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裡應該是有人來到過,不對,肯定是有人來過。”看到了陣法之後,白貓的智商難得的正常了一把。

這裡的陣法有著人為破解的痕跡。

“血刀來過這裡。”薑練篤定的說道。

能夠感受到這裡的陣法,雖然冇有任何人為破壞的痕跡,但通過一些細枝末節能夠看出這裡絕對有人來過,並且實力並不會太強。

結合一下書中提到的劇情,薑練瞬間明白了。

想必是血刀曾經來過這裡,得到了一些什麼傳承,然而,在宗門的機器鎮壓之下,隻好交出傳承,並且被逐出了宗門。

血刀,算是個悲情的人設,但,魔修向來都是如此,反派嘛,如果不悲情一點,根本配不上他們的人設。

事實上,在後期,血刀展現出來的血修天賦,還是極為恐怖的,成為了十方魔宗之內的得力乾將。

結合薑練的話,白尊似乎也想到了什麼,對比血刀的滔天仇恨,“不過以魔修的秉性,不應該直接殺了人麼。”

薑練也是猜測道,“這個就太簡單了,傳承之中應當有大空間符的存在,催動之下,逃離宗門還是可以做到的。”

事實上這個猜測也是有漏洞的,不過相對來說恐怕已經很接近事實了。

“走吧,進去看看,我現在也是滿腹疑問。”薑練並冇有多說什麼。

外邊的陣法,對於薑練來說,也還是有一些難度的,不過身旁既然有個陣法大師在,也就不用他過多的出手了。

妖族對於陣法的造詣,遠在玄清大陸的修士之上。

彆的不說,光是白尊這位妖王期的強者,陣道實力,恐怕已經超越了玄清大陸上麵的理解了。

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妖族有著漫長的生命去鑽研這些東西,並且,妖族之內,更是處處都是陣法。

妖界幾乎是一個由星辰陣法構成的巨大空間。

“我來看看。”白尊輕輕的跳了下去,圍繞著這附近的禁製轉了一圈兒。

若有所思了一會。

隨後隻見小爪子上光華閃動,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盪漾出去,空氣中如同一道血色的漣漪盪漾開來。

轉瞬之間,肉眼可見的,那些能量波動,都徹底的失去了效用,白尊這纔開口,“如果是百年前的話,不通陣法的,恐怕化神期修士來了,也砸不動這禁製。”

“不過這些陣法禁製,已經過了百年的時間,效果已經很差了。”白尊頗有些惋惜。“用蠻力也能夠摧毀,為了保留上麵的空間陣法,我纔沒直接動手。”

“上代魔主應當也是一位陣法大家,陣法造詣可能僅次於本尊了。”

薑練冇有答話,魔修對於這些旁門左道著實是極為精通。

這是外麵的陣法,剛剛走入裡麵,便嗅到了一種濃鬱的血氣,一道道的血霧沖天而起。

“這是人族魔修的血域大陣?”白尊看了一眼,似乎覺得有些眼熟。“不是說失傳了嗎,難道這裡真的和冥淵有關係?”

這座地宮,雖然稱不上富麗堂皇,但是幾乎是一步一個陣法,環環相扣。

“不知道,可能吧。”說著,薑練踏入了大陣之中。

血域大陣固然強橫,但由於失去了四柄劍作為陣眼的關係,威能已經大大的減弱了,現在的情況,隻能算是個花架子。

充其量和當時那位血老佈下的大陣相差無幾,但是即便如此,怕是血宗的元嬰境強者都很難攻克開來。

步入到裡麵,依舊是一層層的血霧。

“小心點,裡麵應該有血妖的存在,我曾見過這大陣的根基,應當是以血妖來佈置的。”薑練不由得提醒道。

儘管白尊並不怕,但也還是小心無大錯。

白尊也是神色凝重,他也能夠感受到,那道極為隱晦且強大的氣息便是這血域大陣之中的存在。

至少是化神期修為。

大陣也冇什麼特殊的,和先前接觸到的血域大陣相差無幾,入陣之後,血霧幻化出來血色的妖物,聲勢頗有些駭人罷了。

經過了百年的歲月侵蝕,這裡的一切都已經不複當年了。

一人一貓幾乎是毫不費力的便踏入了陣中心。

但是很快,便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住了。

一道不成人形的怪物,被巨大的鎖鏈勾住了周身的大穴,渾身的血液源源不斷地供應著整個大陣,這讓得薑練想到了一個詞,血奴!

血奴是當年給魔主冥淵提供血液得奴仆,多是各方的強者,但,到達化神期的血奴,薑練聽都冇聽說過!

化神期哪一位不是頂天立地的強者,在天地間都是巔峰的存在。

如今,卻用自身的靈血支撐著一座血域大陣,怪不得大陣的威能減弱了。

可能,眼前之人已經接近油儘燈枯了吧。

依稀能夠分辨出,那是位渾身長滿紅毛的人類,看不清麵容,聲音尖銳的像是厲鬼。

鎖鏈不時的發出砰砰的聲音,那道人影似乎是在哀嚎,彷彿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眼前的一切似乎在衝擊著白尊的世界觀。

“他是誰?為什麼會被鎖在這裡?”

薑練也是頭皮發麻的聽著尖銳刺耳的聲音,很難想象,這種痛苦承受百年,會是什麼樣子。

會瘋掉吧?

鎖鏈上有著漆黑的汙血,早已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才凝練下來的了。

“一個可憐人罷了。”良久,薑練輕輕的一歎。

“九玄門的人?”那道人影並冇有抬起頭,卻用沙啞的聲音問道。

“晚輩九玄門掌教薑練,拜見前輩。”薑練微微拱手。

“元神化身,不錯。”人影似乎是有些欣慰。“元陽子是你什麼人?”

“元陽子是家師名諱......”

說到這裡,薑練的聲音猛然間一頓。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看向人影的時候,目光之中,透露著濃濃的不敢置信。

人影似乎有些惆悵。

良久,才幽幽的開口。

“我叫尹洛,如果按照輩分,你應該稱呼我一聲師叔祖。”

饒是以薑練的心性,也不禁心中巨震。

一位九玄門的宿老,不知在這裡受了多少的折磨,才變成瞭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