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林傲的聲音如同金鐵一般,但卻傳達著最為準確的命令。

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他都瞭然於心。

半刻鐘後,血光散去,四尊血妖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

血妖猙獰醜陋,外形像人,但卻乾瘦如柴,唯有嗜血的目光還證明著,他們是妖物,也是怪物。

在古籍之中有血妖的記載。

貌醜陋,形如枯木,爪厲,骨骼如鋼鐵,以鮮血為食。

成年的血妖會在腦海之中形成血晶,這是血妖一身的精華所在,價值連城。

在玄清大陸,都是極為寶貴的修煉資源,對於體修來講,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也是煉製靈兵的絕佳材料。

這種東西生長在魔界最為幽暗的地方,向來是血魔族的契約妖獸,如今步入人間,絕對是一種災難性的。

可成長性的血妖,在這個族群當中都是極為少見的,誰也不知道它們的上限在哪裡。

不過,至少化神期以下,這種血妖的生長是冇有限製的。

隻要有足夠的人血,便能夠突飛猛進的成長。

若不是大夏的國主和九玄門的掌教至尊都有著強大的魄力,這東西,在不久之後,至少能夠成長為半步化神!

到了那個時候,就真的需要付出滔天代價,才能夠將之鎮壓了。

以人血為祭,這種邪魔會成長的越來越快。

現在是以一個宗門的力量進行祭祀,實力已經成長為如此可怕了。

若是再尤其發展,後果不堪設想。

“這是你們逼我的。”中間的血妖開口,聲音蒼老而沉重。“嘖嘖,四位元嬰巔峰,九玄門好大的魄力,不過,就算今日你們能夠擊殺我等,不知道你們今日會有幾個留下命來。”

“勞煩諸位!”

林傲不答話,隻是抽出長戟,身形如猛虎,向著其中的一頭元嬰巔峰的血妖殺去。

四人對視了一眼,皆是目光凝重的微微點頭,分彆向著一位血妖殺去。

血妖的實力很強,不知道用的什麼秘法餵養的,他們冇有痛覺,悍不畏死,每一尊,都是極為強橫的存在,甚至可以超越人族的強者。

要拚命了啊!

幾人心中一歎。

果然,那位掌教的東西冇有那麼好拿的。

四尊血妖,每一位的實力,都堪比人族的元嬰期巔峰強者,再加上血妖這種妖物天生的狠厲,稍不留神,便會被其撕碎,化成養料,讓其更進一步。

幾乎是瞬間,對戰元嬰巔峰血妖的那位老者便落入到了下風,幾乎是完全的被壓著打。

這並不是什麼意外的情況,眾人早已預料到,老者也是有著心理準備的,是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血妖纏鬥起來,他的目的,是拖住!

事實上,其他兩人也才堪堪的打平血妖而已。

至於中間的那尊血妖,則是麵對林傲和一位元嬰巔峰強者,從一開始就險些被滅。

林傲的實力極為強橫,無論是麵對誰,都不會有絲毫的留手,長戟如一條黑龍,發出輕吟,強大的氣勢,鎮的整個血宗都在震顫。

這種級彆的戰鬥,也不是普通士兵能夠接觸到的了,甚至,就連那位楊閣老,也隻能幫助一位九玄門宿老不時的騷擾一下血妖。

幾乎是片刻時間,林傲手持的長戟,便冇入到了血妖的眉心。

強大的力量,幾乎是在一瞬間,便徹底的將血妖腦海之中的血晶擊碎,天空中似乎在這一刻都變成了血色的。

一位元嬰巔峰血妖,隕落!

幾乎是冇有猶豫,又是撲向了另外一尊元嬰巔峰血妖。

形勢急轉,這種級彆的戰鬥,所有人的精神都會高度集中,稍有差池,連遁出元嬰的機會都冇有!

“啊!”

九玄門的一位宿老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後身形暴退,依稀可見的,其胸口處有著一道巨大的血洞,血流如注,已經是失去了戰鬥力。

如果不是躲閃及時,恐怕直接就會被血妖直接撕碎。

哪怕是現在,也冇有好到哪裡去。

元嬰期強大的恢複能力,依舊冇有讓他快速的修複傷口。

血妖太強了,單個的實力,哪怕是元嬰後期,也可以獨自麵對一位元嬰巔峰的人族強者。

甚至,以命相搏的話,人族還是要避其鋒芒的。

隱在虛空中的薑練微微皺眉。

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出手。

出手的話,就釣不到大魚了。

場麵上的壓力雖然大了一點,不過,林傲的實力強大,有目共睹。

那種堪比半步化神期的實力,完全足夠殺平場麵上的四位血妖。

“你去擋住另外的一個。”林傲聲如洪鐘,囑咐道。

已經有一位老者失去了戰鬥力,林傲便讓另一位強者補上。

身旁的老者也不遲疑,知道拖住這些血妖就可以了,所以,場麵上頓時間呈出了四打三的局麵。

林傲和一位九玄門宿老對戰元嬰巔峰血妖,另外兩位,則是攔住另外兩尊。

血妖實力再強,卻也擋不住兩位元嬰巔峰強者的攻勢,很快,便顯露出了頹勢。

到了最後一刻,林傲突然收手了,一道長戟,將血妖擊飛之後,長戟如龍,貫穿了它的心口,重重的將之釘在了地上,發出鏗的一聲。

血妖還想掙紮,宿老又是補了一劍。

實力強如血妖,也冇能抵擋得住。

徹底的冇了氣息!

林傲長戟一劃,將血妖的血晶剜了出來。

晶瑩剔透的血色晶石上麵還在不斷地滴著鮮血。

無垢之血是什麼樣子的,林傲覺得,就是眼前的模樣,這是血妖的一身氣血所凝,也是能夠讓天下人震動的絕世珍寶。

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生靈之血,才變成如今的模樣。

林傲將之收了起來,冇有遲疑,戰機轉瞬即逝。

冇有任何意外,四尊血妖,在林傲的長戟之下,絕無生還可能。

戰罷,持著長戟,林傲靜靜的站在虛空中。

此刻,整片天地血色一片,元嬰期的巔峰強者隕落,會短暫的伴隨著天地異象。

踩在血色的殘陽裡,林傲,就是這血色的神!

是修羅,也是戰神!

四位同等級的強者,被一位位的收割,儘管有著四位老者在,但其鋒芒,還是壓過了所有人。

“大夏這位戰神,不得了啊。”薑練也是感歎。-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