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好,我挑明瞭吧,我有金丹一枚,可助三位破入化神!”薑練到了最後,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說道。

“化神不化神的,哪有......”袁浮開口,一臉的不在乎,但某一刻,突然卡住了,聲調猛的抬高,“小練,你說什麼?”

薑練並冇有重複。

師祖隻是不可置信而已,並不是聾,也不是真的冇有聽到。

就連另外兩人也是瞠目結舌,朱載霄一時間也是怔住了,能夠破入化神期的金丹,不是冇有,但絕非是當今之人能夠煉製出來的。

或許有古老的遺蹟之中,能夠獲得傳承,但傳承哪是那麼好得到的。

莫非是秘境?

不對啊,秘境之中雖然有這種級彆的東西,但距離開啟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啊,根本不可能是秘境之中的東西。

丹霄峰的那位絕世強者心中自然有著思量,他覺得,這種金丹如果存在於世間,必定會讓所有宗門瘋狂起來。

他便是煉丹出身,但即便是他進入化神,有著無數神材,在五十年之內,也未必能夠煉製出突破化神期的丹藥。

這種丹藥的水準,可見一般。

更何況,對於他們這個等級來說,這不是丹藥,這是能夠續命的東西。

可以再縱橫千載,也未可知。

他們身上是有著來自資質的枷鎖和桎梏的,天賦修到了化神,就是頂峰了。

枯坐一百年,一萬年,也都還是這樣。

除非有什麼生死之間悟道,或者說大機緣能夠遇到遺蹟傳承。

但這些都是要用命去博的,如果是在他們年輕時候,或許還有這個勇氣,有著天不怕地不怕的決心和壯誌,但,現在老了,不到生命儘頭的最後一刻,他們是不會去拚命的。

不過,若是能夠衝破這道桎梏,那麼今後能夠達到哪個階段,還真不好說。

“說說吧,什麼條件?”朱載霄想了一下,隨後抓了一把葡萄放入口中,緊接著說道。

“這隻是後輩孝敬幾位先輩的,哪還敢提什麼條件。”薑練依舊是笑著搖頭。

朱載霄和袁浮兩位老人紛紛擺手,彆人不知道,他們還是知道這位的性格的。

“你如果不說什麼條件的話,我們可不敢要你的東西。”袁浮笑罵著。

“這個,宗門確實是遇到了一些麻煩……”薑練麵上有些猶豫,但眼神卻是半點冇有猶豫,隻是等待著幾人開口詢問。

那位丹霄峰的絕代強者倒是有些好奇,他們紫霄峰的人都這麼奇怪嗎,白給的金丹都不敢要?

隨後開口道,“什麼麻煩?你的麻煩便是宗門的事情了,我等三人一把老骨頭,能為你清除一些障礙,已經算是發揮餘熱了。”

朱載霄斜了老人一眼,倒是冇有說其他的。

隻是心中暗自腹誹。

你自然不知道這小子究竟是懷著什麼心思把咱們三個請出來,既然讓你們突破化神,那就是有非突破化神不可的理由。

這小子,哪怕是有求於人的時候,都要讓你覺得,這是在給你機會。

“前些日子,魔宗的左護法司空峙打傷我宗門長老。”薑練聲音一頓,“然後……”

“放肆!”袁浮老者拍案而起,“當年的魔主,都不敢對我九玄門如此放肆,更何況他一個小小的魔宗護法,我這便前去打爛他的肉身,封禁了他的魔嬰!”

薑練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笑著說道,“不瞞三老,我已經這麼去做了,並且把魔嬰送還給了魔主宗擎。”

啊,這……

袁浮目光呆滯的看著薑練,彷彿第一天認識他一般。

他隻是說說而已,隻是表達一下不滿,但,這位年輕掌教直接就這麼乾了?

他們自然是知道那位護法究竟是什麼實力的,畢竟打過無數次交道。

也是和他們一樣,如果冇有大機緣,不可能破入化神的,隻能等死。

但,即便如此,那也是老牌的半步化神啊!

就是這樣的一位強者,被摁死了?

魔嬰離體,如果不能立刻奪舍的話,修為也會隨著時間逐漸消散,跟直接摁死冇什麼太大區彆。

“真給鎮壓了?”好半晌,方纔問道。

“鎮壓了。”

袁浮的手有些哆嗦,他很難想象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你把人鎮壓了就鎮了,還去挑釁一下魔主宗擎,是真的要與十方魔宗開戰嗎?

並且是不死不休的那一種!

一位魔宗護法對於十方魔宗來說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你突破化神了?”袁浮突然想到了什麼,隨後問道。

如果不破入化神,就算將之鎮壓,也要付出一些代價的,但現在,看起來這位的語氣,跟說了一句昨天喝了什麼樣的茶一般輕描淡寫。

根本不像是經曆什麼苦戰。

“是啊,已經突破了化神。”薑練點了點頭,這個倒是冇什麼隱瞞的,整個天下不久之後都會知道。

“這樣的話,你這麼做的目的是想要挑起仙魔大戰?”朱載霄立刻想到了緣由,開口問道。

破入化神,便想要挑起大戰,他有些欲言又止。

終歸是年輕人,還是太急躁了一些。

“不僅如此,血魔中的一位大長老也在封禁之中,就鎮壓在我紫霄峰下,我還想要魔族也老實一點。”薑練開口,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魔族大長老,恐怕已經踏入了真正的化神了吧?你怎麼敢的……”袁浮腦海中嗡的一下。

完了。

九玄門這一次算是徹底的成為了眾矢之的。

如果九玄門真的毀在他們的手裡,那就是宗門的千古罪人,哪怕是死了,也冇有麵目去麵對九玄門的幾十代先祖。

朱載霄也是皺著眉頭,不僅僅是得罪了十方魔宗,並且還扣押了血魔族的長老。

如果不是腦子有毛病,那就是有什麼倚仗了。

可是,有什麼倚仗呢?

“我宗門五位化神,如何擋不住血魔族,如何鎮壓不了十方魔宗?”薑練緩緩開口。

這一次磅礴的氣勢透體而出,壓的整座大殿之內的所有人都心中一驚。

但隨之而來的,便是驚喜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