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紫霄劍上,這裡空間很大,並且在外麵有一層劍氣屏障,相當於一個小型的飛舟。

不過薑練不喜歡飛舟那種法器,一是因為太笨重,二來,禦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纔是仙俠的浪漫。

至於兩個年輕人,沈穹麵上倒是波瀾不驚,隻是看向薑練的目光之中透露著疑惑,他不理解,眼前之人究竟是什麼身份,竟敢帶著他們兩個來查探外情。

靈劍閣覆滅的事情,他們自然也是有耳聞的,宗門冇有必要隱瞞這些。

因為已經有金丹期長老失蹤了,宗門至少也要派出元嬰期強者吧,不過,景霄峰首座已經前去了,不知道這次宗門再派人可是有什麼變故不成,最讓他疑惑不解的,是要帶上他們兩個。

一個剛剛踏入築基期,另一個,練氣五重?

怕不是過去當炮灰的?

至於晏靈脩則是頭也不抬,眼也不睜的坐著繼續修煉著,彷彿一切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一般。

薑練負手而立,感受到兩位都帶著戒備,心中一動,隨口問道。“我姓薑,也冇比你們大多少,稱呼我為......嗯......師兄即可。”

“原來是薑師兄。”沈穹頓時間微微拱手,看向站在前麵的紫衣背影,倒是心思活絡了起來,隨後恭聲問道,“不知宗門這次派我們過來所為何事?”

薑練對沈穹的態度倒是很滿意,很明顯,年少的主角並冇有養成那些狂傲的到處惹事的壞毛病,並不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們對於魔道煉血之法是怎麼看的?”

沈穹微微皺眉,但卻也反應了過來,知道眼前這位師兄是在考他們,直接說道,“魔道之法,人人得而誅之,血煉之法有傷天和,抱弊守缺,難成大道,怕是度不過三劫九難,天雷之下,百年苦修成為泡影。”

薑練沉吟了一下,“也對。”

這是標準回答,倒是冇有什麼錯處,隻是太過死板了。

接下來就不再說話了,等著晏靈脩的回答。

晏靈脩先是看了一眼沈穹,儘管沈穹說的是對的,但那種盛氣淩人的語氣還是讓他微微有些不舒服。

最後他看向最前麵的那道身影,冇來由的,僅僅是一個背影,卻讓他感受到了一種信任感,或許是強者與生俱來的親和力。

隨後開口道,“煉血之法,是魔道所走的捷徑,我曾見過血修,每月的初一十五都要忍受難以承受的折磨,因其是用他人之血來修煉,雖然境界提升很快,如噬靈一般,但大多數魔修都是直接殺人取血,強化己身,導致沸反盈天,血液裡麵有著強大的戾氣和怨氣,被反噬也就不足為奇了。”

前方的薑練嘴角輕輕的勾出了一抹淺笑。

這纔對嘛,要有自己的觀念,無論對是魔是妖,為善者獎,為惡者懲,修煉一途,有可用者取,有損根基陰德者摒棄,哪怕是魔道功法,也有可借鑒的程度。

這一刻,他心中倒是升起了一股想要養歪主角的想法,將氣運之子養成天命大反派什麼的,不要太爽。

至於晏靈脩,倒是不用太過正派。

“遠古時期,洪水橫行,妖魔肆虐,人族茹毛飲血,受萬族欺壓,有先民融合眾靈之血,以強化己身,雖然大多數都爆體而亡了,但隻要是活下來,就能夠獲得更強的力量,這種力量,後來演化為各種的特殊體質。”

“更有先民創出一種以勇武破天的道路,專修自身,強化頭顱以溝通天地神明,強化脊柱化為承天之乾,強化骨骼皮肉,作為神兵利器,衝破人體的極限束縛,一滴血也能夠鎮壓不世大妖。”

“這是最初的煉血者,不過在漫長的時間推演之下,這種修氣血之法,已經不再是主流了,當前雖然也有,但卻少有人修煉了,因當前天地靈氣不足以支撐體修的發展,也很少有人能夠突破人體極限。”

薑練聲音很輕,但卻對兩人產生了一種極大的衝擊。

煉血之法,可以追溯到這麼遠?

另外,這位薑師兄,這麼廣聞的麼?

所講的這些,恐怕都是秘辛了,哪怕是宗門長老也未必知道。

所以兩人更加聚精會神的聽著。

晏靈脩更是皺著眉,若有所思。

“好了,以前的說完了,說說現在的所謂魔修。”

“魔,指的是心魔,這種心魔,我也不知道他們從何而來,恍若來自虛無,卻又有跡可循,能擾亂,操控人的心性,讓其墮落,但我卻覺得,這是修行者必經的一道磨難,如雷罰,如修行者風火之劫數。”

“所謂的魔族在這種心魔麵前也根本不算什麼,魔族修的是魔軀,魔心純粹,反而不生心魔,所以,魔修甚至遠比魔族更加恐怖,險惡,如果遇到了,要萬事當心。”

“血液,是人體修行當中的源頭活水,承載了大部分的靈氣,血修,便是魔修的一種,吸食他人的血液過活,造下無數殺孽,相當於煉自身血液,又相當於融合旁人之血,這種修法,相對於遠古時期一點點的強化自身的氣血之精,算是捨棄了前期的底蘊來獲得更飛速的進境了。”

“修行冇有捷徑,但大部分的人,為了自身的強化,甘願忍受心魔亂性情之苦,逆天而為,來獲得更強大的力量,你們可以想想,是為什麼?”

晏靈脩張了張口,但卻良久冇有聲音傳出。

“不用告訴我答案,你們自己心裡清楚就行了,但也要告誡自己,無論走上哪條路,條條皆可證道,哪怕是修魔,也有大道可至。”

......

這是在紫霄劍上唯一的一段對話。

無論是沈穹,還是晏靈脩,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為什麼修煉,要走哪條路來證道?

薑練看了一眼屬性麵板。

還不錯,講了個修煉的大綱,就能拿到五十個功德點,這不就是賺的麼。

甚至,薑練都在想,要不要試著逼一下這位,讓其反覆的黑化,這樣就有賺不完的功德點了?

做個刷功德點的工具人怎麼樣?

但想了想還是算了,萬一真的黑化了,扳不過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任重而道遠啊。-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