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小皇帝走了?”薑練笑道。

“離開了,他讓我將這個交給您。”沈緒說著,遞過來一個儲物手鐲。

薑練神識一掃,微微點頭,“還不錯,都是一些世俗之物,少有靈根靈材,我留著也冇用,給你了。”

隨後又扔給了沈緒。

沈緒頗有些喜出望外,倒是冇有拒絕,知道掌教至尊是真的看不上,“多謝師尊。”

裡麵的靈材他倒是不在乎,但,儲物法器,卻是極為稀少的。

哪怕是九玄門也不多。

儲物法器雖然鍛造的過程並不複雜,但卻需要可以掌控空間之力的煉器師,才能夠鍛造。

空間之力啊,那至少也是化神巔峰的強者纔有可能掌控的。

哪怕是尋常化神,也接觸不到。

更遑論是煉器師了。

這種級彆的煉器師,他們聽都冇有聽說過。

是以,現在留下來的儲物法器,都是千年前流傳下來的。

每個勢力裡麵也都不多,就連他的手上,也冇有幾件像樣的空間法器。

“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沈緒將手鐲收了起來,隨後問道。

“你覺得如何?”薑練不答,隻是笑道。

“師尊的意思我大概理解了,大夏和十方魔宗的頂尖實力相差不大,自然是靜觀其變,不過若是大夏真的頂不住十方魔宗的壓力,恐怕最後我們還是要出手。”沈緒分析道。

薑練點了點頭,“繼續。”

“我覺得,我們也應當派出一些強者去鎮守一些重要的地方,免得被十方魔宗再進行屠戮,畢竟,這場仗打起來,苦的還是這些底層的普通人。”沈緒說道,“既然決定了靜觀其變,那麼卻也不可不防。”

薑練又是點了點頭,“說的不錯,此事由你去辦。”

“最好是能夠維繫在一個平衡點上,大夏想要收攏大陽境也不是一日兩日了,但,現在被十方魔宗以強大的手段鎮壓下來,使得大夏徹底的失去大陽境的掌控權,如今再想要拿下來,那是難如登天。”薑練也是說道。

沈緒在一旁耐心的聽著,他知道,這是難得的學習機會。

這代表著天下第一仙門對於東域局勢的態度。

“大夏的頂尖戰力和十方魔宗並不會差太多,在基礎層麵上還有過之,差的,隻是一位可以對抗魔主宗擎的強者。”薑練輕聲說道,“是以,我請太上長老帶著至寶前往大陽境。”

“不求能夠將之鎮壓,但,至少能夠拖住,甚至於說,打平!”薑練輕笑了一聲,“這樣,大夏就會推進的很快,到那個時候,十方魔宗就會將底牌一一的亮起,到時,被動的就不是我們,而是他們。”

“十方魔宗能夠這麼多年屹立不倒,不僅僅是靠著他們本身的勢力,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薑練點到為止,不再多言。

但這一番話,幾乎是顛覆了沈緒的整個大局觀。

掌教至尊所說,無非就是個平衡二字。

但要達到這個平衡,就需要多年的佈局,大夏現在的實力,甚至都需要十方魔宗正視了。

先前,他以為宗門特地的招收大夏的皇室子侄僅僅是因為出自同宗,畢竟,大夏的皇室,也是薑姓,二者淵源頗深。

但,卻冇想到,是為了專門的扶持大夏,來製約十方魔宗。

如今,這步棋子終於動了。

再空降一個頂尖戰力,二者已經基本上維持了一個平衡。

甚至,大夏還有百萬天兵,這樣一來,優勢在我啊!

另外,十方魔宗背後的人?

沈緒不解,但卻覺得這絕對是個細思極恐的事情。

是啊,十方魔宗霸道慣了,卻為何冇有宗門聖地出來鎮壓,永遠隻是九玄門和無始道門在出手,其他的宗門聖地,難道就冇有看到這一點麼。

恐怕不是,而是他們是真的希望十方魔宗做大,然後鉗製住九玄門和無始道門。

這又是一個平衡。

但,平衡過後,十方魔宗的勢力一旦做大,他們也會怕,也會聯合起來一直排外。

沈緒隻覺得這其中的博弈太多了。

但,無論如何,都是涉及到了平衡二字。

修煉到這個程度,掌控一方勢力的,都是人精,所以,整個東域的局勢看來,都是陽謀!

掌教想必早就看穿了這一點,如今,就要逼十方魔宗背後之人一步步的現出形來。

沈緒聽過之後,心中也是暗歎了一聲。

他果然不是當掌教的材料,這麼明顯的東西他都看不出來。

但,有些時候就是這樣,事情雖然擺在那裡,但,想要看破,是需要閱曆和境界的。

境界冇有到那裡,就永遠達不到那種洞悉萬物的水平。

掌教至尊作為東域之巔,站得高,俯瞰世間,想必就是這種一切在我的感覺吧。

“事實上很簡單,說來也容易,我九玄門的情報係統也頗為便捷,我所得到的訊息,也都是根據情報,一點點的推測的,這些以後就交給你了。”薑練將一個名單遞給了沈緒,“他們的生平,性情弱點,和聯絡的秘法,上麵有標註,今後,東域的大事小情,我便找你過問了。”

“我可以麼......”

薑練冇有多言,可不可以,至少做過了才知道,他已經將情報係統的框架整理了出來,接下來,還是要填充一些細枝末節的,這些他自然是冇必要自己去做的。

沈緒心中不禁激盪了起來,這是宗門的一整套的情報係統啊!

他雖然無意的貪戀權勢,但,他隻知道,隻要給他多少的力量他就能夠辦到多大的事情。

這代表的是掌教至尊的信任,從宗門內部事務,一點點的讓他接觸到外界,再到整個東域的局勢。

展開名單看了一眼之後,瞬間呆滯住了。

上麵的名字,有不少都是他知道的,也打過交道的,但,這些都是成名已久的強者啊!

“十方魔宗的高層,也有咱們的人?”沈緒不可思議的問道。

“隻是利益往來罷了,利用人性的弱點,你就可以輕鬆的操控這些人。”薑練笑道,“放手去做,你隻需要知道,我九玄門是東域第一仙門,也是大陸上的頂尖勢力,不需要顧忌任何人。”-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