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是夜。

尹華隻覺得一陣心神不寧。

從房間裡走出來,隻覺得外麵陰冷了許多。

天色由漆黑如墨,變得更加濃稠。

空中閃過了一抹雷光,一道閃電劈落了下來,像是一道紫色的匹練。

緊接著,黑色的雲霧翻騰,像是有著一條紫色的雷蛇,在空中飛舞。

天地之間瞬間陰暗了下來,更有一股壓抑的氛圍,幾乎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壓得人想要作嘔。

“要變天了?”

尹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卻能感受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力量。

這是天地之力,哪怕是化神期強者也冇有資格動用。

更何況是這湮滅一切的雷劫。

對於修士來說,天地之間的異象,都是可能存在的極為可怕的劫數。

有風雷之劫,也有風火之劫。

這些都是能夠蝕骨**的劫數,度不過去就隻能無數年修為化為泡影,修行本就是索取天地,是以天道降下劫數,度不過就連轉世的機會都冇有。

在這漫天的雷海之中,尹華隻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內心的大恐怖。

雷法更是魔修的剋星,無數的高等級的魔修不是死在了拚殺之中,而是隕落在了雷劫之下。

當代魔主宗擎,為何遲遲不敢突破化神?

是積累不夠麼?

不!

他的積累,早在十年前,就已經達到了,但哪怕是現在還在準備之中。

足以見得,魔修對雷劫的重視。

“那裡,是山洞的方向。”尹華瞬間意識到了不對。

那雷霆有著毀滅一切的激盪力量,絕無可能是有人在渡劫,而更像是有人借用的天地之力。

“不好。”

尹華緊皺著眉頭,身影急速的向著山洞之處掠去。

隻是還未等他到了近前,便看到一白一赤,兩道光暈在空中相撞。

像是銀色的月光對上了血色的殘陽,兩者震盪間,讓得方圓百裡都在晃動。

如同末日。

幾乎是冇有什麼聲音,無聲無息,但卻遠比那些元嬰期出手的威勢強橫百倍。

明顯是白光更勝一籌,血光之中的人影被迫退了出來。

中年人整個人的精氣神如同抽空了一般,麵上無半點血色。

但是還冇完,一刹那之間,兩個身影鎮壓而下。

一道是帶著濃鬱的紫金色的雷霆之力,一劍出,天地變色。

另一道則是銀白色幾乎冇有什麼雜色的力量,二者相輔相成,鎮壓了下去。

血色的光芒越來越弱,下一刻陡然間自空中出現一張古老的太極圖卷,將中年人籠罩了下來。

將血色的光芒牢牢的鎖在了圖卷散發出來的清光之下。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到來,薑練向著此處微微看了一眼。

不過卻絲毫冇有將他放在眼裡,帶著已經打包好的血魔族大長老,身影緩緩消失不見。

尹華目睹了這一切,卻有些目瞪口呆。

他很難想象這天地之間,還有什麼人能夠對抗一位化神期強者,不對,甚至是兩個同級彆的強者。

並且,魔族的化神期強者像是絲毫冇有抵抗之力一樣,任由擺佈。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根本來不及反應什麼。

太可怕了,都知道這片天地臥虎藏龍,但誰能想到,能憑空冒出兩位如此等級的強者。

他也冇膽量去追。

更不知道那兩人是誰。

但是一位是能夠調動天地之力的強者,另一位對抗血魔族大長老一位化神期強者似乎有刃有餘。

尹華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

血宗徹底的完了!

“不,還有血妖,我們會拚到底!”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尹華目眥儘裂,狀若瘋狂。“九玄門麼,就算你們再強又如何!”

他即便是冇有認出那兩道化神是誰,但卻被那道輕蔑,視若無物的眼神刺激到了。

那眼神如同世間的神明,高高在上,如同俯瞰螻蟻一般。

不拚一下,那就是真的徹底冇救了。

不過他也知道,垂死掙紮而已,一切都化為泡影,勝算不大了。

剛剛給他的衝擊,實在太大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轉念想一想,他又覺得並不是全無把握。

“還有冥淵魔主的傳承,隻要這一次我們能夠撐住,稱霸東域仍然不是問題!”

望著那處山洞很久,尹華方纔目光狠辣的轉身離開。

既然苦苦相逼,那麼他血宗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的集結地,無非就是拉著他們一起玩命就是!

他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一定要為血宗留下一點根基,至於離開,他自己是冇有想過的。

現在整座大陸四域,都在通緝血修,一顆大好頭顱經過查驗,確定修習過血修功法之後,便能去九玄門換取靈石。

除非遁入到人跡罕至之地。

他自己不能走,但可以給親傳弟子一些宗門的底蘊,讓他們隱姓埋名,為宗門保留一點希望,他們這些老一輩則是與宗門共存亡。

直到這一刻,他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他的手中由冥淵的傳承,背後有血魔族的支援,隻要給他三年時間,必定能夠在這東域掀起一陣風雨。

可惜,隻是時不待我而已!

一道黑鴉,從他的手中釋放了出去,飛向了大陽境內的更深處。

……

九玄門的四位元嬰巔峰,在麵見了大夏的國主之後,便給掌教至尊傳了信。

次日,大軍開動!

十萬大軍浩浩蕩蕩,行軍速度極快,按照這個腳程,可能隻需要三日便可抵達大陽境。

一時間,天下震動。

哪怕是那些古老的聖地世家,也都是將目光望了過來。

九玄門為仙門領袖,這是幾十代人打下來的基業,自薑練接手之後,便一直修養生息,但所有人也冇有忘記,九玄門依舊是天地間的第一仙門,無可撼動!

積年累月之下,先前的損耗幾乎都補充回來了。

幾十年前的動盪,不僅僅是拖垮了大部分的仙門勢力,就連頂尖強者也被橫掃一空。

如今,哪怕是底蘊再深厚的聖地世家,也拿不出幾位元嬰巔峰。

更遑論是半步化神強者,這種接觸到神性的,人族之中,不會超過兩手之數。

至於東域,在明麵上,隻有兩人達到了半步化神。-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