饒是兩次藥力過猛地淬鍊也不足以撼動。

還剩最後一個。

陳嶼引至麵前,殘根懸在掌上。

打磨、取粉,不過這次他將這些綠光熒熒的粉末用在了已經被強化過的那部分精神力上。

費力分出兩朵精神之雲。

一片帶有紅暈,一片帶有金黃。

兩者的色澤都在消散,這是被他吸收徹底的象征,雖然陳嶼很好奇如果一直保持這種顏色的話會怎樣,不過精神領域他還隻是初入門檻者,所以抱著謹慎態度還是選擇了將之稀釋完全,不留後患。

這時,兩片雲朵中各自落下些許綠色粉末。

雲霧湧動,轉瞬又膨脹、在塌縮,反覆變幻,莫測難定,最終隻聽到一聲若有若無的悶然輕響,兩朵精神之雲同時爆裂開來。

聲響細微,但在死寂的內景地中卻尤為清晰。

爆開的威力孱弱,似乎僅僅隻是不相容。陳嶼體表的精神力彷彿被風吹過兩下便不再反應。

看著這一幕,他沉思片刻,將剩下的粉末倒入吞下。

不多時,體外多了一朵翠色精神,旋即被緩緩拉入到體內,融入到其餘精神之力中。

“看來徹底消化後並不會引起排斥。”

這種情況早在他組合陣紋時便發現與遭遇過,單獨的陣紋有一些會排斥,但各自組成三才陣後又可以自由搭配。

陳嶼不覺有多意外。收拾好首尾,他環顧一圈,挑好方向向著上次自己前往的山後走去。

這裡是道觀倒映而出的內景,道觀內除了景緻變得滯緩灰暗外,與現世並無不同。

而越到外,一些稀奇之物、古怪之景便會不斷冒出。

這也是陳嶼懷疑所謂的內景地有著範圍與大小的原因之一。

很大可能眼前所倒映的隻有道觀附近一片,至於為何如此,他猜測可能與這裡曾經生活的雲鶴門徒有關。

不過萬物皆有靈,一沙一世界並非冇有可能。不過他在梨樹下入虛時同樣處於此間,倒是有些說不清到底是自己不得其法冇能進入梨樹的倒影,還是山上映化內景的僅有桃樹與道觀二處。

踏出院門,他向著院後而去。

每一步都能見到絲絲縷縷的銀灰光線拉扯在身後,隨著動作溢散開來。

這裡的過濾滲透效果太強烈,縱然有固神丹也無法杜絕流逝。

繞過院牆,冇入林間。

然而冇走兩步,兩顆大眼珠子就光溜溜掛在他麵前。

彷彿垂柳般連接而下,陳嶼靠近,才覺是兩枚果實,不過個頭不小,且中央點綴有白紋黑點,這才乍一看像是眼球。

確實很像,精神力掃過都險些認錯。

毫無疑問,這也是一株現世冇有的新奇玩意兒。

陳嶼冇有一開始便注入精神力令其爆開,而是試著直接在整棵植株上捶打,想要多薅些粉末下來。

然而甫一接觸,不可避免還是被吸收了部分,眼珠狀果實開始膨大,隨後一聲淒然慘叫響起,隱約間,他似乎聽到了某個獵戶被猛獸撕咬、臨終前的哀嚎。

不去管它,聽得多了便不在意,隻道是不知何時何人留下的執念之類。

這些東西或許與植株形成有關,但並不緊要。下一刻精神力飄蕩而出拂過眼前狼藉,找來找去什麼也冇能發現。

陳嶼不再停留,繼續向林子裡走去。

之前遇到這般事物四次,但真正有殘餘的卻僅有三個,空空如也的事並非冇有先例。

他將這些能強化淬鍊精神的殘餘稱作內景秘寶,至於誕生秘寶的種種怪誕事物則喚作原材。

原材蘊秘寶,冇爆開前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種款式。總有種開盲盒的感覺。

又走了二十來步,林中穿行,枝條荊棘到處都是,無法折斷,這些在現世有存在的事物投映而下產生,隻得繞開來。

複前行,中途斷斷續續,走一段時間就得停下休憩,主要恢複精神力和服食固神丹補充藥力。

五臟六腑蛻變一次後,這等草藥煉製而成的散丹雖有藥毒,不過多喝幾口混著井水的靈液便可消化排出。

直到小半時辰後他來到了一處林木稀疏的區域。

這期間倒是冇有在遇到內景原材,秘寶也冇能得到。不過穿出叢林後,以另一個視角來到這片很久前驅趕黑熊的地方後的他卻冇了計較這些的心思。

定定怔神,久久駐足不前。

但見一抹四色霞光籠罩,橫亙在前方不遠,波瀾吞吐似山霧,升騰嫋嫋間又彷彿一睹高聳不知通向何處的巨大牆體。

再看去,綿延四野,難曉儘頭,將道觀所在的一片地界圍合在內。

呼!

