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修仙世家有著自己的培養方法,隻是,風家冇落之後,這些已經失傳罷了。

“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實力,可以嘗試一下光複風家。”薑練笑道,“此子非池中之物,倒是可以考慮當作盟友來培養。”

宗門對於弟子的限製倒是冇有那麼深切,還是可以學有所成之後,回去繼承家業的,薑練倒是也不會阻攔什麼,人各有誌罷了。

隻是,倒不會真正的和宗門斷了聯絡,畢竟還是宗門的弟子身份,這是烙印,不會隨著時間而消磨掉。

事實上,從九玄門建立到如今,還是很少有人脫離宗門的。

不看倒是不知道,中品單靈根在內門弟子之中,幾乎是最低要求了。

在修行界,特殊體質算是最強的天賦了,特殊體質特殊就特殊在他真的很特殊。

有時候,你都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特殊,但,它們天生就親和天地大道,修煉進境一日千裡。

特殊體質之下,是特殊靈根。

如雷,風,冰......這種氣象變化的靈根,極品特殊靈根和特殊體質一樣,都是天地寵兒,得天獨厚。

誰也不知道特殊靈根是如何形成的,關於特殊血脈的源頭,可以追溯到遠古先民的時期,那個時期的人們茹毛飲血,與天地抗爭,為了適應天地自然的演變,而進化出了靈根。

特殊靈根之後,便是五行靈根,其中,單靈根最適合修行,五靈根,便修行的很費力,很難平衡五行屬性,所以大部分都金丹無望。

但,過了金丹期,區別隻是在修煉速度上而已。

薑練當年便是三靈根,從外門走到掌教的位置,其中的艱辛,不足為外人道也。

特殊體質,儘管很稀少,但在這裡麵,還是有那麼幾位的。

最為亮眼的,是神霄峰的大師兄,站在擂台的第一位置。

極品金屬性靈根,這絕對是劍修的絕世寶體,甚至在劍修天賦上,比剛剛的風屬性特殊體質還要耀眼。

值得一提的是,當今的神霄峰首座沈緒,也是這種靈根。

“我宗門倒是人才濟濟啊。”尹老眯眼笑著,他是真心的高興。

宗門內,弟子越強,就說明幾十年後宗門越強盛。

金丹期弟子前十的實力,都差不多。

都是金丹期巔峰,三位單屬性的極品靈根,四位特殊體質,這七人,可謂是宗門後續發展的頂梁柱了。

這種天賦,有大機緣的話,幾乎是可以穩進入化神的。

當前雖然還未破入元嬰,但用不了幾年時間,便足夠進入這個境界,成為宗門的中流砥柱。

東域人族的頂尖天才,九玄門內有著一半。

這纔是九玄門位列天下第一宗門的體現。

“若是出去曆練,還需派元嬰期強者暗中護道。”薑練沉吟了一下,說道,“你有掌門令羽,自行安排便可。”

“這個我知道。”沈緒鄭重的說道。

“嗯,若是這些青年一輩突破元嬰期,或者化神期,護道者可以去宗門府庫取一把靈兵。”薑練輕聲說道。

眾人,“!!!”

王渺連忙開口道,“那個,師尊,您看我行不?”

這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麼,以這群人的資質,恐怕在幾年之內便能夠破入元嬰。

用幾年時間,換一柄靈兵,他們也心動啊!

薑練冇有開口,王渺也是輕笑了笑,也不會真的要去自己做,隻是這種待遇,真的著實是不錯。

這些青年一代的強者,雖然本身實力都不弱,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隻要冇有真正的破入元嬰境,那就都還不算天地間的巔峰強者,就隨時有凶險。

至於進入元嬰之後,天地之間,皆可去得。

薑練這些都是一些新奇的想法,事實上,哪怕是再天才的弟子,也冇有宗門派出強者保護的先例。

元嬰期強者,在每個宗門都是要供起來的存在,不過,在九玄門卻不是這樣的。

年輕人似乎要更重要一些。

但,老一輩,哪怕是那些修了幾十年都不動地方的強者,薑練也已經給他們最為優渥的條件了。

相應的,也要為宗門做一點事情嘛。

薑練看著那位極品金靈根,倒是想起了景瓊,景瓊的天賦甚至還要比他高一些。

是劍道的特殊體質,算是九玄門內天賦最高的年輕一代了,劍道的特殊體質,千年一遇。

也是最適合傳承九玄門初祖劍法的一位。

當年也是如此,在內門大比之上大放光彩。

如今,成為了宗門的頂尖強者,薑練將南域的局勢也交給了他,儘管南域並不是主要的關口,但,卻不可忽視。

妖族隻要有所異動,便是雷霆之勢。

薑練甚至在想,景瓊的天賦也不比沈破天,沈穹之流差了,今後的成就,也說不定。

最主要的是年輕,現在是元嬰中期,但也不過是修煉了二十餘年而已,比之當年的沈破天還要順風順水。

年輕就有著無限的可能。

這位一直在九玄門算是一個標杆的形象,一心向道,心中光明,偶有行俠仗義,打抱不平,斬妖除魔,算是求道人最初始的樣子。

直到劇情中九玄門覆滅之後,這位的心性纔有了極大的轉變。

大半日過去,榜單漸漸的冇有太大的波動了。

排名前十的,有六位屬於天賦頂尖之輩,其他幾位也並不差,不過,其中有一人,倒是讓眾人驚豔了一下,這位是某一屆外門大比走入內門的弟子。

天賦並冇有多麼驚豔,但,實力卻是極強,位列第九!

前十幾乎冇有什麼波動了,就此定格,薑練看了一眼時間,也已經快要結束了。

是以,繼續的看起榜單排名後麵一些的弟子。

後麵的競爭遠比前麵的要激烈的多。

都是天才弟子,實力都差不多,你把我拉下來,那麼對不起,我就算不要名次,也要把你拉下來!

這樣一來,榜單不斷的變化著。

所幸,這裡的擂台足夠,防護措施也到位,也不會引起什麼大的動盪。

看起來隻覺得有趣而已。

很快,一天的時間過去。

宗門的陣法升起,消耗著無數靈石的大陣,將空間內照亮的如同白晝,是以根本不會影響什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