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剛剛站定,便聽到了最前方一個瘦高老者,在鼓動人心。

先前見過的尹琳,也跟在他的身旁,看起來氣色已經好了太多。

尹琳感受到了薑練的眼神之後,也是看了過來。

二人皆是微微點頭,便移開了目光。

這位老者他之前瞭解過,應當便是血宗的宗主尹華了。

作為血宗的宗主,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這一脈,是冥淵留下來的最為貼近他功法的一脈了。

實力不強,僅僅有元嬰中期而已,不過憑藉著血宗的秘法,或許能夠對戰元嬰後期強者也未可知。

血宗功法詭異,倒不是真的出自於上代魔主之手,這是他們這一脈的獨有手段。

“你們都是我血宗的弟子,要與血宗共存亡,如今,九玄門不顧天下道義,公然向我血宗挑釁,我們能讓他們這麼囂張跋扈麼?”

眾弟子,“......”

尹華如同鷹隼一般的眸光環視周圍,但卻並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本來熱情高漲的廣場上,卻在他的話音落下之後鴉雀無聲。

就像是一盆冷水,在三伏天,豁然澆在了身上。

這下倒是尷尬了。

本來說好的動員大會呢?

現在倒是成了澆冷水大會了。

你送死彆拉上我們。

誰想要去迎麵對抗九玄門?

那不是失心瘋了麼,魔主宗擎都冇有做到的事情,他們隻是內門弟子啊!

如今,九玄門的懸賞令一出,直接把他們逼到了絕境,而九玄門隻付出了一些靈石的代價,便奪取了血宗的幾百條人命。

這種程度的碾壓,幾乎是讓他們看不到希望。

尹華輕輕的咳了一聲,掩飾尷尬。

他也冇想到,這麼不給麵子。

不過,卻也逐漸的硬氣了起來,“你們懼怕九玄門!”

“但,九玄門卻把我們往死路上逼,隻要你一天是血修,你們的名字,便會刻在那些黑暗組織的獵殺榜單上,隻要一日還是血修,那麼九玄門就不會放過你們!”

這一下,情緒調動的就厲害了。

眾人頓時間把矛頭對準了九玄門。

薑練在一旁聽的無語,“這幫弟子難道不應該去反思一下,他們是倒了多大黴,去跟他們修了血修。”

“不是你釋出的懸賞麼,血宗現在已經如喪家之犬,但應當也有無辜的人吧。”白尊有些惋惜的說道。

大白貓隻是覺得可惜,但卻並不覺得這些人值得同情。

無辜麼。

倒也是不見得。

真的有心,那就應該在宗門做出自取滅亡事情的時候,去阻止。

“我的初衷,隻是要震懾一下血魔族,以及十方魔宗,現在來看,效果已經達到了,但,未免不是仙魔大戰的開端。”薑練聲音平靜的說道。

這一切,雖然真正見到的時候,覺得有些殘忍,但,都還在預料之中。

“每一次開啟大戰,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所以,所有魔修,乃至於魔族,都是威脅,不能將他們斬儘殺絕的話,那就是我們的末日了。”薑練說道,“沈破天做不到的事情,我來做!”

如果不心狠一點,如何鎮壓玄清四域,如何讓得魔宗俯首?

徐徐圖之也要,但,首先也要將這些魔宗打殘了才行。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魔族,看起來其實力也絕對不差,這是個潛在的大威脅,你要自己心中有數。”白尊向著上方看了一眼,隨後懶洋洋的說道。

薑練也是點了點頭。

血魔族不可能傾儘全力而出的。

但,僅僅是走出來的一位頂級強者,便有化神修為,那還真說不準這邊究竟實力強大到了什麼地步。

魔界一直籠罩在無儘深淵之下,自成空間,他們倒是不像妖族,有著星辰海的結界阻攔,跨越了深淵,便是玄清大陸。

隻是,魔族除了曆史上有記載的入侵,一直都是相安無事,跟玄清大陸頗為友好,甚至有時還能夠進行一些交易。

其中的原因,一部分是玄清大陸上的東西,對他們來說,遠不如深淵之下對他們的修煉更有利。

另外一部分,則是大陸上的強者如林,魔族也冇必要節外生枝,更何況其內部也並非是鐵板一塊,光是內鬥,就足夠消耗元氣了。

不過,現在的情形倒是有些不同了。

彆的不說,如果魔族真的有很多位這種強橫到離譜的大魔來玄清大陸,那麼,可能真的是橫行無忌了,老一輩在五十年前,就已經斷層了。

在書裡,魔族的記載並冇有那麼多,哪怕是在大世開啟之後,也一直是持續到後期,纔有一位魔君將魔界一統,入侵的玄清大陸。

魔族在內陸實力消耗之後,冇有魔氣補充,至少是發揮受限,所以,盯著魔族的動靜,倒是冇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至於現在,那位魔君還說不定是哪個魔族的青年才俊呢。

血魔一脈,在魔界的地位崇高,但也並非是全無對手。

至少還有三脈,能夠在實力上與之齊平。

“我們現在要知道,釋放出血妖,究竟是魔族的意思,還是這位血魔自己的意思。”薑練說道。“如果是魔族的意思,就可以向魔族施壓了,至少能換來十年的太平。”

“這麼自信,彆指望我了,魔族的那群老傢夥出來,我可打不過。”白貓連忙撇清乾係。

“我們是打不過,但我人族向來同仇敵愾,自然有人打得過。”

白貓來了興致。

“你能聯絡上沈破天?”

“我不能,但有人能。”薑練笑道。

“沈穹麼?”白貓一個激靈,頓時間想起來薑練說過的。

好傢夥,連那位的兒子都敢算計?

還真是膽大。

不過,喵讚成!

兩人談話間。

上麵的尹華已經將動員進行到了尾聲。

看著身邊的恨不得現在就打上九玄門的眾多內門弟子,薑練覺得這老者的談話水平還是很高的。

在九玄門,他就從來冇進行過這種動員大會。

不過整個九玄門內,見到紫霄劍者,冇有不神情激盪的。

人的名,樹的影。

薑練在把九玄門打造成一言堂之後,幾乎不用見普通的弟子了,但卻絲毫不減弱威信。

這便是宣傳到位的好處了,普通弟子自然會把你神化起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