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除了滿足口腹之慾的這些,陳嶼還帶回了了兩卷白紙,比不得上一世那種光滑程度,倒也堪用,能夠書寫。

雖說用筆刀在竹片上篆刻想來也同樣不錯,但那樣太麻煩,不如用紙張書寫來得簡單。

以後或可一試,現在則冇有必要。

他將白紙放好,最近幾日天漸漸陰沉下來,眼瞅著就要有一場大雨落下,院後的池子已經做好蓄水準備,而自己也能藉著這段空暇將自創的這些法門功訣好好整理一番,落成文字最好不過。

“先把薑種上。”

陳嶼這次帶回的不止薑塊,還有一些已經生髮的薑苗。

生薑種下需要一月左右才能抽苗,索性又他從農戶處買了些薑塊,至於薑苗越早種下越好。

抱著一袋綠苗,來到菜園裡。

放在旁邊,拿過手邊的鋤頭將田地上的少許雜草挖掉。

這裡早在藥田擴建時便一道清理了出來,如今又閒置了數日,鑽出不少草葉。

由於不是直接落薑而是埋薑苗,所以陳嶼隻簡單攏了土埂,挖了兩排淺窩,將苗按下後用細碎泥土填下。

本來,按著記憶中上輩子老家時的做法還應該再澆灌一些農家肥,不過薑苗已經生髮,土壤不適合過於濕潤,便將這一步省去。

生薑種植的話還得拋灑草木灰,更顯繁瑣麻煩。

陳嶼將最後一窩種好,本想去臥房將裝有靈液的竹筒拿來傾倒一些,但想了想還是冇這麼做。

等春黍那邊驗證了成效再說。

兩排薑苗,或是一路走遠,離開土壤有些久了,細長嫩葉顯得有些萎靡。他冇有澆水,菜園裡土壤很合適,再多的話就過澇了。

收拾好又去了藥田,春黍隨風輕輕搖曳,穗實金黃,沉甸甸盪漾開,宛若一片浪花般映入眼中。

“快了。”

捏下一粒,撥開殼後已經能看見裡麵黃色的黍米。

山下種的黍米有兩類,一種白黍,果粒比稻米大一些。還有一種便是而他手中這個,黃皮黃粒,個頭不大,但口感要好上不少。

隻是難以磨麵,或是質地問題,打磨後總是會變得糙牙,無法變得細膩。

若說起麵類,還得產自北邊兒大齊的秋刀麥,吃著讓人舒坦。名揚一方的細皮囊就是用的這個。

陳嶼手頭有種子,但山上不適合,他準備以後找塊空地培育試試看,之前用木板嘗試冇能成功,是因為這種作物長在七月,夏種秋收,一年隻一季。

靈液雖能催熟,但無法改變習性。

他抽了幾個穗實,擼下一把帶殼黍米在手中,帶回到院中。

這些被靈液滋潤的春黍還是有些不同的,譬如落在手裡的,就散發出清香,談不上馥鬱,卻也撩人。

不似菜肴那般激烈,也不如草木那邊平淡,而是帶有一點清雅,嫋嫋不絕。

他帶出來自然不是自己來嘗,這些春黍包在殼裡時尚不覺得,但現在剝了下來才驚覺氣息格外誘人。

也誘鹿。

左右那頭傻鹿還在,便拿去給它嚐嚐鮮,這是與雞兄一齊的待遇,之前雞兄吃過徹底熟透後的黍米,直到現在也無事。

院外,陳嶼尚未走出,剛剛踏了半步出去,一道栗紅身影就躥了上來,圍著他打轉,叫個不停。

放下手,將掌心的二十多粒黍米遞到對方跟前。

麵上溫笑,陳嶼瞧著饞嘴鹿兩眼都好似在放光,舌頭一卷一纏,下一刻便全部入了對方的口。

左轉右探,仍未儘興的小路在腰腿處拱了拱,待到確定冇了這鮮美吃食後才一步三回頭返回到桃樹下。

“看來味道不錯。”

當然,也不定然,畢竟他可冇忘記眼前這傢夥是能將異變後的桃花當做零嘴一口一朵的狠角色。

便是如今,他也做不到這點。那味道印象深刻,彷彿生吃膽汁。

再觀察一天,如果冇事明天就趕在雨前將春黍收了。這般想著,陳嶼拿來根長繩,套在毫無防備的小鹿脖頸上。

“先待一晚,今夜鮮草管夠。”

也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陳嶼拉著小鹿往院邊的草棚走去。貼在院牆、靠近雞棚,前段時間小鹿受傷後他在屋簷下用茅草搭了一個。

有些逼仄,但對小鹿來說應該夠了。

他現在五臟六腑淬鍊日益精深,加之元血澎湃,力氣比以往大了倍餘。於是冇敢用力,小心翼翼扯了兩下。

卻不料對方不配合,憨憨鹿呆在樹下靜靜不動。走近後聽到腹內傳來咕咕細微聲,似乎先前吃下的米粒有些難以消化。

換句話說,二十來粒便撐住了,不想再動彈。

這可不行。

他拍了拍小鹿身子,皺眉少頃,略做思量,很快眉頭鬆開來。

帶著笑,陳嶼一手搭在鹿頸部,一手托抓後蹄,雙手稍加使了點勁免得饞嘴鹿掙脫,好在對方也許真是撐住了,就這樣被橫抱而起,動也不動。

冇有丁點兒驚慌。

放到草棚裡,他插下木樁,將繩索綁在上麵。

旋即又背起揹簍,去了趟山上割了滿滿噹噹的綠草回來,還帶了草木漿果。

他是不吃的,這果子酸溜溜,不過記憶裡梅花鹿好像愛吃這個,便摘了一些。

回到道觀,扔下一部分鮮草和漿果到小鹿身前,其餘的則放在院中遮雨處。

結果果然吃不下,雖然看傻鹿探頭探腦的模樣好像還真想吃,但飽腹感現在很是濃鬱,實在吃不下。

試著嚼了一口便不再多看。

陳嶼在一旁看了許久,發現的確隻是吃撐的表現,並無其它異樣,精神頭其實很好。

於是他放下心,隻等明天再來確認。

“今天再調試一番,將呼吸部分整理出來,看看效果。”

呼靈強身術如今被他向著操控炁的方向改進,忙活許久,頭髮都要薅短了,總算有了頭緒。再將一些遺留填補上,今晚便能試試這幾日的成效。

相比之下,同樣是自創法門的喚神術和腑臟脫胎術就要平靜許多,以後再正常的發揮作用。

不過隨著炁的參與,五臟炁種的凝聚以及精神漩渦的擴大,他也在著手將這兩個稍作修改,畢竟得與時俱進才行。-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