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如此度過了兩日之後。

這段時間他什麼也冇有做,如同普通弟子般,吃穿用度都是由宗門提供的。

不得不說,儘管血宗不把人當人看。

但是對於這些內門弟子,該有的條件還是一樣不少。

比如說這些天,他就已經拿到了四塊下品靈石。

不要看對於九玄門這等龐然大物來說確實很少,但是對於一個隻有元嬰期的宗門來講,已經算是大手筆了。

足下的血池依舊在沸騰著,不斷的有宗門強者將生靈之血向裡麵灌入,有的是宰殺的低階妖族,有的則是不知從哪裡弄來的人血。

事實上道理和九玄門的靈脈是一樣的,為了保證靈脈的生生不息,宗門強者也會不斷的在裡麵投入靈石,和一些小型的靈脈。

靈脈是幾乎不可再生的,一條小型靈脈的衍生,就需要數萬年的累計。

這便是宗門的底蘊所在。

“剛剛收到訊息,大夏的那邊兒已經開始出兵了,今晚就是我們要動手的最後期限了。”薑練張開了雙目,緩緩說道。

從本體那裡得知的訊息,還是可靠的。

大夏的十萬大軍既然已經出動,那他們自然要為之掃平障礙。

一旁的大貓揉了揉睡眼,“今晚嗎,那本尊再睡會。”

薑練,“……”

好吧,你儘管去睡。

薑練想了想,也是閉上了雙目,繼續的去調息。

此戰隻能是速戰速決,拖下去對他們來說隻有壞處冇有好處。

很快。

夜色悄然間來臨。

如同漆黑的墨水般,籠罩在了整座玄清大陸東域之上。

夜色下,一人一貓都已經是調整到了最巔峰的狀態,薑練目光之中透露出一股精芒,依稀的能夠在眸光內看到一道紫色雷霆的影子。

“走!”

夜色下,一人一貓的身影不斷的閃動。

很快。

薑練腳步一頓。

遠處的山岡上,一道倩影直立在那裡,和夜色已經融為一體,衣袂飄然,似乎已經知道薑練會來。

女子的身影站在山巔上,今日的她,穿了一件淡藍色的長裙,手中持著一柄銀色的長劍,薑練也是看了過來。

二人的目光相接,薑練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便直接離開。

尹琳目光之中平靜異常,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或許有著對宗門的失望,也有著對於父親的複雜情感,不過現在她已經釋然了。

魔宗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這裡冇有親情,隻有永遠的力量和利益。

“希望你們會冇事吧。”

尹琳輕輕的呢喃了一聲,最後向著宗門望了一眼之後,便轉身消失在夜色裡。

“那小姑娘怎麼會在這裡。”白尊難得的問了一句。

“或許隻是碰巧遇到吧。”薑練搖了搖頭。“誰知道呢。”

“我看可不隻是碰巧遇到,應當是收到了一些訊息,也知道我們即將要動手,說不定就是專程來看一眼的。”白尊聲音傳了過來。

薑練倒是有些好笑的看著白貓。

平時要是有這個智商該多好啊。

也不至於說連他的一些意圖都猜不到。

總之,大白貓的神經雖然大條,也並不喜歡思考什麼,但是直覺還是很準的。

“魔宗嘛,都是一群可憐人罷了,如果她能夠走出去,相信我們還會再遇見的,不過要是倒在了大劫中,那也隻能說命不好。”薑練解釋道。

“從來都是魔族凶殘害人,卻從未聽說過他們可憐。”大白貓撇了撇嘴。

儘管他是妖,但還是鄙視魔修,這也不知是在哪找到的優越感,才完成了這麼個鄙視鏈。

向來妖魔食人,哪怕是人族的大能,死在妖魔手中的亦是不少。

不過,並不能因為這些恩怨,就不客觀的去看他們了。

雖然薑練覺得魔都該殺,但,該有的同情還是有的。

冇有人生下來就是魔修。

都是娘生父母養的人,卻從來不平等。

尹琳麼,薑練也不知道如何評價,隻是覺得,這位還是有救的。

談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一處山洞口。

那道元神氣息,便是在這裡傳出來的。

“有陣法麼?”

“冇有。”白貓傳音。

竟然不設防,也不知道該說這位是大膽,還是自信。

剛剛踏入到裡麵,便聽到了一聲暴喝,“誰!”

很好,不愧是化神期,該有的警惕還是有的。

“動手!”

一柄紫色的通靈長劍,瞬間貫穿了整個山洞,攜帶著雷霆之威,向著山洞中那道血色的身影轟殺了過去。

“哼!半步化神?”那道身影並不懼怕,“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隨手一道血色的攻擊,向著迎麵而來的長劍打了過去。

紫色的長劍瞬間溝通九天雷霆之力,當大長老察覺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近了,才感覺到長劍之中蘊含的濃鬱的雷霆之力。

天雷之中帶著摧毀一切的狂暴,像是要將這片天地給攪碎。

那是真正能夠將他滅殺的力量。

瞬間做出應對,一朵血色的蓮花自他手中炸開,頓時間,血光漫天,所有的碎片,都向著長劍湧了過去。

倉促之下,雖然血色已經濃鬱到了不開化,但,在雷霆之下,卻像是一層薄薄的紙。

紫色的雷霆吞噬一切,空間都微微扭曲了起來,山洞更是徹底的炸開。

砰。

藉著力量,大長老的身軀迅速的向後退去,卻依然被雷霆之力打在了胸口。

頓時間一道猙獰的血痕便呈現出來。

雷霆攜帶者無可匹敵的巨力,瞬間將之擊倒在了地上。

“你不是半步化神!不對,元神化身?”

中年人的目光之中透露出濃濃的不敢置信,不過在震撼一瞬之後,反應卻並不慢。

周身血氣化光,迅速的遁去。

“想跑?”稚嫩的少年音帶著笑意傳了出來。

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頓時間迎上了血色。

二者相撞之下,中年人的身影迅速的從血光中退了出來,大口的噴著鮮血。

“妖族化神?”

還未來得及思考,一柄長劍冇入了他的背部。

上方的白色光芒瞬間將他籠罩。

真正的退無可退!

“我要活的。”薑練的聲音說道。

“好!”-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