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三百多金丹麼。”薑練微微點頭,還算可以了。

當初他接手九玄門的時候,金丹期弟子數字要比這個多得多。

但,他後來精簡了一些,讓一部分金丹期弟子去管理宗門事務,一部分去管理宗門的產業,最後,則是被派去組建情報係統了。

都是一步步的探索來的,金丹期弟子在哪裡都是極為寶貴的,薑練自然也不捨得真正的裁撤。

當前的眾多弟子,精氣神都是不一樣的。

很快,眾弟子入場完畢,薑練明顯的看到,這群人都是信心滿滿,哪怕是普通的金丹期弟子,都有著充足的信心。

他們是天之驕子,也是人族的頂尖天才,並且,在最頂尖的仙門之中學藝,是以露出這種表情,薑練絲毫不覺得意外。

隻是覺得有趣。

“沈穹呢?”薑練隨口問道。

“在後麵,那裡。”沈緒指了指一個方向。

薑練看了一眼,隻覺得微微驚詫,沈穹那麼鋒芒畢露的一個人,在這群人裡麵,似乎毫不起眼,隻是靜靜的站在後麵。

懂得藏拙了啊,小子。

但,是金子總會發光,並且會光芒萬丈,沈穹便是這種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薑練的目光,沈穹也是望了過來。

不過,對於他們這些普通弟子來說,上方是有著陣法的,被迷霧籠罩著,看不真切。

“這人,好強!”沈穹很快便聽到了老者似乎倒吸了一口氣的傳音。“先前我隻是見過他的元神化身,但冇想到他的本體竟然強橫到了這種地步。”

“化神期,還有三六九等麼?”沈穹也是好奇。“連您也覺得掌教至尊很強?”

“化神五境,一步一劫,化神劫不在外界,而在煉心,度不過去,便是身死道消!”

“煉心,便是煉性,一些魔宗的強者為何能夠度過化神劫反倒是仙門之人度不過去,因為他們的心智,早已經冰冷的如同鋼鐵一般了。”

“他的境界應該是將要度第一重化神劫了,但,這種氣勢......”老者的聲音頓了頓,“我覺得如果他真的度過了一重化神劫,正麵衝突起來,我本體哪怕是尚未泯滅也不是對手!”

沈穹眸光微凝,他自然知道一些老者的境界,畢竟,老者給他科普的時候說過,他是化神第三境的大修,相當於度過了兩重化神劫。

“化神級彆,還能夠越級而戰麼?”沈穹好奇。

他是真的覺得,化神期還能夠越級而戰,太過離譜了。

化神期,每一個境界都是要經曆化神劫的話,那麼每一境之間,實力必定是天差地彆。

“這是我的直覺罷了,但,化神期的直覺還是很準的,所以他應該是有這個實力,哪怕是現在,我麵對他也仍然是有不小的壓力。”荒老的聲音傳了過來,“我覺得他已經發現我了,並且,也知道我的神魂虛弱,所以纔給的能夠修複靈魂力的獎勵......”

“太強,太可怕了,這種強者,你要多加小心。”荒老的聲音傳來。

沈穹,“......”

為什麼要小心,這是我宗門的師長啊!

另外,據荒老所說,這位和父親的關係,也冇有那麼差吧......

給出獎勵修補魂力,這不是在給他個目標麼,這麼簡單的問題,荒老看不明白?

為什麼對掌教至尊這麼忌憚?

“荒老,我想要拜入紫霄峰,您以為如何?”沈穹沉吟了一下,詢問道。

荒老微怔,也是聽出了沈穹話裡的意思。

他反思了一下,是啊,他為什麼對這位掌教至尊的敵意這麼大?

荒老若有所思的向著上方看了一眼,但卻隻見到一陣的薄霧,連他也看不清了。

想來是那位有所感應了,設下了屏障。

荒老輕輕的一歎,這人,他看不透,就像是一片深海,你不知道他的深度,也不知道其有多廣大,“紫霄峰不是那麼好進的,以你的潛力,入紫霄峰是水到渠成的事,但,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你剛剛來九玄門的時候,不能直接進入內門?”

“極品雷靈根,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存在,哪怕你父親,也隻是上品而已。”荒老說道,“以你的資質,早就可以拜入了。”

沈穹怔住了,“是因為掌教至尊想讓我在外門曆練一下?”

“外門有什麼可曆練的,你可以看一下,外門的弟子,有誰,能夠和你媲美?”

沈穹並冇有打斷他的話,但他心裡卻是想起來一個人。

那個上品冰靈根的少年,不也是被扔去做雜役了麼,甚至身份還不如他。

“如果他真的想讓你進紫霄峰,你直接便能夠進去,但,他卻把你扔在了外門,我也不知他是何意,我也猜不透,此事還需要你自己琢磨。”荒老輕輕的感歎道。

“這上方的青石台上,我竟然感覺到兩位化神,四位半步化神期實力的強者存在,是老夫孤陋寡聞了,當年縱橫大陸之時,倒是冇想到九玄門的底蘊這麼深厚。”

“經曆幾次大劫之後,本該冇落的九玄門,卻變成瞭如今的模樣,有此掌教,看來還可以鎮壓東域一千年。”

老者的聲音沉寂了下去。

而沈穹卻是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一方麵是感歎於宗門的強橫,另一方麵,卻對薑練的安排也有些不解。

不過,先入為主的概念,他還是相信薑練的。

畢竟,薑練如果真的對他不聞不問,也不至於帶他前往宗外。

儘管他冇有得到什麼,但他也不虧,權當曆練。

在這一刻,沈穹覺得,大丈夫就該入紫霄峰,拜入那天下第一強者的門下,日後光大宗門,纔好!

至於薑練,則是觀看了一下沈穹之後,便感覺到一股神念查探了過來。

薑練覺得以神識探查彆人很不禮貌,便擋了回去。

看到沈穹略帶糾結的神色之後,薑練一笑。

這位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儘管去猜吧,我九玄門一冇有派人欺壓你,二來,所有的資源,一塊靈石也冇有少了你的。

這宗門大比是你大放異彩的機會,隻要走流程上來,更冇有人會多說你半句,並且以強者視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