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座宮殿裡所有人,都能毫無顧忌的算計看輕她,對她抱有敵意。

漪蘭夫人溫柔地看著女兒,“我自然是心疼的......”

“那您和君主,為何還會放任她流落在外?”蘇和的視線,透出了一絲犀利。

中心城冇有秘密,能夠瞞過王座之上,那位高高在上的君主。

更何況事關自己唯一的女兒。

蘇和不信,那位君主不知道,那個陷入昏迷中的,不是自己的女兒。

或許他早就該察覺到了。

若那個人,真的是雲傾,這對夫妻,怎麼會那麼輕易,將對方交於他照顧?

除非一開始,他們就知曉,那已經不是他們的女兒了。

他們知道,卻還放任,雲傾流落在外,長達一年時間......

如果他們能夠早點兒告知他真相,雲傾的心,也就不會徹底落在北冥夜煊身上。

漪蘭夫人眼底閃過絲什麼,“蘇和,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不要跟著傾傾胡鬨,不該你們調查的事情,不要去觸碰它。”

蘇和視線落在漪蘭夫人臉上,溫柔中透著犀利,“您指的是什麼?”

“很多方麵,”漪蘭夫人靜靜地與他對視,眼睛裡透著幾分包容,“那個曾經最疼愛傾傾的人,薄修堯,還有......她喜歡的男人......”

蘇和沉默片刻,忽然笑了,“夫人,您說的,那個最疼愛陛下的人,指的是......被陛下親手斬於刀下的那位嘛?”

漪蘭夫人美豔的眉眼,裹著幾分淩厲,“不要讓傾傾去調查關於他的事情,除了讓她傷心之外,不會再有第二種結果。”

“可是陛下想知道,”蘇和語氣溫柔,“如果不給她一個答案,她這一生,都將活在愧疚中。”

“您知道嗎?在京城的時候,她曾經用自己的命,去換取這個答案。”

“夫人,即便如此,您和君主,還是選擇瞞著她嗎?”

漪蘭夫人氣息緊了一瞬,溫柔地說,“傾傾還是個孩子,她才十九歲,我與她的父親,都希望她能......永遠這般單純快樂下去。”

她可以經曆挫折,經曆失去,但她的內心,永遠都會像一顆灼熱的小太陽一樣,不會沾染上陰霾與黑暗。

蘇和眼眸暗沉。

漪蘭夫人提了那個人,提了薄家,提了北冥夜煊,唯獨未曾提過......

蘇和思索了片刻過後,忽然就釋然了。

有那位君主在,絕對不會有關於雲聽瀾的任何隻言片語,傳入漪蘭夫人耳中。

漪蘭夫人知曉雲傾在京城所有的經曆,但這其中,絕對不會有關於雲聽瀾的。

蘇和笑了下,“夫人,陛下已經長大了,她有自己的人生。”

“而我......隻會忠於陛下。”

漪蘭夫人看著蘇和。

雲傾不會放棄調查她想知道的人和事,而蘇和......隻會幫著她。

漪蘭夫人眼神有一瞬間的恍惚。

她不知道該欣慰於,雲傾有這樣全心全意為著她的夥伴,還是該擔心,蘇和會因為這份感情,做出對女兒不利的事情......

漪蘭夫人輕聲道,“蘇和,感情的事情,兩情相悅永遠都是最重要的,勉強不得,你......好自為之。”

蘇和一直帶笑的臉,忽然就不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