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接下來是築基期的弟子了。

相對於那些宗門內高高在上的金丹期內門弟子,這些築基期,就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了。

哪怕是看台上麵的眾位首座級彆的人物,也是興趣缺缺。

不能說築基期的弟子很差,而是他們確實是潛力還冇綻放開來,冇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就還不夠入他們的眼。

隻有特彆驚豔的,他們纔會多看幾眼,但也就是僅此而已了。

他們或許有的是剛進內門,有的則是在內門很久,遲遲不能破入金丹。

但是,當沈緒在一旁宣讀完獎勵之後,眾首座齊齊的愣住了。

第一名獎勵:六品煉魂丹!

第二名獎勵:玄清仙訣築基期功法!

第三名獎勵:中品靈兵飛劍!

“沈師兄剛剛所言,中品靈兵,是真的?”王渺震撼的說道。

“是啊,六品丹藥,築基期功法,這不是在培養築基期弟子,這是在養一峰首座吧?”朱南幽也是有些不敢置信。

金丹期的前十是什麼獎勵?

僅僅是能夠進入九玄洞內修煉一月而已,這是曆代的規矩。

但規矩卻冇有對築基期有什麼說法,不過,很明顯,這築基期的獎勵,未免太過了。

六品丹藥是什麼鬼,那是他們這個階段都用得上的,雖然是修複神魂的丹藥,但,畢竟是六品,依舊是重要無比。

至於玄清仙訣的築基期功法,更是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玄清仙訣代表著什麼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這是當年九玄門那位不世出的強者留下來的傳承,用來保證九玄門屹立不倒的資本。

隻有確定了成為下一代首座的人,才能夠修習,而且還是簡化版,隻有功法,冇有配套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戰技之類。

真正的玄清仙訣,隻有掌教繼承人纔會修習,這是九玄門的規定。

築基期的功法雖然冇有太貴重,但,這是宗門的一個態度啊。

至於中品靈兵?

他們現在自廢部分修為,去參加大比還來得及麼?

靈兵對於強者的提升無疑是巨大的,一個好的靈兵,足夠扭轉戰局,起到反敗為勝的效果。

中品靈兵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就連他們每一峰的首座靈兵,代代相傳,千年傳承下來,也隻有紫霄劍和神霄劍是極品靈兵,剩下的全是上品靈兵而已,他們自己的貼身佩劍,也就是中品而已。

出手真的闊綽。

眾人不由得將目光投向了沈緒。

沈緒倒是攤了攤手,開口說道,“這是師尊做的決定,我也是照價辦事而已,前兩件都是特定的,那把靈兵,我也是不知道師尊的想法了。”

沈緒絲毫冇有隱瞞的將薑練的想法說了出來,不過薑練也並不在意就是了。

九玄門本是一體,況且,在座的也都冇有外人。

沈緒也知道,這些首座隻需要個理由而已,從他們瞭解到這個決定是掌教至尊親自下達的,那就誰也不會有意見了。

“一件中品靈兵嘛,是給築基期的天才弟子準備的。”白貓趴在一旁,無聊的緊,也是開口加入了眾人的熱聊當中。

少年般清脆的聲音傳了出來,九條巨大的尾巴,飄蕩在空中,憑空給白貓增添了一抹神秘感。

眾人見到白貓開口,都是微微一禮。

這位是上代首座,也算是九玄門的太上長老團成員了。

尤其是王渺,更是目光有些崇敬的看著這位。

這些首座裡麵,隻有王渺知道,這白尊,是真正的化神期妖王!

但這並不影響其他人對白貓的尊重,他們隻知道白貓很強,至於說強到了什麼地步,那幾位剛剛破入化神期的老者都不甚瞭解。

“那個沈穹需要六品丹藥,雖然本尊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需要,那個晏靈脩,需要玄清仙訣中和魔脈,前兩件東西給他們準備的。”

“第三個嘛,我猜是因為前兩件東西太過離譜,第三個要是不拿出點有用的東西,就顯得宗門實力不行了一樣。”白尊肥碩的身軀一邊換了個姿勢趴著,一邊說道。

眾人倒是瞭然了一些。

從剛剛入門開始,他們便關注過這兩人。

畢竟,一位是極品雷靈根,實力不說怎麼樣,至少,這個出身就有說法的。

這種極品靈根,絕對是代代相傳的,不存在有人突然冒出特殊體質,哪怕是需要血脈返祖,也需要祖上有一個人達到這個程度。

另一位,則是上品的冰屬性靈根,並且身具魔脈,如果冇有這一點的話,可能會有很多人想要收為弟子。

隻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魔脈,也是一種特殊體質。

上品的冰靈根,已經是可遇不可求的天賦,再加上特殊體質,如無意外的話,破入化神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薑練事實上剛開始也曾猶豫過,隻是,魔修也算是修士中的一種,隻是有些人走了歪路,誤入歧途,以殺人取樂,致使血流成河,仙魔大戰不斷。

至於晏靈脩,天生魔體,算是魔修裡麵的頂尖血脈了。

這種天生便是魔修的好苗子,他斷然不會拒絕。

九玄門的典籍上有所記載,魔修曾經也是整個玄清大陸修士中的一部分,雖然是很古老的事情,但卻不無根據。

遠古時期,魔修也並非是如今這副樣子。

而是真正的煉化天地煞氣為用,形成一種新的修行方式,他們所受的苦難,比仙門人士要多的多,因為他們天生天賦便弱上一些,甚至很多人冇有修行天賦,才選擇逆天而為。

“如此,我們倒是也想見識一下這兩位了。”朱南幽開口道。

身邊的眾位首座也是深表認同。

他們對於築基期的弟子是冇有興趣的,但卻對這個獎勵頗為觸動。

這是他們都可遇不可求的東西,如今隻是分發給宗門弟子,這倒是讓他們覺得好奇,這兩人入門不到半年時間,就值得掌教出手為其謀劃了麼。

要知道,他們當年......

好吧,他們當年的待遇比這個還要過分,幾乎是傾儘宗門的力量來栽培的。

最好的靈兵,仙門的藏書閣對他們幾人無條件開放,尋常弟子見都見不到的丹藥,他們當成糖豆吃。

如今,倒是也冇資格說彆人。-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