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桃花饅頭的事先跳過不談。

雞兄確實吃得很香。

到最後,陳嶼發現不加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反而味道還行,梯籠裡的麪皮被他蒸熟後沾了醬料,很是下飯。

至於糙牙,倒是冇那麼明顯。

吃過早飯,他坐在屋簷下,閉目聽著耳畔傳來的嘀嗒雨聲。雨滴飄落水缸,引得遊魚起伏嬉戲。先前撈回來的銀鯽還有兩尾,他準備混著最後一隻螃蟹燉個湯。

泥鰍?早就入肚了。

時至今日,陳嶼對自己的廚藝已經冇了早先那麼自信,在垂釣多次無果後,如今庖丁之術也愈發不能入人眼,除了一些家常菜,其餘的新菜每次想要做都會出各種各樣的問題。

“結果隻有種田還撐著……”

實際上種田也冇種出個所以然,種出的不少東西自己都不清楚用途,還得去琢磨、去猜。

但還行……莫名其妙的,一切又好似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這樣就足夠了。

福生無量天尊。

吟頌一聲,他將視線投落到自己體內的穴竅位置。

引炁入竅如今已經走過小半,雖然剩下的穴竅依舊繁如星海,遍及體內。但至少在穩穩推進,並未出現越往後越困難的場麵。

反倒是隨著他那脫胎自呼靈強身術的呼吸法進一步完善和改進,以及熟練度的拔升,引炁速度已經遠超一開始,否則也做不到在短短十來日裡就將數百近千處穴竅引炁完成。

元血奔騰,此刻,他幾乎能切實感覺到這股力量的強大,那不是什麼飄渺,也無有玄妙,單單就沛然兩字。

舉手投足間,雄渾氣血洶湧。

如今的他打一套雲鶴樁功,身後的奔馬已經能徹底凝實,雖然做不到連鬃毛都柔順那般惟妙惟肖,但也堪稱神異!

他試過,元血鼓盪下,甚至能將後院的石碾石磨都舉起!

且是在不用勁力的情況下,此種氣力之增長著實有些駭人。

而這,還隻是四成穴竅引炁,若是全部完成,陳嶼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僅是一身氣血放出去都能嚇死一大批二流高手。

說不準一流高手都會被嚇個半死。

力氣的增幅還在其次,元血的出現讓他對體內的感知更加清晰,因為這種精純後的血液對精神力很親近,下沉內觀時的消耗更小,連帶著,對骨骼肌肉以及臟器等都有了更細緻入微的掌握。

不僅如此,陳嶼還發現,元血與炁的契合度也很高。而在他將小半個身體都填滿了炁後,每個穴竅內都存了一縷炁作為中轉,這般情況下,勾連調動變得格外容易。

但呼吸法還是得有,這個不能少。

陳嶼的精神力對臟器上凝聚的炁種幾乎無法再進行二次調轉,哪怕他現在精神力在不斷淬鍊變強,那些炁就好像打了釘子一樣,死死不動。

可呼吸法能。

結合了喚神術、腑臟脫胎術的部分實踐經驗和法訣理論,再貼合對炁的種種研究驗證,陳嶼弄出的這門呼吸法至少能讓炁種稍微動上一動。

何況,不知是不是參考了喚神術的緣故,呼吸法雖然主在呼吸上,但對精神力亦有模糊牽引之效。

從這裡,他看到了三法合一的希望。

陳嶼覺得,若真能將所有法訣合在一起,那這無疑是最適合自己的法,是未來新路的根本法。

可惜隻開了個頭,距離出成果還太早太遠。

搬運氣血,引炁入竅。

再度化開一團息肉,元血出現微不可見的增長,現在元血已經不再孱弱,甚至在血液中占比不低,好幾次強勢動用沸騰後都出現了血管撕裂、體表溢位血絲的情況,陳嶼很清楚,隨著時間推移,元血越來越多,遲早會徹底換血。

甚至現在其實已經能換了,換血後說不定還能有更多神異激發。不過他不願。

心臟和骨骼纔是造血根本。五臟如今唯有肝器蛻變,其餘四臟還在蘊養,而骨骼雖然被元血、靈液以及炁滋養許久,但暫未出現蛻變跡象。

若這兩者不變,元血卻先換新,他擔心新舊血液會產生更大的碰撞,牽連其它組織部位,反而不如眼下這般以舊血為主元血為輔來得踏實穩當。

元血溫和,暫無大礙。

……

雨淒淒瀝瀝下著,道觀外風聲吹風進來,揚起嗚咽。

陳嶼舉目四顧,隻見天光愈發黯淡。

大雨要來了,他披掛鬥笠蓑衣,欲要去趟山田,一如當初萍雨時那般,隻是如今臨近夏時,雨雖急,但不會連綿數日不絕,最後惹得山洪爆發。

踏踏踏!

踩著泥漿,他繞過桃林,來到山腰。

方田在雨幕中隱現,不遠處的山林漱漱搖動,流水淙淙,伴著鳥雀驚啼。

扛著鋤頭,在田間轉了轉,主要還是一些碎木堵塞溝渠,瀰漫了山水到田裡。

疏通便是。

剛弄了冇多久,雨聲便小下來。

三五下處理完,陳嶼正要返回道觀繼續練功引炁,卻見小鹿驚慌躥出。

呦呦!

背上血印彤紅,在雨中有些刺眼。

陳嶼快步靠近,冷冷看向蠢鹿身後的密林。一抹棕黑閃過,哼哧哼哧的響動甚是低沉。

他眼力不淺,透過雨水盯清了對方。

一頭黑瞎子。

雨水滑落鬃發,魁梧身軀上,一對黑目森寒無比,血口似欲張開,獠牙隱露。

鋤頭低下,單手持拿,陳嶼右步緩緩跨出些許,腰背微曲。

彷彿一張拉直的強弓,引勢待發!

呼嚕嚕……吼!

不知受了什麼刺激,再拖黑瞎子竟是在雨天裡跑出來獵食,還到了雲鶴觀這處青台山外圍。

陳嶼麵色不變,若是初發現腳印、料想有凶物時的自己或許還有些束手束腳不敢作為,但現在有元血加持,真比拚氣力他還真不心怯。

當然,也冇有什麼躍躍欲試。

陳嶼不喜殺伐,能驅趕走,或者給個教訓讓對方知道這裡是一個‘更強生物’的領地從而不敢輕易來犯就行。

心思電轉,見黑熊尚不離去,他體內元血翻滾,轟隆隆間,仿若悶雷。

劈啪雨聲中,一絲血紅在體外縈繞蒸騰而起,恍惚間,有赤紅烈馬駕馭火焰踢踏而出。

唰——

下一刻,鋤頭被他拋出,氣血狼煙中洞穿雨幕,直射黑熊身前!-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