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靈劍閣位於靈劍山頂,距山下的路途並不長。

隻是,還未到山頂,便能夠感受到一股濃鬱的血煞之氣,空氣似乎都變得腥甜了起來,這一下,就算是兩人也看出了前方的凶險。

走在後方的晏靈脩腳步一頓,皺眉看向前方的薑練,思索了一陣之後,方纔開口,“薑師兄,我有一事不明。”

“講。”

薑練腳步不停,依舊向著前方走去。

“就算是師兄有元嬰期實力,怎敢獨自上山,並且還帶著我們?”晏靈脩聲音平靜,卻帶著疑惑。

以他的想法,就算是那幾位強者都冇有擺平的事,他們過去,除了送人頭,他倒是想不到另外有什麼可以形容現在的狀態的了。

薑練並冇直接迴應,而是開口道,“你太小看九玄門的實力了,作為仙門之首,你猜猜宗門有多少巔峰強者?”

晏靈脩猜不出來,沉吟了一下,隻是說道,“我聽聞九玄門的掌教是踏入半步化神的強者,為仙道魁首,列於仙門第一。”

“這隻是擺在明麵上的,半步化神算什麼,宗門至少有三位半步化神,所以,不需要質疑宗門的實力,普天之下,也隻有九玄門有《玄清仙訣》這種超品的仙訣傳世。”薑練頭也不抬的說道。

晏靈脩心中震撼。

這一刻,他倒是想起了自己所修的那種似乎頗為強大的仙訣,自己一個雜役弟子尚且能夠得到如此強橫的功法,九玄門內,還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東西,是以對眼前這位薑師兄的實力信了一分。

但也僅此而已了,晏靈脩是真的很難想象,這一次是否能活著回去。

不過,若是他能夠活著回去,並且能夠幫上一些忙的話,那麼,宗門內對他的偏見,會少一些。

他的心裡仍然堅信,隻要是能夠在九玄門內引起那群高層得重視,便能夠修得大道,哪怕是他身具一些魔族血脈,也無非要下比其他人多幾倍得功夫而已。

儘管他現在還是個雜役弟子,但他對自己有信心。

以前那位想要拿他煉藥得那位魔修老師,不也是誇讚他的天賦超絕麼。

想到那位魔修老師,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弄式的冷笑。

至於沈穹,則是若有所思。

玄清仙訣......

傳聞隻有九玄門的掌教親傳才能修習的。

但,他突然想到,這不是父親以前跟他說過的麼,他說這本仙訣還是他創造的?

一直以來,父親在他的心中都是神秘的存在,現在看來,應該和九玄門有著關聯......

薑練倒是不知道這兩位在想什麼,看了一眼屬性麵板,答疑解惑的報酬到了,又賺了三十功德點,再賺上一些就能兌換低等級的秘法乃至於法寶了,不錯不錯。

不枉他把話題往玄清仙訣上麵去引。

至於要不要讓沈穹也修玄清仙訣,薑練暫時還冇考慮好。

雖然本就是他老爹創造出來的東西,但,要是讓這位這麼快就崛起,九玄門可經不起那麼折騰。

不過麼,想壓製主角還是很難的,走一步算一步吧,如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他的實力恐怕早就能夠擺平了。

“還有什麼要問的麼?”薑練依舊是聲音平淡,卻很讓人心安。

“山下的魔修,師兄為何放任......”沈穹遲疑了一下,問道。

這是沈穹困擾的問題了,沈穹對於魔宗弟子自然是懷著一點排斥的,並且,他不認為留下那群魔頭能夠帶給他們什麼好處,隻有壞處。

“這就是江湖閱曆的問題了,小嘍囉有小嘍囉的好處,他們能給對麵傳遞一些你想讓他們知道的訊息。”薑練笑道。

“留著他們還有用,就暫時不殺了,給他們的靈石中有陣法,能輕易的獲取他們的一舉一動,雖然他們不一定知道高層的謀劃,但卻能通過高層給他們的命令,在我們這邊做出應對和部署。”

沈穹,“......”

晏靈脩,“......”

他們雖然聽不太懂,但卻大受震撼。

尤其是晏靈脩,他覺得自己的心思就夠細膩的了,但卻也不免帶著和沈穹同樣的疑問。

如今薑練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他們心中的震驚卻更深了。

無怪乎這位是敢單槍匹馬過來的師兄呢。

原來是有著這樣的實力和手段的啊!

心中頓時間敬佩不已,也覺得,這一路上,這位薑師兄倒是真的教了他們不少的東西,並且,知無不言!

好感倍生。

天剛矇矇亮的時候,三人出發。

現在,清晨的第一縷晨光灑了下來,三人已經到達了山頂。

即便是實力弱一些的晏靈脩,也並冇有體現出很吃力的樣子,看樣子體能都還不錯。

山頂上,入目的是一片的廢墟,透過廢墟,依舊可見前日的影子,一柄斷掉的石劍直插在幾人的麵前,曾經開宗立派的靈劍閣,早已經灰飛煙滅。

薑練不禁感歎了一下,“這世間,從冇有真正長存的宗門和勢力,都將埋在歲月裡,葬在塵土下。”

“那九玄門呢?”沈穹不禁脫口而出。

薑練冇有回答。

九玄門在當前雖然已經牢牢的占據霸主地位,但天地钜變到來,依舊要進行優勝劣汰。

不去多想。

剛剛踏入山巔的時候,隻是嗅到了一些血腥氣。

但,在陽光出現之後,便有些不同了。

山上不知何時升起了一抹血霧,從四麵八方若有若無的籠罩了過來。

“站在我身邊,不要離開太遠。”薑練輕聲說道。

血霧很濃稠,像是殷紅的鮮血。

直到某一刻,血霧似乎受到了什麼激變,頓時間向著三人籠罩了下來。

一眨眼間,薑練便覺得陷入了另一個時空之中。

入陣了?

雖然對這百年前的絕陣有所耳聞,但真正踏入進來,還是第一遭。

很明顯的空間阻隔,看了一眼身後的兩人,薑練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伸出手。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這是個困陣,並且,陣勢是根據入陣者修為來的,他們有著底牌的情況下,並不會致命。

是以,兩人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陷入了大陣之中。

毫無征兆,似乎在踏入血霧之後,就被阻隔開了,天地間隻剩下了自己。-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