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那你給我重複一下我剛剛說了什麼?”

“老師父說,築基初期是在打基礎,築基中期同樣也是的,隻不過不同的是,築基初期要固本培元,築基中期則要引靈氣入體,洗刷體內的汙濁。”小娃娃一板一眼的說道。

前方的長老頓時撫掌大笑,“真是孺子可教也,你還有其他的問題麼?”

“嗯......暫時冇有了!”小娃娃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

隨後小娃娃向著長老躬身一禮,然後坐下。

規矩二字,在他的身上提現的淋漓儘致。

長老開始詢問其他人,並且一一的耐心解答。

眾人倒是有些羨慕這樣的授課方式了。

事實上,在薑練執掌仙門之後,還設有專門的長老講授陣法,丹道,器道的。

雖然是選修,但,每次開授,都是人員爆棚的,金丹期以上,符,陣,丹,器,這幾個基礎方式都要合格,才能繼續待在內門,不過,可以重修,倒也不是什麼大事。

這些不僅不會拖累他們的修行速度,反而於修行有益。

九玄門出去的弟子,不一定非要全能,但一定是樣樣都懂一些的。

三聖宗的姬天羽笑道,“我觀這小娃娃言行舉止,以及修為,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子弟,敢問其尊名諱?”

不僅僅是其他宗門,九玄門也會收入進來一些強者的子嗣和後裔,因為其本身實力和天賦就不錯,天賦又是可以傳下去的,下一代也不會差到哪去。

更遑論是在九玄門這等大宗門修行,大部分弟子的後來造詣,都會超過父輩。

顧歡也望了那孩童一眼,隨後笑道,“這是紫霄峰景瓊師叔的親傳,其父輩,是丹霄峰首座朱南幽師叔。”

眾人瞭然。

紫霄劍仙景瓊的親傳嘛,那自然是不會差了。

傳聞景瓊首座的修為已經是無比的接近元嬰後期了,隻要再突破,就能夠堪比大多數的聖地掌教了。

修行不過三十餘載而已,這種進境,足夠讓天下的聖地強者汗顏。

如無意外的話,恐怕又是一尊恐怖至極的九玄門絕代強者。

甚至,在外界傳聞,九玄門的初祖,當年資質驚才豔豔,也用了五十多年,才達到的這個境界。

至於當世的第一強者薑練,就更不用多說了。

也是用了七十多年,纔到的元嬰中期。

哪怕是上一代的沈破天,也不過如此而已,甚至如果這位在三五年內突破了的話,那就是打破了沈破天的記錄。

是以,冇有人敢小看景瓊,這是在天賦上,足夠讓無數人仰望的存在。

至於朱南幽,他們雖然不太清楚,但卻也知道,這位首座是九玄門掌教至尊的師弟,實力恐怕也是深不可測的那種。

並且,朱家出過九玄門的掌教啊!

也就是這位小傢夥的祖父,曾經也是俯瞰東域的絕代強者之一。

小傢夥的祖母,是無始道門上代聖女,如今的太上。

這個資曆和家世,足夠讓人仰望了,讓人不重視都不行,標準的仙三代!

如此,還極為好學,恐怕前程不可限量啊!

“原來是有著家學淵源,怪不得小小年紀,有如此修為,倒是讓我等汗顏了。”太上道的無月開口,笑道。

緊接著,無月又是開口,依舊是笑著,“既然到了演武場,我們何不切磋一番,也讓我等仙門弟子,見見九玄門作為當世第一大聖地的實力。”

“這,也好吧,不過,既然切磋,自然還是不能以勝負為重。”顧歡猶遲疑的說道。

“這個自然。”眾人皆是答道。

話雖如此,但卻都是不以為意。

哪怕是切磋,也都是代表著各自的宗門。

不能爭一時的勝負,那切磋還有什麼用?

顧歡取出傳訊符篆,輕輕的催動。

很快,眾人便看到,天空中便見到烏壓壓的一片,一道道的禦劍人影,向著這裡走來。

眾聖地弟子,“......”

顧歡,“......”

他可是就讓每峰挑選幾個天才弟子過來啊!

這是什麼陣仗?

宗門大比?

不對,宗門大比,都冇有這麼積極的吧?

很快,眾人落地,先是向著外宗的弟子們躬身一禮,這些弟子自然也不敢怠慢,紛紛回禮。

顧歡輕輕的掃了一眼,倒不能算是宗門內的天才弟子儘出,但,至少是所有內門的親傳都來了。

有長老的親傳,有首座的親傳,總之,每峰大概有十幾個人。

這黑壓壓的一片,就是一百多人。

也不分彼此的站在一起,五顏六色的服飾,讓人眼花繚亂。

顧歡輕輕的咳了一聲,說道,“楚師兄你們這是做什麼,無月兄他們隻是想要切磋一下。”

紫霄峰為首的楚師兄大笑道,“這不是要他們挑嘛,想要什麼修為的都有,這樣一來公平一點。”

顧歡,“......”

諸聖地門人,“......”

他們算是看清楚了,這九玄門算是極為團結的了,他們這一群人雖然看起來來勢洶洶,但卻都是為了宗門著想,也無可厚非。

“老朽不才,就做個見證如何?”那位太霄峰傳功長老笑著問道。

諸聖地門人皆是應了下來,“自然是求之不得。”

“你們是十一個人,九玄門這邊,就先按九峰,每峰一人如何?”傳功長老笑著說道。

不得不說,傳功長老慈眉善目的模樣,親和力爆棚,眾人都是不由自主的信賴他的話。

十一位青年一代的強者,諸聖地幾乎是每個聖地兩位弟子,隻有無始道門帶來一位而已。

敲定之後,傳功長老開始報人數了,“首先,是這位吧,修為,金丹後期,神霄峰的弟子誰來?”

很快,一名金丹後期的弟子出列。

那人微微皺了皺眉頭,之後說道,“可以不用拘泥於實力的,金丹巔峰也可以。”

“不行的。”傳功長老搖了搖頭,“我九玄門哪怕是輸了,也堂堂正正的,不會做以大欺小的事情。”

眾聖地弟子都是肅然起敬。

果然,九玄門作為天地間的第一大聖地,不是冇有道理的。

光是這種凝聚力,已經是拔尖了,再加上這種氣度,無愧於第一仙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