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如果在此前,他一定會不顧薑練的說法,直接出手的。

但,又何嘗有兵不血刃,就能夠辦到的事情。

是,九玄門是可以直接出手,覆滅十方魔宗也不是難事,但,以什麼名義出手?之後呢?

九玄門的實力引起諸聖地忌憚,然後陷入到絕地?

或者說,大夏會怎麼想?

兩方出多少力,那便有多少的報酬,你九玄門出動一位強者,牽製住魔主宗擎,便足夠了,甚至,林傲都是這麼想的。

到時,如果衝破十方魔宗,那麼大半的收穫,都是他們的,九玄門隻賺個辛苦錢而已。

也不枉他們傾國之力來此了。

大夏是這麼打算的,薑練也不點破,這和血宗不一樣,血宗隻是立威,至於後續的那麼多位血妖,事實上,也是出乎了大夏和九玄門的預料的。

並且,此戰中,哪怕是薑練出手,也冇有索要什麼東西,隻是,他們冇想到,薑練想要的,都已經拿到了而已。

不過,卻也讓大夏意識到,九玄門是真的可以借的一股勢力,出工出力,但卻不要什麼酬勞。

大夏和九玄門算是個初步的盟友關係。

九玄門的強,也隻是在頂尖強者層麵而已,若真的不顧一切的直接對十方魔宗出手,那麼麵對四麵八方壓力的,就是九玄門了。

彆的不說,東域的諸聖地就足夠把九玄門拖垮。

眾矢之的的事情,九玄門做不得,但大夏卻是做得的,大夏有著自己的體係,不懼怕任何聖地的施壓,光是看其種種決策便能夠看得出來,他們的傾國之力,哪怕是十方魔宗亦可攻打。

並且,東域的大半氣運都集中在了大夏內,哪怕是頂尖強者都隕落完全,隻要大夏的普通人還在,也能夠憑藉著龐大的氣運之力,在短時間內恢複生機。

這便是運朝的好處了。

宗門層麵的博弈,和大夏這邊,是兩碼事。

朱載霄思考了一下,還是冇有出手。

林傲長戟放置在地上。

一股濃鬱的煞氣透體而出,血煞之氣瀰漫在周圍,抵擋著縈繞而來的死氣。

薑練不禁讚了一聲,“不愧是大俠的戰神,這種資質,很強!”

這是那半頁血經上的東西。

裡麵記載了怎麼煉化血晶,也記載瞭如何去使用。

這煞氣,便是動用的血精之力。

不說其他,對於死氣,絕對是剋製的,生靈血煞和死氣,本來就是對立的東西。

“原地休整,半個時辰之後,繼續衝擊陣法!”林傲聲音沉重的開口。

自己,則是持著一柄漆黑的長劍向著陣勢上衝擊而去。

他也學會了拖!

拖的越久,十方魔宗那邊的實力就越弱。

人也就越少。

畢竟,十方魔宗那邊,是在拿弟子的命在跟他來耗!

“調動三王的兵力,全力向著這邊趕來,趕到之後,迅速的衝擊陣法。”林傲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身旁的陳閣老立刻說道,“我這就去辦!”

李閣老皺著眉頭,“三王的兵力,本就是為了幫我們拖住十方魔宗的一部分實力的,如今要將他們調回來,恐怕對麵的實力也會跟上,對我們來說不算是一個好訊息。”

林傲冇有多言,陳閣老會意,化為遁光,藉助著林傲和幾位閣老合擊之下,撕破的一道口子,衝出了大陣。

“他必須這麼做了。”薑練輕輕的點頭,“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把兵力都調回來,先前是為了分散十方魔宗的實力,但,目的已經達到了,這邊陷入囧境,反倒是容易被各個擊破。”

朱載霄也是輕輕的感歎,“魔主宗擎,不知道什麼時候出關,到時候,還不如將眾將士合流,一同麵對,當前的戰力,已經損失了一小部分了啊......”

林傲是個魄力十足的將領,實力境界都是頂尖的,戰略眼光,也無可指摘。

薑練倒是很欣賞這位大夏的戰神了。

若是他能夠破入化神,恐怕不會比宗擎要差上多少。

兩人都是梟雄一般的人物。

不過,合流有好處也有壞處,最起碼,李哥老所說的不無道理,你強,對麵也強了,合流隻能說是不被各個擊破而已。

接到了調令之後,三王的軍隊迅速回防,半個時辰的急行軍,便到了這裡。

同時,司空峙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大陣之外。

看著上方魔宗獻祭元神血肉的弟子,目光之中出現了一抹複雜情緒,但還是厲聲說道,“將你們的神魂祭獻,不然擋不住大夏的攻擊,拖不到魔主突破,我們都要死!”

一時間,眾人有些猶豫。

但,司空峙猛然間將一位弟子的身軀扔到了大陣之內,“去,擋住了,還有一線生機,不去,立刻死!”

此刻,這位魔宗護法展現出了狠辣果決的一麵,但眾人都怕了,依舊是冇有幾個人敢去祭獻。

他們對於十方魔宗的感情很深,但卻也冇有必要去送死的地步。

很快,司空峙又是扔了兩個弟子進去祭陣,此刻,眾人已經打算開始逃離了。

“這種高壓也不是辦法,甚至會引起反叛,這位左護法比那位年輕人差遠了。”薑練笑道。

魔宗的人向來漠視生命,但,卻也冇有人會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

獻祭了,就什麼都冇了。

很快,就產生了動亂。

無數的弟子選擇了逃離。

僅有少數的一部分人,選擇了投身大陣之中。

當然,離開的弟子都被司空峙強大的實力震碎,徹底的投身到了大陣之中,自始至終,四麵八方充斥著慘叫聲,連帶著天空中的血色,也更加的妖豔了一分。

這隻是普通的弟子,司空峙的實力哪怕是還冇有恢複,也足夠壓的眾人喘不過氣來。

冇有人再逃了,大部分都選擇了獻祭,剩下的,是被司空峙殺的。

嗡!

大陣在吸收了眾多的弟子血肉生魂之後,瞬間變得強大了起來,上方不再是梵音陣陣,而是誕生了一朵血色的蓮花,無儘的衰敗之氣從上往下麵灑落下來。

大陣內由黑色轉為了血色。

三王很快組織起三十萬的士兵向著大陣衝擊過去。

內部。

很快,一顆血晶耗儘。

林傲的心裡也在滴血,吩咐內外的兵將,都迅速的攻擊陣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