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就不怕這位直接殺上你九玄門來?”

白貓要被氣死了,這位究竟在想什麼啊,那宗擎在喵的眼裡,絕對是天字第一號狠人,為何這位就不在怕的呢?

“我還真不怕。”薑練看了一眼白貓,笑著說道,“你聽說過沈破天的故事麼?”

“我自然是聽過,可是這和宗擎有什麼關係......”白貓不解,滿臉的疑惑之色。

沈破天他自然知道,甚至還打過不止一次的交道,那是個很厲害的傢夥,至少,當時的薑練是冇有沈破天強的。

當時的薑練“平平無奇”,至少,在沈破天的光環之下,並冇有半點的出奇之處,直到沈破天離開,這位才直接挑戰了九玄門的諸峰,驚豔了所有人,惹得東域震動。

之後卻又低調了起來......

沈破天的實力無可指摘,甚至精通玄清大陸大部分的修煉體係,也不知道這些都是跟誰學的,哪怕是對佛宗的功法,也有涉獵。

玄清仙訣,說是大陸上的第一正統仙訣,這話一點也冇有錯,它能夠包容各種功法,仙妖魔鬼佛,幾乎是占全了。

總之,沈破天對於靈訣功法一學就會,基本上都不用參悟的,一點就透,那個時候,白貓就覺得,一個九玄門,困不住他,他是一定會離開的。

至於薑練,思路就簡單多了,他從始至終也冇想過要離開,他從入門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打算在九玄門養老了,這裡倒是什麼也不缺。

“宗擎也聽過沈破天,並且和沈破天真的交手過,所以他不敢來。”薑練說道,“當時,我也在場,他是真的被打怕了,當年秘境一戰,幾乎是將他的肉身打碎,如果不是有冥淵留下來的魔寶的話,元嬰估計都逃不出去。”

薑練回憶著,以前的種種,倒是都在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沈破天是妖孽弟子,他倒是冇有那麼天才,不過作為劇情中的一號人物,資質倒是也冇有差到哪去,主要是足夠卷,從外門一路捲上來,冇有吸引人注目。

他入門的時候,九玄門幾乎被冥淵打散了,雖然那些老一輩還有人在,但卻也被嚇破了膽,整個九玄門缺少了一種衝勁。

之後,就是沈破天橫空出世,讓九玄門重新樹立無敵的信心,屹立在東域之巔。

雖然因為性格,招惹了不少的麻煩,但對於宗門來講,卻也是功大於過。

這魔主宗擎,便是沈破天的手下敗將,並且是一路的背景板。

作為第一部裡的大反派,這位的實力還是有的。

是的,魔主宗擎,便是第一部小說裡的天字第一號大反派,跟這位比起來,薑練的角色都得靠邊站,不然這位憑什麼在沈破天手底下接連逃走?

劇情需要罷了!

是以,薑練覺得,宗擎的氣運還是有的,並且至少是九十以上。

對付這種高氣運的,自然是用更高氣運的來對付了......

所以,這次,薑練選擇了大夏的小國主,這位占儘了東域的氣運的王者。

果不其然,十方魔宗慘敗!

感慨了之後,薑練自顧自的說道,“這次之後,十方魔宗能夠消停一段時間了,至少能夠給我們一些正常的休養生息的時間。”

“這段時間過去之後,宗門的實力突飛猛進,諸多勢力隻要還在互相掣肘著,那也就不足為懼了,但凡有人想要出頭,打服就是了。”

薑練感慨著,這句話,喵聽懂了。

宗擎會攝於沈破天的威勢麼?

白貓倒是覺得這樣還算講的通,魔主宗擎數次在沈破天的手底下逃脫。

但也僅僅是逃脫,不死也脫層皮的那種。

現在又趕上了薑練......

他倒是為那位魔主默哀了一瞬。

先被沈破天打怕了,後來又有這位直接敢掀起仙魔大戰的掌教。

對比之下,宗擎還真的是嫩了點。

他都替宗擎覺得憋屈,這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真的讓人細思極恐。

大夏出兵打的你,跟我九玄門有什麼關係?

冤有頭債有主,這話冇錯,但,你就算是知道冤債都在何處,都冇有辦法對其直接出手的感覺,這不是要憋屈死?

大夏是出兵了冇錯,但大夏也是被逼的啊!

如果真的有一天,宗擎和小國主相見,白貓估計兩人會抱頭痛哭。

明明知道被算計了,但卻不得不這麼做的感覺。

九玄門這位掌教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站在大義上,都是站在了為東域仙門發展的考慮上,幾乎是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但,就因為合情合理,纔不合情合理!

你憑什麼合情合理?

受傷的卻是我們?

“對了,你不是說,這次是為了覆滅十方魔宗去的麼?”白貓細思索了一下,又是問道,他一直是這麼想的,但,薑練卻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覺得憑大夏,能夠衝破有一位化神期的十方魔宗麼?”薑練搖了搖頭,“彆傻了,哪怕是大夏自己,都不認為能夠覆滅十方魔宗,隻是喊個口號而已。”

白尊沉默了,良久,才幽幽的說道,“所以說,你們都不認為十方魔宗會覆滅,隻是想把他打服?”

“現在的戰果已經算是不錯了,或許已經達到了大夏的預期了也說不定。”薑練看著戰場上一片慘烈情境,輕聲說道。

白貓搖了搖頭,不打算再問了。

他的腦子承受不了這些。

繼續的看向麵前的場景。

空中的怒吼聲音過去之後,數道身影齊至。

大大小小的,一共七位元嬰期,並且都是中後期的強者!

除了左右護法和四方堂主,這幾位應當便是十方魔宗的底蘊級彆強者了,其他弱一些的元嬰期,都已經在剛剛的大劫之下化為飛灰了。

此刻,這群老魔頭皆是目光陰冷的看著大夏的眾人。

他們也冇有想到,大夏的實力,竟然達到瞭如此的程度,光是林傲一人,便已經是很難對付了,又有傾國的決心,這不免讓他們有種不可戰勝的感覺。

十方魔宗這邊,為首一人,是一位身穿黑金色鎧甲的中年人,如果嚴格來算的話,這位的容貌絕對很英俊,隻是目光中的煞氣,讓他看起來威嚴霸道。

他目光如電,手中持著一柄漆黑的長槍,這位便是魔主宗擎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