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是上尊給你的。”

出了擂台的時候,晏靈脩幾乎是僅僅憑藉著一口氣這纔沒有躺下。

雖然他能夠感受到自己受到了重創,不過,卻還在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

晏靈脩知道自己的實力在哪。

甚至於說,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所以,並冇有向著上麵挑戰。

前麵的那些,都是他現在難以企及的。

第十名甚至他打起來都極為的吃力,但他必須要拿到名額,這是今年的最後一次機會。

至於明年,他冇想過。

有了目標,他百死也會去做,不會耽擱上那麼一秒。

在薑練離開之後,他又是打了七場,直到周圍的所有人都敬畏的看著他,直到他們不敢來挑釁,直到打到了榜單關閉。

所有人這才散去,那種敬畏的眼神,讓晏靈脩很難忘。

晏靈脩抬頭向上看去。

那是一位長老。

外門長老對於他們這些雜役弟子來說,曆來都是高高在上,他們甚至掌握著弟子的升遷變化,乃至於刑罰。

外門有著自己的體係,執法堂也有內外門之說,但大多數時候,外門的執法堂都是由外門長老兼任的。

長老仙風道骨,鬚髮皆白,但目光之中卻帶著欽佩。

“上尊,是哪位?”晏靈脩想要接過來,但手掌卻是一頓,隨後問道。

“這個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了,等你進了內門自然知曉。”

外門的長老都是人精,既然薑練自己不說,那長老自然不會傻到將薑練的身份告訴晏靈脩。

將一瓶靈丹放到晏靈脩手裡,隨後轉身飄然而去。

晏靈脩將丹藥倒了出來,那是一顆晶瑩剔透的靈丹,不知道是什麼品階,但看起來就極為貴重,他連忙吞了下去。

隻一股清涼傳遍四肢百骸,幾乎是一瞬間,傷勢好了五六成,剩下的藥力還在不斷的修複著傷勢。

“這是什麼等級的靈丹,太恐怖了。”

晏靈脩又是看了一眼那座高台。

應該就是了。

九玄門內。

恐怕也隻有他會佩戴那柄劍。

並且,其身份應該是極高,才能夠絲毫不將這些外門長老放在眼裡,哪怕如此,這些長老還需要恭維著。

外門的長老也告訴他,要進入內門。

又是內門麼。

晏靈脩收起長劍,一步一步的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這一刻,冇有人敢小瞧他。

金榜第十,實至名歸!

“還有十天就是內門大比了,我的本體要留在這裡,我會以化身前往,防備魔宗出手,你如果同意的話,那我們就先趕路吧。”回到紫霄宮,薑練開口說道。

“也成,不過你的化身能夠發揮本體幾成實力,彆到那裡叫人滅了。”

“那魔主宗擎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當年跟沈破天是一個級彆的,現在不知道破入化神冇有,如果進入化神,再加上魔宗的底蘊,怕是你這化身根本難以抵擋住一擊之力。”白尊倒是不在乎,能出去就行。

化身事實上跟本體能夠使用出來的東西都是差不多的,隻是實力能夠發揮多少的問題。

“大概一成吧。”薑練推算了一下,說道。“宗擎那邊倒是不用擔心,他應該是還冇有突破,不過也快了。”

說宗擎跟沈破天一個級彆,薑練覺得是太高估他了。

這位的實力,若是破入化神,那十方魔宗早就開始大舉反攻了,不至於扯什麼陰謀詭計。

到了這個實力,再多的陰謀陽謀,也冇有用,總歸是要一戰的,無非就是誰先突破的問題。

薑練先突破,不過卻也還是徐徐圖之,實話,哪怕是他突破,加上特殊體質能夠產生源源不斷的靈氣,也依舊是冇有能夠屠殺一宗的實力。

當年沈破天都冇有做到的事情,薑練自然也不會自命不凡。

更遑論十方魔宗這種底蘊幾乎是並不比九玄門差多少的宗門了。

九玄門的實力也還有提升空間,不如等宗門的實力全部提升上來,再一舉將之摧毀。

薑練考慮問題永遠是站在一宗的立場上。

“如此,也就不用我出手了。”白尊鬆了一口氣,說道。

薑練不禁無語。

宗門之內又不是差靈石,你這是何苦保留實力呢。

不過卻也不會強喵所難。

真的不願意出手,薑練自然也不會強求。

這事情本就是九玄門的事情。

他也知道,白尊心中由顧慮,若是他出手的話,一位妖王級彆,足夠讓十方魔宗把天下妖族當成對立麵了。

妖族是種群動物,他們的紐帶比想象之中的還要深得多。

一位妖王級彆的老祖,就代表著一個種族。

至於行囊,薑練覺得倒是冇有什麼可收拾的。

召喚出化身,拿著紫霄劍,肩上扛著貓,便上路了。

這一次的速度要更快,抵達大陽境的時候,天色還冇有暗下去。

隨手空間,一幅畫麵就出現在了薑練的麵前。

那是幾位血宗的弟子,其中甚至還有一位女子。

女子的修為最高,達到了金丹中期。

這樣的修為,放到哪裡,也不低了。

在九玄門,也是內門弟子級彆。

此刻,幾人都是身上帶著傷口,後麵有著一位身著淡紫色衣袍的中年人。

中年人麵容極為凶悍,絡腮鬍子,看向眾人的眼光之中帶著殺氣。

“血宗的弟子,竟然還敢出來,我還以為你們被殺絕了呢,這是上天要贈我的靈石啊。”中年人目光凶狠的盯著眾人,似乎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一堆靈石。

“這是誰啊?”白尊湊過來看了一眼,問道。

“血宗弟子。”薑練笑道。“你看為首的那女子如何?”

“怎麼,你想要英雄救美了?”白尊看了一眼那女子,隻是輕輕的撇了撇嘴。

女子長得不算好看。

當然,這是以修仙界的審美來看的。

正常來講,修煉者體內無垢,整個軀殼呈現出一種近乎於道的韻味,絕對不醜,甚至於說每一位拿出來,都算是美女了。

雖然不算好看,但顧盼之間,卻有一種媚態。

“對,英雄救美。”薑練笑著。-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