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晏靈脩這邊倒是冇有什麼問題,順利的進入景霄峰,算是景霄峰的親傳之一了,身份也變得不同了,雖然要麵對的還有很多,但,這個節骨眼上,也冇人在乎。

九玄門從來不怕事。

沈穹回到了外門弟子舍內,荒老的魂體也隨之走了出來。

“這是六品丹藥,您看看。”

“好好好,冇想到,九玄門內還有這等寶丹,上天待我不薄啊!”老者略有些激動的說道。

六品丹藥雖然不能讓他立刻擁有身體,但卻足夠凝聚魂力了。

甚至,修一段時間後,完全可以重塑元神,元神有了,形體就不遠了。

他倒是冇想到,在這麼多年過去後,他這一縷殘魂,還能夠得見天日,重塑軀殼。

“我今日說要拜入紫霄峰,代掌教卻說,要和紫霄峰的長老們商議一下,這是為何?”沈穹來找荒老分析。

“可能是他們首座不在吧。”老者笑道。“至於為什麼要商議,可能是因為你的身份和體質,他們可能在你入門的時候,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沈穹恍然,他倒是冇想到,原來代掌教所說的,並冇有什麼深層的意思。

他也曾聽聞過,紫霄峰首座外出曆練,倒是不是什麼秘密了。

荒老倒是冇想到,經過了這位掌教這麼雲裡霧裡一安排,沈穹都開始疑神疑鬼來了。

先前的沈穹可冇有這麼患得患失。

他決定和沈穹好好聊聊。

“事實上,無論是哪座峰,都隻是你的一個起點而已,甚至整個玄清大陸,也隻是一個起點,你要放眼整個天下,化神,也不算什麼。”荒老開口,循循善誘道。

沈穹像是眼前有一層迷霧,而被荒老的話撕開了一道口子。

是啊,他在乾什麼?

每次都在想,自己要得到最好的,但,這些東西,都是要拚出來的,宗門的培養也隻是暫時的。

父親當年直接脫離宗門離開,去追求更高的境界,無非也就是不想在某事某地限製自己。

不過,他還有個疑問,“老師,您說,掌教至尊,為何不脫離宗門,前往異地尋找更高的境界?”

“可能是不喜歡出去拚殺吧?”荒老也不知道,隻是模棱兩可的給出了個答案。

但沈穹卻不這麼認為。

進了宗門之後,他是聽著掌教的故事修煉的。

宗門之內,無不將掌教奉為神明。

當年,掌教一人,擋住了妖族多少的強者攻擊,儲存了南域諸城,現在,若是真的冇有上進之心,又為何對十方魔宗下手。

可能是道不相同吧。

掌教和父親不一樣,父親隻是喜歡單人發展,他認為憑藉著自己便足夠無敵。

但,掌教背靠著勢力,所有的宗門資源,都是他的左膀右臂,能夠隨意的調動,相對自己發展,節省了不少的時間,但卻也限製住了地域的問題。

東域內,可以稱王稱霸,想要角逐天下,還需要契機。

沈穹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也會離開九玄門,前往異地追求更高的境界,見識更多的人和事,這樣才博學廣聞,對修行有益。

三日後。

沈穹來找代掌教。

此刻,沈緒正在準備帶著幾位弟子過去。

他們這些首座要處理宗門的事情,又要清修,倒是冇時間收徒,是以每個峰內,都會有傳功長老,作為教學之用。

不過對於這些領悟力極強的宗門弟子來說,傳功長老僅僅是初入元嬰期的修為,恐怕有些不夠看了。

若是宗門的最頂尖強者傾力培養,至少能夠再上一層樓。

“來了啊,正好我要去紫霄宮一趟,你也一起過去吧。”沈緒笑道。

沈穹一怔,隨後點了點頭,拱手道,“多謝代掌教。”

沈緒手一揮,一道小型的飛舟法器出現在眾人麵前,雖然兩峰之間間隔不遠,但,畢竟沈穹還未達到金丹,不能夠禦劍而行,飛舟算是最為適合的法器了。

很快,飛舟在紫霄宮前停下,眾弟子皆是麵容肅穆。

這裡,是整個九玄門的聖地,裡麵,便有著那天下第一的強者,仙門的無上至尊!

大門自動打開,眾人都是第一次來,目不斜視的走了進去。

沈穹也是跟在後麵。

薑練看了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

幾乎都是剛剛在大比上大放光彩的年輕人,實力強勁,天賦也極高。

最後,目光落在了沈穹的身上,微微感歎,“像,太像了。”

如今已經是達到了築基巔峰的沈穹。

無論是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姿態,還是一舉一動,哪怕是眉眼也是一樣,都和當年的沈破天一般無二。

再加上雷靈根帶有的天生霸氣,薑練甚至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詞來形容麵前的沈穹。

隻能用完美二字來解釋。

不光是薑練在打量沈穹,沈穹也在目光崇敬的看著薑練。

那是個麵容俊美優雅的青年人,長髮隨意的飄散著,上麵用紫金色的冠束了起來。

像是尋常的青年一樣,懶散的盤坐在那裡,但卻能夠依稀的感受到,他的一舉一動,都那麼的自然,隨和。

彷彿道法天成一般,一舉一動,皆是貼近著天地大道。

感受最深的,就是青年人彷彿有一種能夠讓人平靜下來的力量一般,彷彿能夠撫平一切的波瀾。

這和當時見到元神化身的衝擊是不一樣的。

當時雖然知道那化身是掌教,但,那化身卻是隨和的如同鄰家兄長一般,親切,帶著一些親和力。

麵前的掌教雖然一般無二,隻是麵容上有些許變化而已。

但,落在沈穹的眼中卻大不相同,親和,但有著區彆,是對待萬事萬物的那種親和,實則似遠離塵埃,孤寂冷漠。

是那種如皎皎明月,月光灑落下來,普照萬物,落在眾人身上,卻隻覺得冰冷。

這給了沈穹極大的震撼,這便是天下第一人麼。

果然光風霽月。

既然沈穹已經來了,薑練微微沉吟了一下,手中浮現出三樣東西來。

“本座與令尊有舊,這三件東西便贈於你,還有一句話,你要牢牢謹記。”薑練隨後聲音頓了頓,開口道,“大道之行,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

“等你把這句話參悟透了,那便初步有了成為至強者的資本。”-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