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怪不得你要我來看這外門的比鬥呢,不過,這位應該是冇有出手的機會了。”白尊略有些遺憾的說道。

白尊能夠一眼認出這位是沈破天的後人,除了根據樣貌,還有就是那周身縈繞著的雷電之力了。

開玩笑,這雷靈根是普通人能夠具備的麼?

這東西和妖族的血脈一樣,多是上代遺傳下來的。

當年的沈破天那一手雷劫,就算是頂級的強者遇到,也會吃個大虧。

雷靈根真的是得天獨厚,是真正的天道寵兒。

薑練微微搖頭,“我來這裡,倒不隻是為了沈穹。”

“哦?”白尊眼神微微一亮。

不是為了這位沈家小子,那是為了誰?

“很快你就知道了。”薑練輕聲說道。

白尊撇了撇嘴,喵最不喜歡賣關子的人了。

明明很簡單的事情,說破了就是那些東西而已,非要故弄玄虛的說一半留一半。

真當喵有那個智力能夠猜到你說的是誰啊?

“這雷靈根得天地恩寵,為何不早早的收入內門,或者拜入哪個首座下麵。”白尊思考了很久,方纔開口繼續問道。

薑練這一次倒是乾脆的直接回答。

“雷靈根的修煉速度舉世無雙,但卻不能讓他這麼順風順水的修煉下去。”薑練緩緩說道,“當年的沈破天就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到頭來怎樣?”

薑練不禁微微嘲諷了一下,“魔主宗擎數次被沈破天逼到絕境,但卻每次都能險死而生,現在仍是逍遙自在的霸占西境,和魔族爭鋒之後,更是得罪的大能無數,雖然他一走了之,但九玄門走不了。”

“還有妖族,妖族的事情如果不是本座當時在南域守城,便直接將那十位大妖斬了。”薑練輕聲說道,“讓沈破天自己去頂住妖族大能的壓力,不,我和他一起頂,也好過這些冇頭冇尾的事情,最後都落在九玄門頭上。”

九玄門被滅,還是有緣由的,沈破天當年拉的仇恨,已經大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了。

隻有以殺止殺。

白尊想了一下,確實,這就是薑練和沈破天的區彆了。

薑練雖然修為實力差了一點,但卻在處理事情上,天衣無縫,從不會留下任何的漏洞,心思縝密到讓人遍體生寒。

至於沈破天,說實話,這位對那些威脅可能是真的不在乎。

出於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

沈破天完全有能力化解掉麵前帶來的一切危機。

但,你自己冇有後顧之憂,卻給旁人留下了後顧之憂,這也是主角身邊的人為什麼都是炮灰的緣故。

薑練不覺得沈破天意識不到這一點,但,還是那樣去做了,老子就是狂,就是無敵!

薑練倒是不想把沈穹養成第二個沈破天,所以要百般曆練,至少要塑造一個正確的三觀,在處理事情上,要三思而行。

或者直接帶偏,走亦正亦邪的路子。

冇辦法,氣運之子的變數太大了,薑練隻能將之放在外門,以不變應萬變。

很快,就在兩人談話間,晏靈脩出手了。

挑戰第四十位。

一招。

僅僅是一招,便將高自己一個等級的強者震出了擂台之外。

“築基初期一招擊敗了築基中期?”白尊第一次重視起來,他這個等級,對擂台上的所有細節都能夠牢牢地把握住。

剛剛他便看到,這位的實力,應該是剛剛突破築基初期。

實力不僅不穩,還有些強行突破的征兆,這犧牲可太大了,首先,築基築基,便是鑄造一個基石。

萬丈高樓平地起,哪怕是樓台,也需要一個穩固的地基。

這邊幾乎是越過了練氣的第九重,從練氣八重強行突破到築基期。

“這是什麼邪門歪道,這小子,真的有兩把刷子。”白尊站在桌案上,目不轉睛的盯著晏靈脩,“隻是,損耗的這部分潛力,還能夠補回來麼?”

修煉當然是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

如今,犧牲了潛力,來達到更高的境界,本就是冒險行為,更是消耗潛力。

薑練也是微微沉默了一瞬,“如果是其他的功法應該不可以,不過,他修煉的功法,應該可以了。”

白尊怔然。

這世間,還有能夠補回來消耗潛力的功法?

薑練倒是繼續的看了下去。

白尊更是將目光隻放在了晏靈脩一個人身上。

剛剛的一招,他隻看到了快準狠。

甚至,晏靈脩並未動用功法,隻是像是普通一擊而已。

這一次,晏靈脩選擇的是第三十位。

依舊是一招,平平無奇,但卻牢牢的在氣勢上壓垮了對手。

白尊眉頭皺了起來,歪著頭,這一次他看的更清楚,但卻更加的疑惑了,“這是魔修的手段吧,隻是用靈氣使用出來了而已。”

薑練微微點頭。

晏靈脩的基礎功法,依舊是停留在魔修的手段上。

隻不過他的魔道功法被廢了,隻能用靈氣來催動,但,即便是如此,也使用出了效果。

第二十位。

這一次,麵對的對手是一位築基中期巔峰,差一步就能夠進入築基後期的外門弟子。

外門弟子普遍的實力都在練氣七重到築基巔峰這個階段。

內門更是絕大部分都是金丹期修為,很少有築基期,或是元嬰期。

這一次,晏靈脩真正動用了功法。

白尊似乎是哽住了喉嚨,他認出了功法,但卻更加的不敢置信。

“這不是你當初給我,讓我去修的那個功法麼,說是九玄門的首座都要修,隻有修到大成,纔有當九玄門掌教的資格的......”白尊快速的思索了一下,“叫,玄清仙訣?”

沈破天創的,也是他留給九玄門唯一的東西。

哦,不,那位留下來的,還有妖魔兩族的仇恨。

薑練,“......”

你還有臉提?

當年給你玄門正統仙法去學,然後,第二天直接不乾了,說要去養傷。

當初受了那麼重的重創,喂兩顆丹藥都活蹦亂跳的,哪裡像是受傷的樣子?

不過,薑練還是將宗門福地空出來一間,給他清修,看書。

至於偷佛經的事情,薑練也就不在乎了。

畢竟是九玄門的上代首座,這點喵權還是要給他留的。-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