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朱載霄跟隨在林傲的大軍之內,隻是將身形隱藏在虛空中,對方冇有化神期的頂尖強者出手的話,他是不會動的。

其他三王的軍隊幾乎是冇有可能打到十方魔宗的地盤的,哪怕是他們有著元嬰期巔峰的王者帶領,也是一樣。

這是林傲自己都知道的事情,自然是不用多提。

因為在其他三路必定會受到十方魔宗的勢力阻截,所以讓他們來隻是去吸引牽製一些十方魔宗的實力。

真正的主力還是在他這裡。

有著一位九玄門的化神期強者,也有著數位元嬰,以及五十萬的大軍。

每萬人,便相當於一位元嬰初期的強者。

如此多的大軍,即便是魔主宗擎破入化神,林傲也有信心將之擊潰,再加上他在前日已經破入了半步化神,十方魔宗再強,也有個限度。

但是很快,就碰到了十方魔宗的大力迎擊。

由十方魔宗的右護法帶領,兩個堂口幾乎是傾力而出。

這算是十方魔中的大半主力了,如此大的陣仗,朱載霄曾經見過一次,那是在百年前,他還隻是一個內門弟子的時候。

九玄門和無始道門聯合,再加上諸聖地的強者,數十萬人,浩浩蕩蕩的。

但也就是那一次九玄門損失慘重,數位宗門師長戰死,冥淵太強大了,超乎預料的強大,甚至於說,諸多化神期的師長,連進入戰場中央的實力都冇有。

最終,還是九玄門的那位掌教以元神祭劍,用紫霄劍這等無上神兵,將冥淵徹底轟殺。

慘烈的場景,依舊是曆曆在目。

那個時候他也陷入了懷疑之中,化神期不是天地間的無敵強者嗎?

為何也會接連隕落?

數千年的壽元,在那一刻化為了泡影,數百年苦修,毀於一旦。

無數的宗門強者隕落,讓整個東域的修仙界幾乎是倒退數百年,那以後,再無化神!

那個畫麵,讓他此生難忘。

他發誓,如果他當上了九玄門的掌教,一定要覆滅十方魔宗。

但很快現實就給了他一個響亮的大巴掌。

因為他悲哀的發現,哪怕是繼任的魔主宗擎,他也打不過。

當今的魔主有多強,他也不知道。

畢竟這位魔主嚴格來說隻是他的後輩而已,交手次數有限,這位魔主走上來的時候,他已經“退位讓賢”了。

他隻知道哪怕是當年的沈破天,數次想要擊殺這位魔主也並未成功。

當今天下能夠與之匹敵的,也就隻有他九玄門的那位掌教了。

那位掌教不能說是很強,他是那種一眼讓你望不到底的感覺,甚至遠比宗擎帶給他的壓力要大。

在宗門強者戰死之後,九玄門的影響力已經算是大不如前。

但,這位在當年沈破天離開之後,以雷霆手段,整頓九玄門,方纔重新使九玄門有瞭如今的威望。

在原書的劇情裡,九玄門覆滅之時,正是他在位掌教,不能說有功有過,而是缺乏帶領九玄門抓住機遇和挑戰的能力,也就是缺少一些魄力。

“朱前輩,我覺得他們在這裡誓死抵抗,應當是要為那位魔主爭取時間突破。”林傲的眉頭緊皺,走了過來說道。

“嗯。”朱載霄隻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這個態度讓林傲摸不著頭腦。

您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啊?

又或者是早就已經知道了,但是根本冇有打算出手?

林傲覺得這是個好機會,隻要打斷了那位的突破,那他們的一路就要順風順水許多。

朱載霄當然不打算出手,儘管他有太極圖這件至寶,相當於薑練親至,這就是兩位化神,但他如今隻是一個人過來,就是冇有必要拚命的意思。

不然的話,三位化神期齊至,哪怕是那位魔主有通天之地,難道還能以一敵三不成?

甚至說,隻要是能為宗門儘力,他們這群老傢夥死不足惜,哪怕是自爆肉身,能夠重創魔主宗擎的話,他們也會去做,給薑練創造機會。

老一輩對於宗門的崇高理想,是他們這群晚輩難以想象的。

隻要宗門能夠長盛不衰,他們怎樣做都是值得的。

從這一點看,朱載霄還算是個比較不錯的掌教,隻是能力不行罷了。

但現在,哪怕是他連薑練的部署都不清楚,他隻是知道,魔主宗擎現在已經不足為懼,薑練想利用十方魔宗來做點其他的事情。

在來之前,薑練跟他談了許多。

甚至還教了他一個功法,給了他幾張高階符篆,甚至還把貼身的至寶交給他來護身。

話裡話外,都是在講一個事情——把命苟住就行,其他的一切,交給薑練來做。

隻是不知道玩的這麼大,會不會玩脫了,畢竟那魔主宗擎也算是一個人物,放任其突破不管,不論怎樣都是有隱憂的。

但那位隻有一句,“你信我麼?”

想想還是算了,隻要相信他便可以了。

他覺得,他無論做什麼都會節外生枝,都是在給薑練小子添麻煩,反倒是不如不做。

天穹之上。

魔主的右護法皇甫恒,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數十萬大軍,林傲在朱載霄這裡冇有得到什麼確切的訊息,也是轉身離開了。

他想要急行軍,但是當前的實力並不足以強行突破十方魔宗的防線。

林傲突然轉過頭來,拱了拱手說道,“朱前輩能否幫助我等快速突破封鎖,不求擾了魔主宗擎的突破,若是能夠將魔宗的右護法擊斃,那也算是斷了宗擎的一條手臂。”

朱載霄並冇有回答,事情上他的心裡也很掙紮,他也想要快速的突破封鎖,覆滅十方魔宗就在眼前了,但他不能那麼做,此次前來的目的,是為了盯防十方魔宗的那位魔主的。

良久,他才緩緩地說道,“我此次前來的目的隻有一個,拖住宗擎,至於其他的事情,都是大夏和十方魔宗的私人恩怨而已。”

得到這個回答,林傲並不感覺到意外。

九玄門是出手了,但卻仍然不想授人以柄,好人壞人都讓他們當儘了。

仙門多苟且偷生之輩,他們把命看得極重,讓他們衝鋒陷陣比登天還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