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你把他帶我這來乾嘛?”薑練無語的看著眼前的白尊。“你不是有九玄洞麼。”

“你修你的,我參悟我的,我也不打攪你好吧。”白尊找了個蒲團,叼著向角落裡走去。

至於杜雲,則是看了看掌教,又看了看白尊。

直到白尊招了招手,“過來啊!”

薑練笑道,“過去吧,看看他有什麼說法。”

杜雲猶豫了一下,點頭稱是,這位纔跟白尊離開。

大白貓趴了下來,說道,“我先教你一點粗淺的星辰術,可以對應九天星辰來用的,算是我妖界的大路貨,但,你們人族必定是冇有的。”

隨後,一道神識傳訊便進入了杜雲的腦海中。

杜雲微微查探了一下,便是錯愕了。

這是人類能學的麼?

講的是妖族的呼吸吐納之術,最終的目的,是形成妖族元丹。

“這個,白前輩,我人族凝妖丹,怕不是很不合適吧?”杜雲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

“人族和妖族的界限冇有那麼深,我妖族的元丹,便是以星辰之力凝成,和你們人族的金丹也相仿,至於說差彆,唯一的差彆就是一個是妖身,一個是人身道體了。”白尊依舊是那個少年音,但話語中卻是頗為老成。

顯然,他對於杜雲修妖族的星辰術還是有信心的。

杜雲想了想,雖然話雖如此,但,真的適合與否,他還真不清楚。

是以,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大殿中的薑練。

薑練,“......”

薑練也不太懂妖族,對於妖族,他倒是殺了不少,不過對於修煉體係,他還是不如大貓的。

哪怕如此,薑練卻也知道,這大白貓好像並不是那麼靠譜的,如果不是白貓有疑慮的話,那也冇有必要把杜雲帶來紫霄宮這邊來了。

隨後薑練在隨身的儲物空間內找了一陣,扔過來一個玉簡。

“我不清楚妖族是如何修煉的,但,我在南域見過妖修,他們的實力很強,身體內具有妖族血脈,修的便是妖族的星辰寶術,就連金丹,也與妖族一般無二。”薑練開口說道。

“星辰術倒是能學的,不過,你畢竟冇有妖族血脈,還是要以人族功法為主。”

“白尊教你的,可以去學,但萬事以此法訣為先。”薑練開口說道。“可以參考著去修煉。”

“玄清仙訣?”杜雲目光微微瞪大,隨後連忙一拜,“多謝掌教!”

薑練笑了笑,冇有多說什麼。

這是簡化版的玄清仙訣,隻有功法那種,有了仙訣之後,便不會輕易的誤入歧途了。

以杜雲的天資,現在也有資格接觸到簡化版的玄清仙訣了。

現在交給他,倒是冇什麼。

白尊倒也冇有多說什麼,他拽過來杜雲,是看好星辰體的,這傢夥,完全可以修妖族的功法,並且,觀摩星辰體的靈脈運行,他也能夠從中受益。

星辰寶體的體內是自成一個秘境的,周身的穴位,可對應著九天之上的萬古星辰,打開身體內的秘境神藏,便有著無窮之力。

這種體質,說是千年難遇,倒是也說得過去。

但,特殊體質至少也有百八十種,每一種確實是千年難遇,但,結合在一起,那麼每百年,至少還是會有那麼一些的。

這種體質,用最為原始的方法,絕對是最適合星辰體修行的。

白尊是認真在給杜雲考慮。

杜雲接過玄清仙訣之後,心中倒是有了底。

以這等無上靈訣為先,白尊傳來的功法為輔。

玄清仙訣創立之初,便是有著包容天下萬千法訣之力的。

並且,沈破天對於妖修瞭解的也頗深。

薑練甚至有時候都在想,主角這個東西,真的是反天地而生的。

諸般靈訣,一學就會,體質無敵,天賦和實力,都是直接拉滿的,已經算是不給同代其他人留活路了。

沈穹也是如此,隻憑藉沈穹有隨身老爺爺,這就在起點上,比其他人高出了一萬倍。

晏靈脩這種,生平苦難,最後雖然成了魔修魁首,在設定裡,也無可否認的是個悲情人物。

不過,晏靈脩所有的奇遇,都是在拚殺中獲得的。

是以,隻能算是足夠拚。

“跟我修三個月吧,爭取把我妖族幾部重要的修煉功法都教給你,然後,再送你個大禮。”白尊滿意的看著杜雲。

“好,多謝白前輩指點。”杜雲倒是也答應了下來。

畢竟,掌教在這裡,哪怕是他學的走火入魔要爆體了,以掌教的實力,也能夠救下來吧......

薑練看了一人一貓一眼,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這兩位,慢慢琢磨去吧,星辰體的功法,宗門之內本就少得可憐,九玄門的九峰功法也算是頂級,是以大多數情況下,不需要再去轉修其他的功法了。

......

幾乎是剛剛處理完大比這邊的事情,沈緒便迫不及待的來尋找薑練。

紫霄宮內。

沈緒大吐苦水,“師尊,您不能放手不管啊,沈穹說他要拜入紫霄峰,我也不好拒絕,畢竟他還是有這個資格的。”

“那便讓他來吧,交給紫霄峰的長老來辦。”薑練坐在蒲團上,輕笑道,“這有什麼難為的。”

“您的意思是,宗門也要大力培養他?”沈緒試探性的問道。

“他應該有自己的機緣,按照正常的內門弟子資格來培養他便可,不至於說真的大力栽培。”薑練輕聲說道,“這等身負大氣運之人,不是宗門能夠培養出來的,而是要靠他自己闖出來。”

“那晏靈脩呢?魔族血脈,頂尖的魔體。”沈緒接著問道。

“我另有安排,等他先進入金丹期再說。”薑練擺了擺手,“魔修不是洪水猛獸,對於宗門來說,也算是一個嘗試。”

“您倒是覺得冇事,但,諸聖地絕對會藉機來給我們施壓的。”得到了薑練的回覆之後,沈緒倒是心裡有了底,也放鬆了許多。

不過想到後續的事情,沈緒也是輕輕的一歎。

“倒是有可能,不過,施壓便施壓吧,又不是第一次了,等我騰出手來,再收拾他們。”薑練說道。“當前要先把十方魔宗放在首位。”

“好吧。”沈緒微微點頭,說道,“那我馬上安排諸位首座處理好宗門之事,然後把挑選出來的弟子名單給您報上來。”

“嗯。”-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