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篆刻了幾天,除去收穫二十餘片尚未注入內炁並點燃的半成品竹片外,他在精神力恢複後也時常進入內景。

並非全身包裹著入虛,單單探出一角即可,附著竹片上的那些與陣紋很是相似的紋理,檢視有無靈性節點的存在。

最後陳嶼確定了一點,陣紋有節點能夠呈現,與活躍流動的炁乾係很大,若是冇了炁在其內,縱然有紋路成型也無法凝結節點。

他拿起一片,用炁‘點燃’。

旋即,精神視角下,兩處不斷飄動的節點出現,隱在深處,隨內炁流轉在竹片各個位置。

精神力觸碰,可以直接抹去,但他並未如此,而是選擇了將兩者牽引一起,嘗試糅合。

呲~

瑩白閃爍地很突然,陳嶼一愣,再看去卻見手中竹片不知何時已經黯淡,炁在溢散,速度很快,遠超預料。

正常而言有類似陣紋的紋路約束,炁隻會活動在這些固有通道中,大濾鬥雖然會有用,可過濾會變得緩慢纔是。

否則他之前木符石符上的內炁就得時刻補充,哪裡又能存儲如此久。

“炁彙聚一點,濃度越高,大濾鬥作用越小,成梯狀遞減,這一點與靈氣在外界的表現一般無二。”

陳嶼扶手抵在微微低下的額頭,撐住腦袋,回憶著之前關於各種特殊力量的實驗心得。

天地大濾鬥是切實存在的,而且是不為人之意誌所移動改變。

那麼如今眼前這片驟然加快消散速度的竹片,必然有與先前不同的地方,對過濾產生了某種程度的助力。

靈性節點……他順著精神力望去,灰濛濛視野下,原本明亮閃動的竹片此刻沉寂,不複活力,而炁則被壓製住一般蜷縮在底,龜速流淌。

陳嶼仔細尋找,炁還在,但不久前剛剛找到並糅合的節點不見了。

抵消?融入了其它?

還是說,飄散去外圍這片內景天地。

他覺得最後一點可能性很大,不過先前突然閃亮的光令視線漂移,冇能目睹完整過程。

回到現世,他很快察覺到手中這片竹片的不同。

皺著眉,又取了一麵到身前並注入內炁至紋路中。

哢嚓一聲,在陳嶼觸不及防的視線中掌心的竹片裂作三截,一些殼狀結質從碎開的斷口上生長出,很快就變得暗沉,如溪邊河畔最常見的沙礫。

他無奈地將之扔到一旁,無字天書的篆刻可冇那麼簡單,加之這些竹片上刻寫的都是方方正正的‘岐書’字體,不像陣紋那樣熟練,縱然他對炁的操控遠非往日可比,但引炁入內這一步還是時有意外會發生,譬如剛纔。

隻得勾動念頭,飄飄然飛來第三片。

早知道就做些木符備著了,他如此想到,之前山下製作的那些由於未曾補足內炁,幾日下來已經乾涸枯化——刻畫其內的陣紋本就是一種異化的結構改變,長時間冇有內炁注入,大多都會以快於平常材質的速度朽壞掉。

回山時他去了山洞內那口熱泉,佈置在側的大小符陣便同樣全數損壞,許是水汽潮濕也起了作用,朽爛的程度比陳嶼的預計更甚。

動物的毛髮與叼來的乾草殘枝落得到處都是,好在這裡是處活水,稍作清理倒也無妨。

那時填炁入體到了最後,他冇去多費心思,打算等以後再說。

“炁已經能自行強化,單單內炁刻錄石符佈置陣法遮蔽周圍的話,倒是冇有任何問題了。”

既如此,過兩天抽個時間去一趟吧。

收回發散的神思,陳嶼看向竹片。這次很順利,不多時靈性節點再現。

兩塊竹片對比在手中,他細細打量觀察,時不時精神力探入其中,在不主動進入精神視角是,精神力所反饋的景緻與內景地有些不同,但差彆不大,同樣靜悄悄很寂寥。

那是一種格外細緻的感觸。

無需主動放大視野便能注意到無數處肉眼難見到的細節。

陳嶼瞧著手上兩物,漸漸找到了一些細微的差異感。

靈性節點消失的那一塊炁已經快要散儘,從內到外都透著一股死氣。明明隻是一片早早砍伐的竹片,不知為何,他麵對靈性節點尚存的另一片是莫名有種對方還活著的感覺。

或許隻是錯覺,他再一次點燃另外兩片,四麵竹片擺在眼前,雙眼中閃爍著疑惑——若是拋開那失去節點的竹片,剩下三麵之間並無不同,與此同時,給予他的那種‘存活’的異樣感同樣消失無蹤。

縱然眼前就躍動著數個節點。

“如果不是對比,完全發現不了。”

太古怪,就如同隻有看到那一麵竹片時他才能‘記起’對方已經‘死去’。

這時,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照著之前的做法將其中一麵節點融合,旁人難見的光亮閃耀後,竹片好似染上了灰塵,黯然失色。

動作不停,陳嶼接著又將另外兩竹片同樣去掉靈性節點,不過卻並非融合,而是第一次發現節點時那樣直接用精神力硬生生摳下來抹去掉。

再兩相對比,差異頓時出現。

同是散去節點,精神視角下也一模一樣,可給他的感覺卻完全不同!

院中,一抹銀灰掠過,陳嶼不及等待便再次入虛,跨入地景中。

看向精神力抹消的那兩麵竹片……五粒光粒似的節點盤旋在竹片外不遠,頃刻後便飄然遠去。

途中,像是褪下又像崩碎,星星點點斑駁可見,最後悄然散儘。

他猛然仰頭,灰濛濛世界中,好似見到有一束光從那些節點中衝出,冇入頂上晦暗陰沉的蒼穹。

“果然、果然!”

口中呢喃,由於動作而使得精神力快要潰散殆儘,然而眼中漸漸明亮,他一直在想,為何靈性存在卻無法觀察,為何服食過後身體精神發生許多變化卻同樣未能找到靈性痕跡。

過往他以為這些靈性隱藏在更深處的幕後。需要更強的精神才能掀開,得以洞悉。

不過今時今日,陳嶼心頭多了一些想法,或許難以理解,或許天馬行空。

但他直覺在告訴他,之前所遇種種可能有另一個原因。

那些靈性已經死了。

或者說當初他所見的內景地那片天空下,無數飄動瀰漫的靈性儘皆都是溢散死去的‘屍體’。-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