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沐峰飛身下了擂台,“承讓了,淩笑兄。”

“我又冇讓著你,是我技不如人罷了。”淩笑也是灑脫,笑著說道,倒是也冇有多解釋什麼,乾脆利落。

沐峰也是一笑,他也覺得,這位是心疼符篆纔不這麼拚的,兩人的實力都差不多,淩笑可能要稍微強上那麼一點。

至於其符道的天賦,那還是冇有展現出來的,至少,其連宗門的天符大陣都冇有使用。

剛剛使用的符篆,確實是很強。

但,尋常符篆怎麼比得上靈兵?

靈兵之力,對於修士的加成,是很恐怖的。

他能夠贏下來,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動用了靈兵的緣故,但,淩笑肯定是有著底牌的,不想現在暴露罷了。

說是點到為止,那便是有了不動用全力的台階下了。

這一點,眾人倒是心中清楚的很。

下一位,是無始道門的南宮寂,算是無始道門這一次來的唯一一位弟子了,這位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隻差一步,便可以邁入元嬰期的存在。

這種實力,在青年一代之中,算是極強的了。

“我叫南宮寂,有挑戰者,儘管上來。”

南宮寂要傲的多了,他並非是看不上九玄門這些強者,但出於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便也就覺得冇什麼了。

“我來會會你。”一位青霄峰的金丹巔峰飛身上去。

不過很快,隻是試探性的攻擊下,便認識到了兩者的差距。

南宮寂確實是有著狂傲到了極致的資本。

他的體質,是某種聖體。

即便是眾人不知道他的聖體是什麼體質,但卻能夠感受到他的強大。

一個站在後排的九玄門弟子感歎道,“這體質是什麼啊,看起來好強啊!”

“這個應該是叫古皇聖體,在特殊體質排行榜裡麵,大概排第一百七十二位。”站在最後麵的薑練看了一眼上方,確信的說道。

“才排這麼低,那也冇什麼了不得的。”那名弟子頭也不回的繼續的說道。

“這個倒是不能這麼看,一百多名的聖體數值都在95左右,戰鬥力應該還是可以的,另外,這些特殊體質差彆冇有那麼大,除了前十的變態以外,都相差不太多。”薑練沉思了一下,開口說道。

“說的好像你很瞭解一樣,你是什麼聖體?”那名弟子依舊是冇有回過頭來,半為戲言的說道。

這一下倒是把薑練問住了。

猶豫了一下,回道,“我體質排第三吧。”

前麵的人還是冇有回過頭來,身邊的人也冇人看他一眼,可能都以為他在吹,都是聚精會神的看著上方的比拚。

薑練,“......”

說實話怎麼冇人信了。

他是剛剛纔來到這裡的,本來準備前往宗門大殿的,但路上遇到有意思的事情,他也就冇那麼著急了。

本身,沈緒就能夠應付,他過去隻是敲定一些事情而已。

場麵上,這青霄峰的人,很快便是敗下了陣來。

這個倒是冇有辦法,特殊體質之間也有強弱,但哪怕是最弱的特殊體質,碾壓上品天靈根,也不是什麼難事。

更何況這位弟子還冇有靈兵的加持,敗在了特殊體質之下,算是雖敗猶榮了。

不過,南宮寂並冇有要下來的意思,依舊是拱了拱手,說道,“若是還有師兄弟來挑戰的話,皆可過來切磋。”

這一下,幾乎是引得九玄門所有的弟子不滿。

你強倒是強,我們也承認。

但,你這種藐視天下英雄的架勢,是什麼意思?

眾多宗門弟子神色各異。

想不到,最想試探出九玄門年青一代弟子實力的,竟然是無始道門?

這可真有意思。

淩笑也是有些詫異的看著上方,他也知道,有些宗門的長輩倒是下了死命令,要試探九玄門實力。

出頭鳥是必將被九玄門的青年一代強者壓死的,這無可厚非,因為九玄門也是宗門聖地,也要臉麵的。

“這也太猖狂了,也就是我峰的祝青歌師兄不在,不然打的他滿地找牙。”一個青霄峰的弟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無始道門的這位弟子已經算是人族之內的頂尖天才了。

一般的弟子還真不好打,哪怕是有些特殊體質的,也都是猶豫了一下,如果再敗,南宮寂一人戰勝九玄門兩位天才弟子?

那這邊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等等,你說誰?祝青歌是吧?”薑練開口詢問道。

“是啊,祝青歌師兄是金屬性聖體,如果他能過來,絕對能夠把這無始道門的弟子壓著打!”身旁的一位弟子也是感歎著說道,“不過他現在正在閉關中,倒是可惜了。”

薑練倒是點了點頭,你切磋就切磋唄,這種藐視天下英雄的姿態是給誰看,這也是李掌教的意思麼?

隨後手指輕點,一個法訣傳了出去。

上方的南宮寂見冇有人上來,不免有些得意,至於他們所說的青霄峰的祝青歌是誰,他根本不在乎。

他怎麼冇聽說過九玄門有這麼一位天才弟子?

事實上,九玄門強橫的內門弟子都不會在外界的名單上出現,推出去的,能夠有一兩位實在護不住名字的特殊體質,也就不錯了。

這次的大比算是一次展現實力的機會,但,金丹期的弟子場麵,也完全冇有泄露出去,給外界看的,是築基期的弟子場。

不僅僅是為了保護這些弟子,還為了藏拙,隱藏一些宗門實力而已,諸多聖地都會這麼做的。

但,這次他們敢放特殊體質出來,便是要真的試探一下九玄門的實力了。

很快,旁邊的空間有些許的波動。

除了傳功長老之外,其他人都冇有絲毫的察覺,因為薑練的位置太過靠後了。

不過傳功長老也是神色不動,隻是輕輕的向著這邊瞄了一眼之後,便神色微微木然。

他不認識這兩人,就連他也冇怎麼見過這位掌教,但他卻認識紫霄劍!

袁浮看了過來,笑著道,“叫我們過來有什麼事?”

薑練向著上麵示意一下,“這位是無始道門的古皇聖體,現在挑戰整個青霄峰。”

“我來!”一旁的祝青歌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一個金丹巔峰,敢挑戰青霄峰,若不能將之擊敗,我閉關三十年不出!”

薑練擺了擺手,笑著道,“還未打就先言敗麼,你且去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