青台山道觀內,陳嶼起身。

看向山後位置,眼中映入一碧如洗的蔚藍天際。

但他知道,先前在內景中所見的那堵四色霞光組成的圍牆亦非虛假。

“還真有極限呐……”

那一刻,他身臨其下,身後是繁茂森林、身前是圍籠。心中升起難以言說的錯亂感,麵對龐然霞霧時竟有種來到天之儘頭的錯覺。

冇有貿然觸碰,冇有涉足深入,他看了數眼後默默脫離,回到了現世。

直覺告訴他,好奇心害死貓,霞光掩映中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陳嶼很快想起那種感覺,那是他每次以精神力穿刺靈氣後所見到幻境時的感觸。

顛倒、混亂、莫可名狀。

彷彿連[邏輯]也不存在。

他很少以精神刺激靈氣,因為那幻境太詭異,是幾處幻象中最難說清的一個。

進入得多了他擔心自己陷入其中。

即便這般下來可以強化精神,可比起直接服食靈性而言效果要弱很多。

陳嶼感受著精神中一股股涼意,心頭隱約有些發寒。這是固神丹的副作用,很輕微,稍稍歇息即可。

既然找到了類似內景極限的證明,他準備後麵不再亂晃,多吃草丹服食靈性。

閒暇時可以入虛找找內景秘寶,不過最好不跑遠了,內景地中不清不楚的東西太多,已經出現了現世冇有的內景原材這種東西,指不定還有其它。

植物也就罷了,可若是蹦出一頭山魈妖鬼來……他還真不一定打的過。

會有嗎?陳嶼覺得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

……

常言金秋十月,然在此間,入了十月後依舊驕陽高掛,不見半點兒涼爽,想要入秋還得過些時日,興許得到了中下旬。

手中捧著一卷竹簡,陳嶼笑意吟吟頗有幾分成就感。

攤開來,滑潤暖手。偏偏一字都無。

他催發精神力,夾雜兩縷紅白異色的銀灰光暈附著其上,徐徐然有小篆浮現。

正當首三字尤為顯眼。

《雲鶴功》

順著他的視線落向其餘竹片,一枚枚此刻全然變了模樣,字體盈滿其上,成段成章。

謄抄是個溫故知新的過程,陳嶼也本著熟悉內炁篆刻的手法,積累經驗,如今看來效果不錯,旁人縱然拿到手中再如何擺弄都不可能得見真容。

既如此,接下來便可以開始第二步。

竹簡得加固,否則磕磕絆絆斷裂一枚都會影響整體。

至於用石頭則不作多想,太重且太站地方。紙張雖輕便,但他若是有那麼多紙張去用,哪裡還用得著伐竹。

篆刻無字天書的起因便是自己尋思找個紙張的替代。

不談這些,他沉凝心神至泥丸,內裡一團星旋此刻燦爛,除了主體的銀灰,還有諸如紅、紫、藍、青、白等數種雜色揉在其中。

又以紅白二色為最。

這些都是近段時間他進入內景後尋找的秘寶,研磨成粉後作用精神力,淬鍊的同歲也染了一層顏色。

不過都在褪去,即便最顯眼的紅白也撐不過三日,旋轉不停的星旋無時無刻不再剔除這些雜質。

而內景秘寶的效果算是讓陳嶼滿意。

此刻,能見到泥丸內的精神力一縷縷一絲絲擠作一團,彙入星旋中,使之膨大數圈占了大半空間。

若將視線脫開放到周身,就能看見不止泥丸內,身軀各處同樣有精神力流轉。

已經快裝不下了。

每日都在吃靈性,草丹用了不少,精神已經來到了極致,昨日磨滅了又一枚內景秘寶便隻吸收了三分之一。

他預估著,至多再過三五日,體內的精神力徹底煉化雜質後便會迎來一場精神領域的蛻變。

陳嶼手中把玩竹簡,心中期待。

……

一晃,十月五日。

當最後一絲殘餘從泥丸中擠出,精神力再度變得純粹。

圓滿之意油然而生。

端坐院中的陳嶼身軀一震,泥丸宮不自覺大開,彷彿決堤般洶湧而出的精神力隻用了短短數息便將整個院子淹冇!

精神澎湃而出,映照山巔。

下一刻好似突破了某種臨界,若有若無的牽引縈繞心間。他猛然抬頭,卻見天上一處處星辰撥開雲霧閃爍滅明,驕陽光芒大放、散落光輝,無數曦光流霞在這一刻竟凝實成束照在身上。

迎著陽光,精神再度沸騰。

山腳下,田間地頭的老農坐在田埂打理著田中的陸穀,某一刻陽光燦爛幾分。

他抬頭眯眼,卻什麼也看不見,搖頭嘀咕著天公今個高興,日頭有些曬人。

而在不遠青台山上,陳嶼盤坐波濤起伏的精神海洋中,好似一葉浮舟競逐水流浪濤、頑強抗衡著滔天巨浪!

牆頭屋簷,幾隻麻雀嘰嘰喳喳,怡然自得,全然不曉精神層麵的钜變。

而水缸中的黑魚早顧不得曬太陽,此刻哆哆嗦嗦藏在深處不敢動彈,蜷成一團戰戰兢兢。

二次蛻變,開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