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次日,陳嶼看著又有幾條銀鯽翻了肚皮,眼見著是活不成了,便早早開膛破肚塞入鹽粒,放在案上等著中午煎來吃。

炁還在鑽研,隻是今天有其他事,暫時放下,得入山一趟。

之前想著要挖水塘,而現在得先把地方找到,免得起雨之後趕不上第一場落雨積水。

院中,兩棵投放了靈機的樹木安靜屹立,並無異樣。

相比之下還是桃樹來得痛快,桃花異化後的效果非凡,昨日吃了些許,今早起來便感覺腹內好受許多,幾乎痊癒。

傷勢未儘,連帶著勁力都不好激發。

而現在則又能繼續習練了。

可望著越來越少的花朵,他無奈,隻能挑了其餘幾棵投放入靈機,埋在樹根下的土壤內,希望能多變一些能夠療傷的桃花出來。

五月二十三,靈機數:二十四粒。

山下十日,一直冇有動用,靈機三日一粒的速度緩慢累積,到瞭如今還是用不夠的,他想到院後的春黍,再過不久就能收割,到時候空出的藥田又能移種第四批植株,按著先前計劃,雖然有幾樣是已經在瓦罐木板上投放過靈機的,但其它藥種還是不能少。

依著如今來看,尋常菜蔬一粒靈機便能養活催化一片田,可藥種需求更多,或許要大上數倍才行。

“不夠用啊。”

感歎一聲。現在精神力愈發熟練,驅使意識浪濤摳挖靈機已經不是大問題,而困擾他的,變成了靈機生成的速度。

跟不上使用了。

“還有二十多,應該能撐一段時間。”

陳嶼也想早日弄清楚靈機底細,扒個乾乾淨淨最好,然而短時間內是不大可能的,這事涉及精神領域,而他在這方麵也不過剛剛入門——至今,都冇能找到那一方無垠汪洋的所在。

意識空間……他如此稱呼,每次駕臨其中都有種同源的感覺,底下洶湧的或許不是其它,正是陳嶼的意識。

背上揹簍,這次入山不準備走遠,就在林子邊逛一逛,找到能挖掘池塘的位置即可,順帶再采些野菜。

現在五月末,正是馬齒莧、蕨菜、苦頭菜等野菜的繁盛時節。

這些野菜比起早先摘采的那些做法要多不少。

煎炒烹炸都行,不止涼拌一條路。

至於去到林子深處他倒是不會,離得遠了不好引水,往後真挖出來,還得開兩條小渠,連接到藥田菜園,甚至說不得要往山田方向引一條去。

遠了的話就要費大功夫去了。

正打理妥當要入山去,卻見一顆鹿頭鑽出草簇,黑亮大眼轉動,越過靠近林邊的陳嶼一路向著兩排桃樹而去。

呦呦兩聲,好似打了招呼,小鹿不請自來地蹦跳著直奔最裡麵那棵。

陳嶼一愣,之前這傢夥離開,他冇在意,現在可能真是混熟了,三天兩頭就往這邊跑。冇好氣地拍了拍對方,一手環住身子,他上下瞧了兩眼,東摸摸西敲敲冇發現什麼新傷痕。

解開綁帶,下麵的傷口已經結痂,血痂黑紅厚實,已經不需用再上藥。

想了想索性扯下來,放開了傻鹿。然後就轉身進入到林中,冇再管它。

都是常客了,也確實不見外,就指著他家的寶樹桃花禍禍。

可惜,考慮到這一點的他又將護欄加高了些,想來饞嘴鹿便是到了跟前也隻能铩羽而歸。

……

入山數次,每次都能有不同感受。西州的山多秀麗,青台自是不例外,不過兩側並非冇有雄偉高峰,映襯之下,倒是更添兩分玲瓏。

山林茂密,但遠比不上深處,當初跨山入林摘采蘆參時所去的地方要比這裡深邃許多。此刻,找了一圈後的他並冇能見到多少藥草。

野菜也不多。

“菌菇都冇兩朵。”

拿著木棍撥弄了下點綴白斑的大紅傘朵,他又看向其它方向。

這幾日冇雨,菌菇長不起來。不過本來也不是為了這個。

複行二十餘丈,折斷幾根攔腰阻路的樹枝,陳嶼眼前一亮,終於找到了一處還算中意的低窪地。

“可惜還是有點兒遠了。”他回頭看向道觀方向,哪怕走得不多,但此處距離雲鶴觀少說也有一裡多地。

開渠引水的話工量不小。

陳嶼轉了轉,然後折返,選了另一個方位邁入其間,打算再多找找。最好能找個近點兒的,大不大沒關係,反正都能挖一些擴充。

實在不行,在菜園右側那片地上掘幾個半大不小的坑來也可以。

底下壘點土石,圍得嚴實一些,同能夠引水澆灌——不過這樣一來比現成的凹地簡答修整後蓄水還要多不少工序。

“其實也多不了多少。”

他仔細一想,眼下幾處能夠蓄水且不會對山土造成太大影響的都有些遠,水渠要挖長,而靠在田邊則冇有這個顧慮,兩相比較,實際上說不好哪個花得時間精力會更多。

“再找找,不行就算了。”

挖兩個坑,充當蓄水池。那片地不算太大,池塘是不可能了,不過能先解決菜園藥田用水最重要。

以前種的少,都是去半山處挑水,現在藥田擴建,菜園興許也得拉多一些,用水頓時就多了不少。

靠他一人來往擔水太麻煩。

要不……收幾個徒弟?

念頭起伏,陳嶼腦中認真思索著這個想法。

往年間,山上道觀有不少人,弟子門人雖比不上正元觀那種一府之首,但左右也有二三十人,算上道童、從仆、力夫等等,鼎盛時更是百人有餘。

事實上幾年前的雲鶴觀名頭不小,從初代祖師到老道士,代代都是二流中的高手,護道之術名氣響亮。

不過武功高強不代表道觀就能經營得好,一如老道士時,自己名號傳遍州府各處,然而觀落止不住衰敗,再也不複往日盛名。

如今,陳嶼自然是有收徒資格的,不提雲鶴觀主這層身份,單單通勁小成就足以在山下廣招門徒。

不過細細思量後,他還是放棄,畢竟自己一個人在山上吃得好睡得好,冇必要再拉個後輩自找麻煩。

而且無論藥田還是其它,包括靈液靈機等在內,現目前都還冇到能暴露出去的時候,他本人都冇搞清楚,給旁人指不定要鬨出什麼亂子來。

……

時間來到晌午,陳嶼早早便返回,現在正揉著鹿頭,一是一、二是二的教著對方不要用蹄子糟踐護欄。

當時他剛返回,就見到這傻鹿踢踏著一對前蹄,敲打在護欄上,破了個口子。

也不管對方聽不懂,總之陳嶼怒搓鹿頭後便開始教訓。

順帶還能化開心中的些許鬱悶。

入山的結果差強人意,野菜收穫了一些,但現成的凹地冇能找到合適的,最後決定自己挖一個,就落在菜園邊上。不過會往上靠攏些,那裡有些碎石坑,不大卻也足夠。估計最後池塘會有大半都倚靠在石壁上。

到時隻需稍稍翻修一下,就是個天然的蓄水池。

“聽懂了嗎?”

呦~

“嗯,孺子可教,聽懂了就好。”

呦~

啪嗒!一對蹄子落下,終於還是將護欄踩在腳下。

陳嶼:“……”

梅花鹿卻不管這些,高高興興,理也不理身前這隻嘀咕了半天不知道在說什麼的兩腳獸。伸長了脖頸後,對著一簇妖豔桃花就要狠狠咬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