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是紫霄峰的弟子,杜雲。”沈緒介紹道。

但是哪怕是他不說,眾人也已經知道了。

“我知道他,當時差點進了我們玉霄峰。”玉霄峰主開口說道。“最後還是被紫霄峰搶了去。”

“是啊,當時我也爭過,但,隻能說人各有誌,凡事不可強求。”琅霄峰首座也是輕輕的感歎道。

紫霄峰向來是人才濟濟。

雖然九峰的實力大差不差,但也不知道是汲取了九玄門的氣運還是怎樣,紫霄峰每一代都能有那麼一兩位極強的天纔出現,讓人連嫉妒之心都生不起來。

就比如眼前這位,是上一代的天才弟子,僅僅修行了數年時間,便已經達到了築基巔峰。

而且,這個築基顛峰和尋常的築基巔峰也大有不同。

事實上,大宗門的弟子修行速度都很快,他們甚至有的天纔可以用不到一年的時間,便達到築基巔峰。

這是特殊體質帶來的優勢,也是大宗門悉心培養的結果。

但,就有那麼一群人,不會以極快的修煉速度破入金丹,元嬰,乃至於後麵的階段。

他們知道,基礎對於一個人來說,有多重要。

就比如杜雲。

先天星辰體,這是天地之間的絕代體質,是上古先民觀想星辰日月,來適應演變形成的一種體質。

周身穴竅,天生便對應著周天的星鬥。

這種體質,本可以一日千裡,實力進境可以讓無數人羨豔,卻停留在了築基期五年的時間。

並非是說他毫無寸進,相反,其實力進步的很快,功法仙訣更是一參就透。

但,大部分的時間,都用星辰之力來淬鍊周身穴竅上了。

他並冇有那麼特彆的適合劍修,但卻絕對是適合修行,極為的適合!

“紫霄峰杜雲,這是景瓊師弟的高徒啊,不知道如今的實力如何了,相傳,他已經停在築基期數年了吧。”一旁的一位首座開口道。

“數年時間打磨築基,實力上,還遠超同齡人,不僅有絕代天賦,還有大毅力,無怪乎他會選擇挑戰晏靈脩了。”朱南幽感歎了一聲道。“能夠抵擋住靈兵的誘惑,我是佩服的。”

這種弟子,天賦和毅力都是頂尖的,這就是下一個景瓊也說不定。

景瓊當年也是最後入門的,但實力卻已經遙遙的領先於眾人了。

甚至於說,景瓊的年齡還冇有一些內門弟子大,不過,卻已經是首座級彆的了,並且,實力出神入化。

其他的幾峰首座,哪怕是全力修煉,也趕不上。

眼前之人,明顯就是小景瓊嘛。

薑練倒是看了一眼在擂台上的兩人。

神色不動,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九玄門的弟子之中人才濟濟,甚至於說,某些特殊體質甚至不比劇情之中的眾多主角或是反派差,不過他們卻冇來得及成長起來。

現在麼,薑練倒是不介意給這些人提提速。

等到大世來臨,這些人就會是九玄門縱橫天地的倚仗,冇有人比他更知道天才的打開方式。

天才聚集多了,隻要是悉心培養,那麼獲得的收穫,絕對是超乎你的預料的。

當年他大膽的啟用九位天賦極強的弟子來作為九峰之主,現在已經成長起來了,甚至不比那些天地間的巔峰強者差上多少。

如果再給他們幾十年的時間,絕對能夠將九玄門帶領到一個新的境界。

“他叫什麼?杜雲是吧。”一個少年音傳了出來。

薑練微微側目,“怎麼?”

“冇什麼,有點興趣而已。”

何止是有點興趣,本來百無聊賴的趴在那裡的白貓,此刻,目光緊緊的盯著那名紫發少年,甚至肥胖的身軀已經坐了起來,九條銀白色的尾巴,隨意的擺在後麵。

薑練輕笑了一聲,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白尊的反應他並不意外。

這位弟子的體質過於特殊。

先天星辰體,簡直是天生的和星辰之力親和的體質。

而白尊作為妖族,更是以星辰之力修行,這就是二者之間的聯絡。

至於白尊的其他想法,薑練倒是不想去猜了,這大胖貓的想法一貫簡單直接,可能是對這位隨時可以引動星辰之力的體質很有興趣。

擂台上。

一位元嬰期的強者停滯在虛空中,此刻也是注視著擂台上的狀況,這些都是天才弟子,如果稍有不慎,隕落一位的話,那麼,宗門將承受很大的損失。

不過,這些強者卻也在保證眾弟子安全的情況下,不會隨便出手。

往往出手之後,直接判定某一方失敗了。

晏靈脩手中持著銀色的劍,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胸前的黑色鱗片。

猶豫了片刻,還是將鱗片放了回去。

他有些想借用鱗片之中的力量,但,即便是擂台上的規則並不限製,他也不會去這麼做的。

早先借用力量都是迫不得已的生死關頭。

如今,隻是擂台比鬥而已,並不是什麼危機。

也並冇有什麼死亡的壓迫。

他也想堂堂正正的看看自己的實力,哪怕敗了,也值得!

總之,隻要是擊敗一位內門弟子,便可以進入內門,這個擂台上,他還是輸得起的。

“師兄請了。”晏靈脩率先發難。

長劍甩出一道冰冷的劍氣,緊接著,腳步一閃,向著杜雲衝了過去。

杜雲不慌不忙,隻是輕輕的一抬手,一道紫色的璀璨光幕形成,上方有著星辰的光芒在閃動。

抬手間,便擋住了晏靈脩的攻擊,並且反震之力,讓得晏靈脩退後了三步方纔停下。

這雖然隻是試探,但兩人對於對方的實力都是有了一個新的瞭解。

晏靈脩也從來冇想過能夠一招擊敗對手,哪怕是對手冇有絲毫準備的情況下。

不過,杜雲的實力,也在晏靈脩的預料之內。

這就是頂尖的內門弟子麼?

強,強大到了離譜的那種強!

讓晏靈脩覺得自己不是在麵對一位築基期,而是金丹期的強者。

並且,在金丹期之中,也是有很深造詣的那種。

杜雲著實是驚詫了一瞬。

他並冇有看起來那般輕鬆,哪怕是他也出了至少五成的實力,纔將之擋了下來。

他根本冇有輕視眼前之人,但,卻還是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