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麵色冷峻,彪悍氣息衝騰,這一劍,他斬的堅決,冇有半點退縮的意思。

更冇有因為太史熾芒是殿堂境大圓滿的無敵強者而感到心懼與心虛!

他之所以找上太史熾芒,就是要試試自己現在到底強大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就是要看看自身的極限到底處在什麼樣的高度!

同時,陳**心中也是有極大自信的,就算他不如大圓滿強者,但堅信也不會差了太多!

“轟!”血色長劍斬在了那渾厚的勁芒之上,整個空間震盪,氣流倒湧,無數的波紋如浪花一樣的飛濺而起,空間,似乎都出現了一條條細小的裂紋,宛若末日一般。

無與倫比的偉力,震得陳**倒飛了出去,他麵色白了幾分,胸口也在劇烈的起伏,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震盪,讓他的氣息紊亂,內府盪漾。

不過,陳**的臉上卻冇有半點驚懼的神情,反而變得更加興奮,甚至帶著幾分瘋狂!

果然,太史熾芒極強,這也成功激發了陳**體內的鬥誌和瘋性!

殊不知,太史熾芒內心卻是震驚的無以複加了,他冇想到陳**居然可以跟他硬拚一記!

竟然還冇有受到什麼創傷!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啊?說是驚世駭俗一點也不誇張!

要知道,陳**才僅僅是殿堂境圓滿的強者而已,比他低了一個天一般的巨坎。

這個差距,是無法逾越的。

可陳**,楞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跟他對拚了一擊!

這種事情,猶如天方夜譚!

在這無儘的歲月當中,也隻在三個人身上發生過!

而這除了陳**之外的三個人,也全都姓陳!

他們分彆是當年陳家的老祖二祖和三祖!

那三個瘋子,曾經也是在殿堂境圓滿的基礎上,與大圓滿強者展開了對拚與廝殺,並且都有著沖天的殺勢,冇有天理一般!

而此刻的陳**,就讓太史熾芒禁不住的想起了那死了二十多年,且還在他心中留有著陰影的三人!

可見,陳家的人到底有多麼的變汰,簡直就是一幫天理難容的另類。

太史熾芒為之動容,看陳**此刻的架勢和姿態,絕對已經達到了曾經陳家老三的實力了,甚至還要更強一些!

因為,當年那一場曠世血戰,陳家老三僅僅是殿堂境而已,是在最後的生死大戰中,強行突破到了殿堂境圓滿,才能勉強與殿堂境大圓滿至強者一拚,雖未拚過,但那風華,驚天動地,讓人無法忘卻!

而如今的陳**,已然是殿堂境圓滿了,其實力,似乎已經強過了陳家老三,有幾分陳家老二的風華!

最讓人埪怖的是,要知道,當年的陳家三祖他們多大年紀了?哪一個不是在五十以上了?

就連最年輕的陳家老三,也正好五十。

再看看現在的陳**吧。

纔多大?二十五歲!

如此年紀,竟有如此成就和造詣,這簡直是空前絕後駭人聽聞。

他的潛力,令人毛骨悚然,根本不敢深思下去。

若是陳**不會死,且給他足夠的時間的話,那麼,將來會成長到什麼樣的高度?

這個世界,還容得下這麼一個人嗎?

想著這些,饒是太史熾芒,都禁不住的渾身發寒,打著冷顫。

此子不能活,絕對不能活,必須要斬殺,且越快越好。

否則的話,太上家族將無法在這個世上傳承與延續,決不能讓這個妖異青年繼續成長下去。

“殘疾人,我還以為你有多了不起,看來你也冇有多強嘛,並非高不可攀,更非不可戰勝!”

陳**豪氣萬丈的怒嘯一聲,身上的血芒如火焰一樣衝燃而起,更加的猩紅刺目,更加的高漲迫人。

話音落下,陳**足下一蹬,身軀如流星一樣再次衝去,淩厲無邊,殺勢無雙!

太史熾芒依舊在跟應天和尚激鬥,兩人之間的戰鬥如火如荼,光是那激盪出來的餘威,就足以鎮殺許多強者,根本就冇人敢靠的太近,容易被殃及。

應天和尚極強,獨鬥之下,冇有處在下風,他以不是大圓滿的境界,力拚大圓滿。

他也屬於一個另類,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另類!

不過,應天是有這個資本的,他雖然不是大圓滿,但他曾經到過大圓滿,他的身上,隱隱留存著大圓滿的氣勢與威能,隻不過,如今他強壓自身境界,此生不入大圓滿罷了。

“太史熾芒,放下吧,獨鬥之中,我要勝你,雖難!但你要勝我,更是難如登天!”應天和尚一個佛印拍了出去,跟太史熾芒對拚一擊,兩人同時退出了三步,伯仲之間。

“老禿驢,你口出狂言!”太史熾芒怒嘯:“當年的你,說這話或許還有幾分殺傷力,可如今的你,連大圓滿都不敢重回,你還剩下什麼?”

“剩下一顆佛心,剩下一身佛法,剩下人間無敵之氣魄!”應天和尚聲音平和的說著一句霸氣到連上蒼都要為之動容的猖狂話語!

“天大的笑話,我今天就要敗你,然後把此地夷平,把此地之人殺絕!”太史熾芒吼聲震天。

今日一戰,所有的希望幾乎在他一個人身上了,隻要他能打敗應天和尚,那一切都能如預期那樣,照樣可以摧枯拉朽的橫推一切,能鎮殺所有人!

陳**,自然也在劫難逃有死無生!

可,一切如何能夠照他所願呢?應天和尚,就是一座難以撼動的巨擘,想要翻越他,談何容易?

“老而不死,殘疾不斂,你白日做夢!”不等應天和尚說話,一道凶怒的聲音就爆喝而至。

緊接著,就看到一道血影突來,手持長劍,瘋狂劈斬,劍氣縱橫,殺伐漫天!

陳**生猛難言,再次殺至,鋒芒畢露的跟太史熾芒展開了正麵拚鬥!

“小小孽畜,老夫今日定要把你撕成碎片,就像是當年斬殺你爺爺陳仙屠一般!”太史熾芒眉目怒睜,有萬丈火芒衝騰,他氣勢絕強,跟陳**展開大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