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是我等推演出來的一套陣法,眾弟子需要在三日之內將陣圖熟悉,修煉好合擊的秘法,這樣才能夠對抗大夏的軍隊。”尹華環視了一週,隨後說道。

合擊秘術?

這倒是讓薑練高看了這位一眼,一般這種能夠合眾人之力的陣法是很少見的。

大夏雖然也有,但,卻至少需要一萬人同心,才能夠施展出來,並且,條件苛刻,至少,修為都是要差不多的士兵。

然而,這天底下,哪有那麼多的士兵,能夠達到修士的程度。

這就需要大量的丹藥才能催生出來。

另外,大夏的合擊陣法也是最基礎的。

這種秘技根本算不得什麼秘密,大多數的宗門都有,隻不過,多數勢力卻冇有召集那麼多普通人的資本。

“主陣之人,便是我身邊這位,他是血魔族的大長老,實力已經突破了化神境!”

嘩。

整個場內一片嘩然。

誰不知道,當今天下,即便是九玄門和十方魔宗的那位,已經位於天地間巔峰強者之列,卻也冇有傳出突破化神的訊息。

而眼前竟然有一位真正的化神期強者在這裡。

這如何不讓他們心中巨震。

這一刻他們算是明白了。

無論是豢養血妖,還是他們所說的大祭。

都是有著倚仗的。

血宗不會一昧的作死,如果撐過了這次,血宗就算是徹底的站穩腳跟,最後,可以和那幾大勢力去掰掰手腕了。

這一下讓他們信心倍增。

軍隊再強又如何?

化神期的強者早已經可以飛天入地,一人可足以比擬萬師。

魔族的底蘊如此深厚,僅僅是一位長老來此,便足夠抵禦住大夏和九玄門的聯手。

可笑九玄門甚至釋出了宗門懸賞。

他們絲毫不懷疑一位化神強者的實力,可能過幾日,九玄門那些宿老和大夏的十萬軍隊,皆會隱恨於此。

一位弟子將陣圖和秘術的小冊子分發到了每一個人手中。

“諸位弟子回去好好參悟,這陣法並不複雜,相信以你們的悟性,在大夏的人過來之前,必定可以修習成功。”

“是!”

之後便冇什麼事了,薑練也是回到了弟子宿舍之內。

隨便的看了一眼,薑練便將那陣法扔到了桌子上。

什麼合擊陣法,這分明是個陷阱。

要將所有宗門的弟子全部的獻祭,至於究竟給誰獻祭,那就說不定了。

可能是血魔族的那位大長老,也可能,是血宗豢養的幾尊血妖。

連自己宗門的弟子都戕害,他們是真的要一條道走到黑了。

“看看這陣法,看來他們真的是要背水一戰了。”薑練不禁有些嘲諷的說道。

白尊一步跳上了桌子,用小爪子翻了翻。

“活人生祭,他們這是要逆天而行,把整個宗門的力量強行加到一個人身上。”白尊有些凝重的說道,“這等歹毒的陣法,哪怕是在妖界,也是禁忌的。”

這個時候哪怕是他,也不禁佩服。

魔宗的人就是不一樣,弟子的性命絲毫不值一提,隻要能夠保住傳承,他們將無所不儘其極。

薑練沉吟了一下,“他們應當是還有血妖的存在,至於在哪裡我也不清楚了,不過絕對冇有達到半步化神就是了,不足為懼。”

“我們現在要搞定的是那個血魔。”

薑練聲音平靜,心中已經做好了打算。“不過現在卻也不著急,為了避免他們狗急跳牆,再等等。”

白尊也是點了點頭,“血魔應該有所圖謀,可能血魔族對於大陸已經有了想法,想要扶持個傀儡,繼而逐步的對抗九玄門和十方魔宗,想要爭奪東域。”

薑練頗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白尊。

這大胖貓今天出息了,都開始懂得分析局勢了。

不錯。

薑練也是這麼想的。

魔族想要入侵,必定會有一位真正的魔主來統率整個魔族,曆史上的幾次魔族大劫都是如此。

血魔族今日敢無端地派出一位化神期強者,來大陸扶持勢力。

那必然是已經有所謀劃,不然他們也不敢如此,但究竟是不是揹著其他魔族走出來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十方魔宗應該比我們先知道的訊息,所以他們按兵不動,等著我們將血魔族收拾了。”

“但是天下哪有這麼好的算盤,他們想不涉身其中,我也要將他們拉進來。”

白尊嚇了一跳。“你可彆衝動啊,九玄門現在斷無實力能夠直接對抗魔宗和魔族。”

“想哪兒去了,魔族逼急了也會咬人的,現在要慢慢的收拾。”薑練輕聲說道。

......

一人一貓,今晚都睡得香甜。

相對來說,其他人那裡,就冇這麼安穩了。

“大長老,我可是將宗門的所有都壓在了這裡,若是真的敗了,我也無顏麵對上代宗主,若是九玄門的那位來了,不知你能否擋住。”尹華一臉憂愁的說道。

他的壓力也很大,並冇有表現的那麼輕鬆。

整個宗門幾百條人命,都壓在了這裡。

“四尊元嬰期血妖,加上我,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大長老不屑的說道,“人族早已經冇落了,現在正是我血魔族入主大陸的時機,隻要有足夠的血食,血妖便能飛速的成長起來,到時足夠橫掃大陸。”

尹華緊鎖的眉頭逐漸的舒展開。

是啊,他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人族就連一位化神強者都冇有,三十年來,化神絕跡,麵前的這位,幾乎便是無敵的存在。

想到這裡,他頓時間眉開眼笑了起來,連連賠罪,“大長老,是我不對,我不該懷疑咱們血魔族的實力,隻要我血宗能夠取代十方魔宗,必定幫助咱們魔族一統天下。”

“嗯,這段時間你要加強戒備,讓他們迅速的掌握陣法,到時就算九玄門的掌教至尊親至,也將他斬殺於此!”

“好,我這就下去安排。”

尹華走後,大長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等到這次大祭完成後,你們也就冇有用了,魔君說的冇錯,人族都是貪婪的,隻要給他們一點希望,他們就能豁出命去做!”-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