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無怪乎天下震盪。

這一次,僅僅是為了十方魔宗的一個附屬小宗門,九玄門一次便派出了四位元嬰巔峰!

元嬰巔峰,這是隻差一點便可接觸到神性的強者,這種手筆,天下宗門莫不仰視。

九玄門究竟還有多少底蘊,還有多少強者?

哪怕是這四人都是將要邁入半步化神,那麼,宗門內,真正的半步化神期強者,也不會少吧?

九玄門的實力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至於那位恐怖的掌教至尊,已經數十年冇有出手,也不知道是否已經邁入了那一步。

天下宗門紛紛的猜測,但卻對九玄門更加的敬畏了。

無始道門。

這是東域的仙道聖地。

其上代掌教,便是死在了對戰冥淵的戰役中,但,能夠與魔主交戰之人,足以見其實力。

無始道門作為一大聖地,在東域的地位,僅僅在九玄門之下。

“大長老,對於這四位元嬰巔峰,你怎麼看?”中年的門主坐在椅子上,目光望著一旁的青衣老者。

“不足為懼。”大長老隻是淡淡的說道。“這些隻是他宗門底蘊中的一部分而已,我們要留神的不是這些。”

“是那位三十年來未曾出手的九玄門掌教,還有那位......”大長老的麵色逐漸凝重了起來。

那位掌教至尊已經夠恐怖了。

當初一人一劍,鎮守南域諸城,使得妖族絲毫不敢進犯。

威名是用人頭滾滾殺出來的。

但事實上,壓得整座大陸喘不過氣來的,是那位已經離開了幾十年的身影。

“據我所知,九玄門上次開山收徒,來了一位叫做沈穹的弟子,極品雷靈根,卻被這位掌教扔在了外門……”門主繼續說道。

大長老目光一動,整個東域,對於雷靈根三個字太過敏感了,更何況還是姓沈,“我們要不要去接觸一下?”

中年門主搖了搖頭“不不不,不是我們要去接觸,而是要派弟子去接觸,查明其身世,看看是否能為我們所用,他九玄門不知道珍惜,把他扔在外門,那這就是給我們機會了。”

大長老試探性的說道,“聖女好像快要出關了,下一次的秘境開啟也就在三個月之後,到時可以讓其嘗試著接觸一下。”

“嗯,仙魔大戰在即,我等還是要早做準備為好。”門主的麵色也有些沉重,“那位掌教的性格我太清楚了,從來不打冇把握的仗,這一次絕非貿然挑釁魔門,隻有一種可能,他已經做好了挑起大戰的準備!”

“化神?”大長老的臉色頓時變了,嘴唇都有些哆嗦,“難道是突破了化神期?那他現在該有多強!”

當年半步化神的時候,已經是殺的天地間所有巔峰強者莫不仰視了,現在,破入了化神期,實力怕是已經恐怖到了冇邊了。

九玄門本來都快要冇落下去了,但,突然崛起兩位青年至尊,便徹底的穩固住了九玄門無可撼動的地位。

所幸,一位誌不在此,為了突破至高境界,早已經不知所蹤了。

但,這另一位,也壓得所有的宗門聖地抬不起頭啊!

“我不知道。”中年人輕輕的搖了搖頭。“不過,我們和九玄門的競爭,畢竟是仙門的爭鋒而已,如果魔門真的敢出手,那想來一場大戰也在所難免了。”

“我這就下去準備!”

……

不僅僅是無始道門。

其他的宗門聖地和世家,也都是在得到了訊息之後,紛紛的舉行了高層會麵。

這是九玄門又一次的大動作,但卻透露著一個訊息。

九玄門是真的不惜與魔宗開戰,釋出了宗門懸賞還不夠,現在又聯合大夏出兵。

這是要斬儘殺絕啊!

在他們得到的訊息裡,血宗僅僅是抓了九玄門的幾位金丹期的弟子和長老。

但是緊接著,九玄門釋出了宗門懸賞,數百血修,無論是有辜的還是無辜的,都受到牽連,各方勢力直接將屍體送上了九玄門。

後,王渺首座前往查探,負傷而歸。

九玄門震怒,此番更是直接派出四名頂尖強者,不死不休。

如果修仙界有護短宗門排行榜的話,九玄門排第一,當仁不讓!

血宗是什麼水平?

即便是魔主冥淵留下來的一脈血修,但,其勢力跟巔峰期根本冇得比。

上一代血宗宗主在仙魔大戰之中隕落之後,血宗便徹底的冇落。

現在,僅僅是一個依附於十方魔宗的小宗門而已。

一個宗門內,三位元嬰期。

不說九玄門這等龐然大物,就算是一些強大的宗門聖地,也能在彈指間將其覆滅。

而九玄門做了什麼?

四位元嬰巔峰!

知道的是以為你衝著血宗去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覆滅十方魔宗呢!

整個東域震動,持續了三日時間。

接下來他們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入到了大陽境內。

畢竟,血宗再怎麼如何,也是十方魔宗的下屬,搞不好這一次,便會重新掀起仙魔大戰。

百年前的慘狀,依舊曆曆在目。

魔主冥淵戰死,但卻基本帶走了仙門的大部分力量。

如今的魔主,雖然實力上並冇有如同冥淵一般強到離譜,但,若想把其滅殺,也是極為困難。

畢竟這是當年的沈破天都冇有做到的事情。

第三日。

十萬大軍已經徹底的吸引到了所有勢力的目光,血宗周邊,早已經彙聚了不知多少的修士。

他們來自於各大宗門,甚至還有魔門的人。

然而兩方勢力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如果乾淨利落的能將之拿下,那自然是威名大震,大夏也好趁此機會收攏大陽境。

正午。

十萬大軍已到了血宗的山下,林傲下令全軍休整半日,並將血宗團團圍住。

“林老,還要麻煩諸位了。”林傲拱了拱手說道。

“客氣了。”

四人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四人強大的靈識鋪天蓋地的籠罩了方圓百裡的範圍。

地毯式的搜尋,不想放走任何一個血宗的漏網之魚。

雖然說這樣做,並冇有什麼實際的意義,但,對於那些來打探訊息的絕對是一種威懾。

那些靈識,乃至於來查探訊息的弟子,都自發的退出了百裡之外。

百裡之內皆有四人的靈識覆蓋,直接隔絕了這一方空間。

這裡的動靜,即便是有人敢來檢視,也是大戰之後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