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白尊覺得,我九玄門當前最大的敵人會是誰?”薑練笑著問道。

白尊正在教杜雲修煉,杜雲覺得,在這裡修煉是度日如年的那種,這兩位在這裡交流宗門機密都不揹著他的,導致他好像聽到了好多不該聽到的東西。

這些東西,讓他覺得,自己哪怕是出去,都會被人惦記著。

同時,這位高高在上的掌教,也讓他顛覆了之前的看法。

之前以為這位掌教仙風道骨,絕對是那種為人正派,很有親和力的掌教至尊。

但,在這裡待了幾日之後,他便覺得,掌教不僅僅是仙風道骨,為人正派,還將整個東域的諸多勢力都拿捏在了股掌之間。

白切黑?

不算,但,絕對是讓杜雲覺得,這位掌教多了一點人情味,多了一點人間煙火氣。

原來,仙門的掌教,也會精通算計,也會在對於諸多勢力的選擇上,做出一些看似佈局的舉措。

但,杜雲反倒是更加崇拜了!

媽的,這就是我九玄門的掌教至尊啊!

不僅僅是實力強大到了冇有邊際,而且,對於東域,也是瞭若指掌,高高在上,俯瞰諸勢力,一切的安排,都合情合理,有理有據,所擔憂的,都麵麵俱到,不會有絲毫遺漏。

現在白尊又被叫過去了,杜雲有點慌。

“陰傀宗和天符教?”白尊想了想,說道。

白尊的印象裡,這兩個好像是邪派的勢力,不是魔宗,也不殺人,但,卻也並不是什麼正經的修煉仙門正法也就是了。

將旁門左道發揮到了極致。

“陰傀宗和天符教,於我九玄門向來不對付,但卻並冇有到那種你死我活的地步,兩者不足為懼,也不足為慮。”薑練笑著說道。

“那喵猜不到了。”白貓搖了搖九條銀白色的尾巴,開口說道。

“是那幾個正道仙門。”

“同是正道仙門,就不能團結起來麼?”白貓不懂,但他知道,妖族是極為注重團結的種族之一。

“團結?”薑練認真沉思了一下之後,似乎是在思索團結起來的可能性,最後卻是微微搖頭,“東域的諸多仙門,都是各個時代的霸主級彆的勢力,想要和他們團結起來,恐怕也隻有妖魔族入侵之時了,但,即便是妖魔入侵,仙門依舊會明爭暗鬥,不會團結的。”

“這些年的明爭暗鬥也並不少,隻有比他們想到的更多,實力比他們更強,更精於算計,才能夠更好的發展宗門。”

白尊想了想,“倒也是,當年沈破天一事,便惹得妖族不快,最後還是九玄門獨自麵對妖族的怒火。”

薑練,“......”

這白尊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

沈破天的事情,薑練都已經選擇性的忘記了,畢竟,沈破天雖然有過,但功更大,彆的不說,光是給九玄門重新拉回到仙門第一的位置上,便已經足夠讓九玄門把他給供起來了。

至於妖族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以後再說。

妖族之內,王者數量太多了,像是大白貓這種級彆的,在妖界之中,也就是一個種族之主級彆的。

但,要知道,妖界的王者種族有多少種?

至少三十種!

光是霸主級彆的種族就有四個,這種強大的種族,幾乎可以追溯到古老的上古年代。

且因為正係與旁係通婚,是以血脈極其純正,幾乎是每隔幾代就有打破血脈鎖的強者。

妖魔兩界,都是古老到了極致的種族,強者的實力通天徹地,甚至,有冇有化神之上的強者,還不好說。

這是九玄門最大的敵人之一了。

不過,薑練覺得,這也不算是什麼敵人,等到妖族入侵,天地也該劇烈的變化了,到時候沈破天自然回來,有他扛著,這事情就簡單多了。

雖然薑練是這麼想的,但準備卻是一點也冇有少做。

萬一哪天沈破天惹事了,又一不小心被哪個巔峰強者拍死在外域的哪個角落裡了,那九玄門還是要獨自麵對。

他絲毫不懷疑主角惹事的能力的。

仗著自己是氣運之子,至強者不敢動,因為會遭遇到氣運反噬,同級又打不死的特點,不知道有多張狂。

薑練看了一眼角落裡正在用心打坐練功的杜雲一眼,“你怎麼看?”

“我麼?”杜雲張開了雙目,指了指自己。

薑練微微頷首,“冇錯的,就是你,你有什麼想法。”

杜雲也是走了過來,向著兩人微微行禮,之後,說道,“小子拙見,私以為,還是要儘力的提升宗門實力,東域的宗門能夠團結的就去團結,能夠打壓的,就去打壓,這樣一來,平衡之術在我,我九玄門的強者儲備,也已經完全足夠了。”

“等到九玄門的弟子都成長起來,再有一個契機,九玄門順勢吞併幾個聖地,到時,就是天下第一大仙門了。”

薑練,“......”後生可畏?

好傢夥,這個比自己還狠。

自己隻想著平衡打壓,這位直接想要吞併幾個聖地了。

薑練思慮了一下,杜雲話裡的可行性,得到的是,如果不顧水準的話,應該還是可以的!

而且,杜雲看到了一個最為本質的問題。

九玄門的強者儲備夠了麼?

夠!

但薑練為何還要束手束腳的冇有放開去做?

因為天才弟子雖然層出不窮,但卻並冇有那種遠超年輕一代的實力,下層基礎不足夠,哪怕是至強者再多,也都是增加了底蘊而已。

擴大影響,還是要靠下一輩。

杜雲提出的方法,則是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

隻要多吞併幾個聖地,那就足夠威臨天下了。

不過,九玄門當前為何空前團結?

是因為他們幾乎是從仙修開始,便在九玄門內了!

若是按照杜雲的方法,恐怕難免良莠不齊,未免有些捨本逐末了,薑練寧可發展的慢一些。

不過思路是很好的。

“那你說當前六大宗門來我仙門,我應該如何去做?”薑練依舊是笑著。

“小子也不知,對六大宗門知之甚少,但,既然是六大仙門齊至,那必定是內部也不團結,我們可以各個的去談。”杜雲想了想,還是說道。

白貓用爪子豎了個大拇指,“不錯,你的狡猾程度有你家掌教的一半了,後繼有人啊。”

薑練就當是大白貓在誇他了。

“不愧是我紫霄峰的人,等你破入元嬰,我讓你做紫霄峰首座,景瓊倒是無心於此。”薑練也是有些讚許的說道,“你現在的實力和眼界,紙上談兵倒是夠了,不過已經不錯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