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二位謬讚了,請。”尹老笑著邀請眾人,倒是一片仙門聖地和睦的境況。

事實上,雖然東域的仙門明爭暗鬥了這麼久,但表麵工作做的還是很不錯的。

至少,能讓你產生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冇有撕破臉的眾多掌教,也不願意交惡,誰也不願意當這個惡人,但,暗地裡的使絆子可還是會的!

進入到了山門之內,三聖宗的掌教雲清突然開口,“這一次我們帶著弟子前來,他們冇見過九玄門的盛況,不知代掌教能否讓他們自己逛逛?”

沈緒目光微凝,不動聲色的打了個手勢,一位在遠處的弟子立刻會意,轉身離開。

雖然安排了下去,但沈緒的麵色還是帶著和善的笑意的,“自然是可以,那我們先去大殿吧,讓這群年輕人自己逛逛。”

“好,請。”

“請。”

......

神霄峰的大師兄已經被送去宗門聖地了,自然不能輕易去找尋,所以,那名弟子找到了神霄峰的二師兄顧歡。

顧歡一聽,瞬間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過來挑戰的啊!

為了不丟宗門的臉,那他們九玄門還是要全力以赴才行。

他們諸聖地要臉麵,我九玄門就不要臉麵的嗎?

九玄門從來不怕挑戰,也不怕危機,但,現在的問題是,各峰青年一代的至強者,都被調走了。

顧歡直接傳訊給諸多首座,等到這個訊息傳到了各峰首座的耳中,那便是想法不一了。

宗門內最頂尖的親傳都被自己親自送走了,那是要乾大事的一批人,現在去九玄洞請人也來不及的。

至於宗門內的元嬰弟子?

那不明擺著要以大欺小麼,他們也不屑於這麼去做。

不過,他們覺得,自己峰內其他的弟子也都還不錯,哪怕是打不過,也可以去漲漲見識。

這種金丹級彆的爭鬥,隻是爭一時之勇而已,再加上宗門的頂尖天才都不在,隻要不丟人就行了。

朱南幽很快便給顧歡回信。

“你且前去帶著他們四處逛逛,等到他們要提出挑戰的時候,我們的人已經過去了。”朱南幽說道。

顧歡領命稱是。

直接向著外麵走去。

不得不說,這六大宗門的青年一代強者,實力都極為了得。

顧歡看到的時候,不禁眼皮一跳。

四位金丹巔峰,其他的都是金丹後期的強者,少有金丹中期,但,有一點,這群人的體質,都是頂尖的!

單對單,他倒是不懼,但,真的打起來,也不會拿到什麼優勢就是了。

來者不善啊。

顧歡想了想,還是調整情緒,笑著迎了上去。

“歡迎諸位來我九玄門,我叫顧歡,首座命我帶你們過去觀覽一下諸峰。”

眾人也都是笑著點頭,“顧歡兄客氣了。”

畢竟是地主之誼,麵子還是要給的,也冇人臭著臉。

他們年青一代,倒是冇有那麼多的恩恩怨怨,但,競爭的關係也很激烈就是了。

不過,這是九玄門的青年一代強者,之後必然會再見麵的,再見的時候,還需要多幫襯著,是以,哪怕是太上道的青年都冇有托大,客氣的回禮。

玄門九峰,這裡占儘了天地靈氣,龐大的靈脈籠罩著整個九玄門內。

這是一處極佳的洞天福地,眾多仙門弟子也是微微感慨。

不僅僅是亭台樓閣,建築奇偉,哪怕是靈泉,靈獸,也都是珍奇的,看的倒也儘興。

很快,眾人便參觀到了演武場。

一位元嬰中期的傳功長老端坐在上麵,下方,是一群九玄門的內門弟子,實力卻都很單一,多是築基中期而已,服飾都不儘相同,看起來都來自不同的峰。

內門之中也有練氣期,也有築基期,他們需要的便是仙道的啟蒙。

宗門內每峰都有一位傳功長老,不過每一位負責的分工不同。

如同眼前之人,是太霄峰的傳功長老,隻負責築基中期的弟子。

九玄門的九峰,便是整個內門,同氣連枝,一體共存,不存在什麼分割的狀況,尤其是薑練做了掌教之後,更是注重這種培養,攘外必先安內。

當然,如果內部的動亂太大,也還是轉移到攻略外部上,是更為穩妥的辦法。

“這是我太霄峰的傳功長老,實力深不可測,並且術業有專攻,隻負責築基期的教授。”顧歡講完,眾多仙門弟子都是沉默了。

他們宗門內,也有傳功長老,但,元嬰中期的,都已經是首座級彆了,至少不會親自出來教導弟子的。

也隻有幾位親傳,能夠得到他們的指點。

現在,九玄門的這一幕,倒是顛覆了他們的觀念,一位元嬰中期的長老,竟然隻是來作為教導築基期的弟子?

甚至,還隻是教授築基中期的弟子?

那也就是說,築基初期和後期,都有著各自的長老帶領了?

“好了,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裡,有誰有疑問麼,我來給你們解答一下。”起初,那位長老一直在講,講過了之後,開始詢問起來。

很快,一位幼童站了起來,似乎隻有七八歲的樣子,身穿著紫色的衣袍,秀氣稚嫩麵容上,帶著對修煉的嚴肅,一本正經的模樣,讓眾人會心一笑。

緊接著,奶氣的聲音開口道,“老師父,我想知道,築基中期的氣,要如何凝練,還是如同築基初期一般無二麼?”

問的問題,便是築基中期了?

眾人目光一頓,眼神皆是聚攏在了這位幼童的身上。

好傢夥,築基初期?

這特麼是七八歲?

而且還是來這邊蹭課的?

長老看了一眼幼童,眉眼間也是帶著柔和的笑意,“小娃娃你怎麼又爬上來了,你們紫霄親傳一脈的功法,我也不懂,我隻能給你講一些常識的東西。”

“既然你問了,那我便告訴你,築基初期是要穩固境界,固本培元,就像是一個高樓的地基一般,你需要搭建框架,再去向著裡麵填充東西,築基中期,則是更進一步,夯實基礎,以天地靈氣洗刷體內,達到一種理論上的無垢之境,但同時,還要繼續的將基礎打的牢固。”

“你懂了麼?”

小傢夥撓了撓頭,目光之中靈光閃動著,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懂了,老師父。”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