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種是必然的,草丹的效果他嘗過後自然不會放棄,比起寶心草,這種能打開新世界大門的靈植當然越多越好。

然而一株隻結兩粒,目前雖不清楚這是草丹結果的定律還是單單這次的偶然。

不過謹慎想來,若真是第一種可能的話,那麼他得先最好計劃,種多少、怎麼種、在哪裡種,這些都要考慮清楚。

首要一點,靈機不能少,之前挖起後陳嶼取了部分水池中那一處微型沙洲的土石,發現靈機網絡仍然結在土中,有不少都未曾吸收。

這一點和寶心草不同,同樣隻一根種下,而前者吸收靈機的能力要大不少。

然,僅從結果來看,反倒後者效用超出預料,談得上驚喜。

“得集中一處,專門開辟一片地。”

草丹的種子還有一些,當初從藥坊裡帶回的五類藥種,草丹是唯一需要貼靠水源的,故而種得遲了些,直到水池挖出並蓄滿水後才種下。

六月中到如今,前後不過兩月便長至成熟,這期間雖有靈液催熟之效,但也算得上很快。

陳嶼想著,草丹對靈機吸收不多,那些剩下的藥種彙集在一塊田土上種下,多少能節省一些。

興許三五粒就能滿足。

同時真要催熟,靈液也能少用不少。

不過種在何處又是問題,藥田被劃分五塊,除非將原本種植藥植的那一處騰出來,否則空餘不多。

畢竟靈植之間也需要一定間隔,否則會影響生長。因為這,縱使那片花草移植時都刻意分離了些許。

念頭起伏,很快陳嶼定下主意,這次不單為了靈性種植草丹,更是一次試驗的好時機。

要知道靈機培育迄今為止隻有寥寥幾種出了種子,而除了糧食作物暫未播種下土不知情況外,其餘所有長成的種子儘數失敗。

近前有地蒲公,往先則有各類蔬果。

一些靈植在異變途中乾脆捨棄了種子這個東西,如蘭庭神果這種本應結出的也僅僅光禿禿長出果來,無法再下種。

陳嶼想得到靈植的種子,而且是能穩定長成的那種,否則一次次靠著自己用靈機去投入,意識海中網羅凝結再多也滿足不了!

而之前,地蒲公的失敗說明在某種情況下靈植的種子的確種不出來。

但這並非絕對,至少陳嶼冇有就此放棄,他還有靈植糧種,還有草丹。

半路出道的靈植不行,那從種子開始的呢?

想到這,他記起了自己早前想過要去山下采買些大白根種子來,不過一直冇下去,等手頭草丹種下了,正好去一趟。

“就是不知道中途培育和從種子培育到底有無不同。”

有不同,或許能使得種子有效。然而同樣也可能導致靈植效力改變。

變強變弱,乃至完全消失換了一種都有機率。

“還是用大白根驗證吧,草丹用靈液催化都得數月,太漫長。”

單純培育藥草的話這時間不算長,可與大白根這種菜蔬相比就要久太多了。

……

藥田邊,陳嶼張望,看著三種藥植還在緩緩生長,這些藥草本就比草丹長成的緩慢,如今又停了靈液,數日十數日才能嘗上一小口,長勢頓時頹軟許多。

此刻的藥田,除去僅剩的三種藥草種子外,便隻有幾根野菜,那是他拿來混數的,當初想著吃不了多少靈機,便在田邊種了一大把,多從山上采來。

數月過去,生生死死,來回種了六七輪,然而大多頃刻死去,直到最後藥田裡也隻存活下寥寥三五株,眼前這種個頭變化不大,都不夠他一頓吃的。

索性繼續養著,等下一批播種時再挖起來。

不過原定藥田第六批的靈植糧種暫且放在一旁——大半月下來,四種靈植糧食的作用摸得七七八八。

有些失望。

靈植他種了不少,有元靈根這樣出產靈氣的,也有草丹這般奇詭玄妙的,還有諸如地蒲公這種純粹浪費靈機的,總之千奇百怪。

然而,他實在冇想到,幾種平平常常的作物,靈機培育後依舊這麼普通。

不能說毫無變化。

一個強化指甲、一個強化腋毛、一個令人體膚短暫散發噴鼻香氣。

類似飯香。

陳嶼嘗過後險些覺得自己成了唐僧。

四種裡唯獨秋刀麥能看一些,強化五感,雖然微弱至極,以他的精神和體質都得十幾斤下肚才能模糊感覺到,但至少不是全無用處。

至於其餘三種,包括春黍在內……或許往後都會跟著地蒲公一起被掃入角落。

當然,收穫的那些都被他吃下了肚。

糧食不容浪費,遑論是靈植,再者這些作用古怪的糧食都有一個共通點,那便是能補充氣血。

對元血也能起到細微作用。

可有可無。

收回思緒,在藥田逛了圈,陳嶼看了幾株藥草的成熟時間,大抵還要半月,不過野菜可以清理掉,這樣空地倒是勉強足夠,能種下一些草丹。

早種早成,他如今還不確定能否供得起草丹靈液消耗,若事不可為,到時候就隻能等候自然長成。

或許會比水池邊要久不少。

“下種不急,拔了野菜後還得引些池水過來才行。”

草丹需水,不可能靠他每日操馭禦物之法澆灌,炁眼下隻養了大半,還剩皮膜筋骨四者徐徐漸進,動用不得。

挖道水渠便成了最省事的法子。

……

傍晚,陳嶼扛著鋤頭回到院內,將簸箕上晾曬的野菜收回。

藥田已經清理出來,水渠開了四分之一長,以他的氣力和耐受,接下來花個半日便可。

待到明後天,草丹就能種下。

如今冇了草丹服食,他的精神力雖然吞服過靈性,多了幾分靈動,質地似乎增強,但依舊不足以讓他直接目睹靈性。

甚至縱然包裹了周身跨入到那片精神領域中,山石草木依舊,灰濛濛,靈性不會顯露。

如今他也想了許多,靈性的效用無疑很大,陳嶼能感受到體內的變化,吞服後不單單精神與炁,連帶肉身都開始有了蛻去枷鎖的趨勢。

要知道,距離上一次他蛻變身軀才過了短短兩三月。

“肉身一直在蘊養,此刻食了靈性變化明顯,反倒是精神除了靈動些許、操控簡單外並無多少獨特。”

或許,需要等到下一次蛻變。

蛻變不僅肉身,精神亦有,當初正是精神蛻變這才演化銀灰精神之力,開辟泥丸宮,內觀周身、外察天地。

可蛻變需要蘊養,這是破除極限,所耗費的時間精力決然不會小。

陳嶼等得起,但不想空等,他希望能做些什麼,加快這個速度。

靈性,便是破局點。

“既然內采精神與胎息可以合成炁,那采靈性又如何不能?”

他覺得可行,縱然如今看不見,可確實見過、嘗過。

兩次接觸,讓他對靈性的把握不再如以往那般虛幻。

它們就在那兒。看見或看不見都在。

既如此,那麼摘采靈性在某方麵來說與吞食靈氣其實並無區彆。

能吃掉便足夠。

問題在於如何吸引過來以及如何辯識有無吸引到位。後者好說,嚐到了就知道有冇有,可前者無疑是個難點。

這一刻,陳嶼靈光一閃,想到了自己一直在完善的內采呼吸術。

內采食炁以全周天。

外采萬靈以衍蛻變。

他眸中精光閃爍,覺得纏繞前路的霧氣突然消散了些許,露出了前往下一階段的通天大道……-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