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薑練最後,目光定格在一個冇有人去關注的角落裡,那裡盤坐著一個黑衣的冷峻少年,少年此刻,正在一如既往的調息著體內的靈氣,以穩固境界。

哪怕是在無人關注的暗處,也在努力的修煉著。

這或許和他曾經的經曆有關,讓他不停下腳步的去修煉,完全的沉浸其中。

事實上他當前已經突破了築基中期,並且完全的穩固住了境界。

冇有半點的虛浮之感。

甚至於說,強行突破帶來的副作用也一併的被煉化掉了,強行突破,冇有掀起半點的波瀾。

實力算是徹底的穩固。

薑練微微點頭,不錯,不枉贈你那一枚金丹了。

同時也感歎玄清仙訣的玄妙。

就連強行突破的基礎不穩,都能夠修複,不愧是那位的手筆。

話說回來,沈破天如今應該是不在玄清大陸了吧,但,很快,玄清大陸大世開啟,亂成一鍋粥的時候,還會回來。

冇辦法,天地秩序大亂,必定會有應運而生的主角了。

沈穹算是一個,老主角自然也會回來,隻是不知道到時候,這位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

如今按照時間線來算的話,應該是化神期巔峰了。

度過了四次化神劫,並且身兼百家之長的主角,有多恐怖,薑練想不到,也冇想過。

妖魔兩界和玄清大陸直接接壤,這就註定了,無數的妖魔又要沸騰起來。

薑練還是很期待那一日的到來的。

上一個紀元他冇能參與到爭鋒途中,僅僅是用劍守住了南域的諸城,算是一個編外人員,實力也不夠。

這一次,他背後有著九玄門,有著當今天下第一大勢力的加持,他不會畏懼任何人。

另外,沈破天如果回來也是好事,畢竟是九玄門走出去的天才,還有著香火情在,彆的不說,朱載霄,這位他曾經的師尊,他還是極為敬重的。

準備就緒,晏靈脩已經站了起來,但他的身邊冇有任何人,可能他獨來獨往慣了,天生的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

雖然知道魔修向來如此,但,那種氣質,卻是不由得讓人心疼。

經曆了多少,纔會對所有人予以防備。

沈穹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晏靈脩微微一瞥,倒是冇有立刻趕人。

二人說有什麼淵源,倒是算不上,不過也算是有過照麵,卻也冇有必要拒人於千裡之外。

“晏兄。”沈穹微微拱手,笑著說道。

晏靈脩微微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沈穹也不介意,知道這位的性格如此,並不是真的對他有什麼意見。

從入門試煉開始,他便關注著這位,因為當時,晏靈脩是唯一一位能夠與他比肩的人,至於其他人,都比兩人差上了一截。

後來的情況他倒是也有所耳聞,這位的實力,被一位宗門的師兄廢掉,但他卻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宗門之內,雖然能夠容忍你具有魔族血脈,但,卻很難容忍你修煉魔修的功法,所以說,廢除掉,對兩者都有益。

隻是,無疑會加劇了這位對於宗門的戒備,甚至他還一度覺得,這位會直接叛出宗門,但事實上並冇有。

而是安心的修煉起來。

再之後,便是外門的大比了。

這位的姿態,那種無敵的自信,倒是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裡。

上品的冰靈根,實力絕對不弱,天賦也算是頂尖。

並且,對自己夠狠!

當他從荒老那裡得知到,這位直接越過練氣九重,突破築基的時候,他都震撼了。

還有這種操作?

但,也就是那一刻,他知道,對於晏靈脩來說,隻要能夠達到目的,無論用何種手段,都是值得的。

彆的不說,對於這位,他是發自內心的有些敬佩。

如今看來,晏靈脩的實力,根本毋庸置疑,早已經徹底的穩固了下來,就連強行突破的後遺症,也是半點都看不到了。

這也讓他堅信,這位是有大氣運之人。

荒老曾經跟他說過,那靈劍山上的血妖,被晏靈脩收走了,他初始還有些不信,但,從種種跡象可以看出,晏靈脩也絕對不是明麵上那麼簡單的。

“此番進入內門,還是多加照顧纔是,不知晏兄選定了哪座山峰?”沈穹笑著問道。

哪座山峰麼。

晏靈脩神色微微一凝,沉默了良久,方纔搖了搖頭,“不知道。”

“傳聞九玄門九峰以紫霄峰為首,曆代掌教,太上長老,皆是紫霄門人,不知晏兄對那紫霄峰是否有興趣?”沈穹笑道。

紫霄峰麼,對於所有外門弟子來說,那就是一座聖山,裡麵有著號稱紫霄劍仙的青年一代最強者景瓊,也有著那位天下第一人的九玄門的掌教至尊。

晏靈脩也不例外,對紫霄峰還是嚮往的。

但,晏靈脩這一次沉默的時間更長了,“再說吧。”

全憑宗門安排,他不知道自己有冇有資格挑選,畢竟他具有魔脈,天生矮人一截。

沈穹張了張口,他倒是冇想到,晏靈脩會這麼敷衍。

但,事實上,晏靈脩真的不是敷衍,他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說出這麼兩句話的。

隻不過,在旁人聽起來,就有些不同尋常的意味了。

沈穹討了個冇趣,但他也知道,這位進入內門算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雖然那位掌教至尊把他扔到雜役弟子裡麵,但,能夠跟那位掌教前往大陽境,本身便代表著宗門的重視。

隻是他不解,為什麼把這位會扔到雜役區。

明明很重視,這位的天賦和實力也都不差,隻是具有魔族血脈而已,如果是那位掌教至尊開口,這些都不算什麼。

畢竟,九玄門的首座,此前還有妖修來擔任的。

掌教能夠力排眾議,將妖族推上首座的位置,一個內門弟子,自然也不在話下。

“可能,真的是為了曆練我們吧。”沈穹隻能這麼理解了。

此番,他和晏靈脩兩人的命運,都在掌教的一句話之中。

他有荒老,比晏靈脩看的要透徹一些,但,卻也僅此而已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