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後麵的人不來挑戰,晏靈脩也樂得如此,但他一點也冇有鬆懈,靜靜的調息著自己的實力,使之無時無刻不處在充盈的巔峰狀態。

他不確定第三的是不是一直不會來挑戰,畢竟,這麼大一會兒的功夫,第三位置上已經換人了。

前十的弟子,實力都大差不差,輸贏或許會很漫長,打上半個時辰都不會有什麼勝負,但也可能隻在那一瞬間而已。

晏靈脩都是接不到挑戰的狀態,沈穹就更不用多提了,這位根本冇有什麼準備,他相信,無論處於第三位的是誰,也過不了晏靈脩這一關。

這並非是一種盲目相信。

而是他從那種氣勢上已經能夠看得出來,這位是真的打算要拚命的,為了那天下第一的仙訣,也為了不弱於人。

事實上,他也根本不擔心晏靈脩反過來對上他。

二人的實力和天賦都差不多。

但,晏靈脩真正修煉的時間卻比他少了很多。

雖然說這並不是什麼炫耀的資本,不過在當前,兩人還是有著一段差距的。

“這一屆的弟子不行啊。”薑練輕輕的感歎了一聲。

中品的靈兵,雖然算是仙門少有的利器,但相對於自身來說,薑練還是更看好靈訣一些。

萬丈高樓平地起,築基,便是在築高樓之前打下的夯實基礎。

毫無疑問,如果是他當年,有如此福分,接觸到這等極品的功法,他絕對不會將目光放在身外之物上。

把基礎打好了,纔是對自己當前最有利的事情。

“他們是築基巔峰,可能在他們眼裡,築基期的功法根本算不得什麼了。”沈緒微微搖頭,這倒是捨本逐末,失了本質。

不過話說回來,縱然靈兵是身外之物,但它本身的價值在那裡,在這群弟子的眼中,絕對是比功法要強得多的。

哪怕是那天下第一的玄清仙訣,也隻是個築基期的功法而已。

在識貨的人眼中,這是天下第一的築基法門,但,大部分人眼裡,都是靈兵重要一些的。

聽到兩人的話,其他幾位首座也是陷入了沉思。

是啊,哪怕是他們本身也冇有站在弟子的角度上去思考,掌教至尊和沈緒,兩人都是從弟子的層麵去考慮的。

玄清仙訣,對於築基期的弟子來說,毋庸置疑,就是比中品靈兵的價值要高!

掌教的意思也很清楚,擁有了這仙訣之後,重新的把築基這個境界再梳理一遍,打好基礎,哪怕是花費上那麼一兩年的時間,都是值得的。

“總會有人能夠意識到的,隻是有人不想冒險罷了。”朱南幽沉思了一下說道,“這世界上也從來冇有兩全之事,能得其一已經是很完美了。”

“怕就怕,隻想抱殘守缺,彆人也未必會給你這個機會。”薑練輕笑了一聲。

場內的局勢瞬息萬變。

百座擂台幾乎是同時間在發生著大大小小的爭鬥。

哪怕是最前麵的十個人,也都有幾座擂台是空著的,紛紛向著更前方挑戰。

一場之後,後麵的人繼續向著前麵的發起衝擊。

隻有那些受了傷的,纔會退下去,由宗門的醫師治療,等待著傷勢恢複,然後再從頭開始,或者直接黯然離場。

冇有人會甘心屈居人下,所有人都是為了自己的排名在拚搏。

這個排名將會伴隨他們一年的時間,直到下次的宗門大比。

雖然其他的獎勵有限,但,排名前百的,都是有一塊中品靈石拿的,這是他們築基期一個月的月俸!

“還是有人會去挑戰的。”畢蘭旌看到了一個人,向著第二的擂台上走去。

第三個擂台空了出來,後麵的可以補上。

因為隻要離開了擂台,不是更進一步,就是從頭開始。

在第三的擂台換了兩個擂主之後,終於有人向著第二發起了衝擊。

“來吧。”晏靈脩目光凝沉,瞬間調動起全身的精氣神。

他冇有把握能夠完勝,甚至冇有把握可以拿下來,所以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晏師弟,請!”

那是一個紫發的青年,眸光之中帶著放浪不羈,同時,他的心中也有著強大的自信,他和晏靈脩二人年歲相仿,但,同代中,他就是無敵的存在!

“那不是杜雲師兄嗎?天啊,他去挑戰了那位第二名!”一位女弟子在一旁驚呼道。

“是啊,杜雲師兄本來可以排在前二的,冇想到名額被外門走上來的弟子占了,宗門隻將他排在了第五位,如今,短短半個時辰,就憑實力打回來了麼。”

無他,因為這名築基弟子在內門之中呼聲很高。

隻差一步便能夠進入金丹期,所以哪怕是宗門的師長也大力的栽培。

更為關鍵的是,他是紫霄峰的弟子!

同時,也是特殊體質!

在第三代弟子之中,算是最為傑出的一個了。

“杜雲師兄的實力很強,這位也算是遇上勁敵了。”

“是啊,看他的樣子,才僅僅是築基中期而已,但既然宗門將他排在了這裡,那必定有過人之處,隻是不知道能否匹敵杜雲師兄。”

“想什麼呢,杜雲師兄是紫霄峰的弟子,實力強勁,哪怕這位從外門中走出的弟子再強,恐怕也擋不住!”

眾人議論紛紛。

眾多弟子看到這裡情況之後,也都是湊了過來。

在他們看來,這應該是一場真正的巔峰較量,外門弟子能夠打入前十的,至少也需要築基巔峰的修為,他們已經可以比擬大部分的同等級內門弟子了。

晏靈脩他們也有所耳聞,雖然此前排在第十位,但在那時,他還隻是初步踏入築基期而已。

這種戰績,隻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築基期越級而戰,倒是可以理解,但,築基初期,能夠對上數位築基巔峰的,而守住擂台,這絕對是一大傲人的戰績了。

就連沈穹也是望了過來,不得不說,內門弟子當中,天驕真的是太多了。

就比如眼前之人,便是特殊體質,連他都要謹慎十分的人物。

他倒是有些期待起來,晏靈脩的實力究竟能夠達到哪裡。-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