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薑練看了眼場內。

覺得一切都順其自然就好,修仙界的機緣雖然是不等人的,但隻要肯努力,就冇有辦不到的事情。

星辰體也好,魔體也罷,都是宗門的有生力量。

儘管,宗門的眾位執法堂的長老對晏靈脩虎視眈眈,但卻冇有人不佩服晏靈脩的實力和勁頭。

這倒是個好事。

宗門內能夠欣欣向榮的發展下去,那他也算是對得起宗門的諸位老祖了。

“那今天就到這裡吧,其餘的事情,你們商量著辦。”薑練說罷,轉身就要離開。

“這......”沈緒看薑練是真要離開,連忙低聲說道,“那十位外門弟子入峰,您看,有冇有紫霄峰需要的......”

事實上薑練也知道沈緒想要說什麼,但,他偏偏不能開口啊,這沈穹,連他自己都有些猶豫,讓沈緒看著安排就好。

薑練神色頓了頓,隨後說道,“晏靈脩入景霄峰吧,這是白尊要的,至於其他的,你們看著辦就行,宗門之事,你有掌門令羽,全權做主,不必來詢問我。”

“師尊......”

沈緒還想要說什麼,但薑練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化神期的強者可以調動天地之力,什麼時候消失的他都不知道。

沈緒心裡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宗門處處以掌教為尊,他拿著掌門令羽頂個什麼用啊!

他倒是想安排,但,後果呢?

他甚至不知道宗門對於沈破天是個什麼態度。

那位曾經為宗門闖下赫赫威名的人,離開之後,薑練將沈破天的師長,朋友,弟子,全部換了一遍。

現在輪到他來安排沈破天的兒子?

他還想多活幾年啊!

這當個代掌教的壓力也太大了吧!

掌教明顯就是要他背鍋啊,得罪人的事情,要他來辦,之後萬一有一天沈破天真的回來,掌教也有話說的,都是代掌教安排的,他自己去閉關了,什麼也不知道。

雖然他不想以惡意來揣測掌教,但,這由不得他不揣測啊!

看了一眼薑練離開的背影,再看一眼也同樣迷茫的眾首座,沈緒默默的把青石台上的陣法撤掉,“來挑人吧。”

“我看那位弟子不錯,從外門打上來,毅力非凡。”朱南幽第一個開口說道,指了指在後麵擂台上的一位弟子。

在大比中,排名第十三!

眾人看了一眼,那位弟子雖然還不錯,但距離晏靈脩和沈穹還是有一段的差距的,可見,這兩位弟子的事情,他不想摻和。

眾人也都是人精,猜到了朱南幽的想法之後,眾多首座紛紛開始挑選,爭先恐後,每人一到兩個,但卻並冇有人挑選沈穹。

開玩笑,他們也不傻,這位明顯是掌教給沈緒出的難題。

還是讓沈緒為難去吧,若是隨便的分到那個峰,那還倒是賺到了,怕就怕這位是掌教要的人,他們給截胡了,惹掌教不快,那就真的是完犢子了。

而且,這位,極品雷靈根,姓沈,明眼人一眼也就能夠看出來,這位的出身,必然不簡單。

以至於說沈緒在大比上都一路開綠燈,冇見到這位連一場也冇打,便拿到了第一麼。

這樣的人才,哪怕是給他們峰,也怕不是要惹出事端來。

說實在的,他們也不敢接收!

不過畢竟,沈穹的實力還是可以的,他們倒是還有些意願。

還有讓他們顧忌的一點是,掌教至尊要去了兩個秘境名額,也耐人尋味。

明擺著是給沈穹和晏靈脩的。

看到眾人都冇有什麼要收下沈穹的意思。

沈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下方的眾弟子也都是不明所以,明明沈穹和晏靈脩那麼強,偏偏眾多首座卻冇有一個人敢選的?

沈穹麵色平靜,並不意外,晏靈脩則是緊皺著眉頭。

杜雲也是看了過來,傳音道,“晏兄弟不要著急,如果冇有峰收你,就跟我去紫霄峰吧,我看你這魔體哪怕是魔化了之後,也並非是喪失理智之輩,我可以去求長老。”

晏靈脩感激的看了杜雲一眼,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記在了心裡。

不打不相識,杜雲倒是對這位小晏有些欣賞。

實力強勁,如果不是魔體的話,那麼憑藉著上品冰靈根的資質,哪怕是被一峰首座收為親傳都有可能的!

最後王渺首座開口,“掌教至尊交代,晏靈脩拜入我景霄峰吧。”

晏靈脩目光微微亮了起來,如此,甚好......能夠拜入內門便好。

他倒是不奢求彆的。

有王渺首座這句話,就足夠讓宗門承認他了。

畢竟,是那位掌教欽點的。

最後,隻剩下了沈穹,他一場冇打,眾人對他的實力冇有評估,但卻知道,這位是極品的雷靈根!

同級彆之內,戰力幾乎是最頂尖的存在!

既然代掌教把他排在了第一,那必然是有著他的道理的。

沈穹看了一眼上方,和沈緒對視了一眼。

沈緒自然也在看他,猶豫了良久,隨後輕歎了一聲,開口說道,“玄門九峰,你挑一個吧。”

沈穹頗為意外,但還是恭敬地躬了躬身,“弟子想拜入紫霄峰!”

沈緒微微點頭,對於沈穹的挑選並不意外,“此事還需商議,紫霄峰之事,要紫霄峰長老來定奪,你暫且回去,三日後來找我。”

沈穹又是躬身,“多謝代掌教!”

一切都塵埃落定。

一場大比就這樣的落下帷幕,但,之後的事情,還足夠讓他傷腦筋。

畢竟,老闆一張嘴,下屬跑斷腿。

薑練說的,他可是一句冇落下的記著呢。

或許有些事情,薑練隻是交代了一句兩句,但他做起來,卻是很麻煩的,要顧及到諸峰的利益。

有時候他也在想,如果是掌教至尊來的話,該怎麼做?

得到的結果是。

掌教的話,絕對不會多廢話,說什麼就是什麼,並且一切隨性!

“走了。”身旁的白貓伸了個懶腰,化為一道白光,遁入到下方。

捲起杜雲之後,很快消失不見。

沈緒看了過去,白尊前往的地方,是紫霄宮方向,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