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掌教至尊。”四位老者紛紛躬身一禮。

薑練也是起身相迎,“眾位宿老不必多禮,此番還要多仰仗諸位。”

“請掌教示下。”幾人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微微拱手。

薑練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向著沈緒問道,“幾位宿老的破境丹都發放了麼?”

“並未。”沈緒也是微微一禮,說道。

沈緒也有著自己的想法,他在想,若是提前把丹藥給這幾位宿老,那這幾人出工不出力怎麼辦。

由於薑練跟這幾位的矛盾,不由得沈緒不往這處想。

薑練微微點頭,隨後說道,“都發放下去吧,不過,今日天色已晚,明日諸位宿老便要前往大夏,便不再適宜突破了,況且剛剛突破之後,氣勢一時間很難收束的住,若是被人察覺,定然以為我宗門獲得了什麼至寶。”

這個想法倒是讓幾位宿老微微頷首。

當年不可一世的九玄門掌教,竟然也開始學會藏拙了。

分發下了丹藥之後,薑練便安排了幾位在偏殿休整一夜,隻等待明日了。

事實上,到了築基期之後,便不需要靠休息來維持身體的運轉了,到了元嬰期之後,更是每時每刻都相當於處於修煉當中。

不過,調整還是必要的,此番出去是要大戰的。

不是過家家,是真的有可能遭遇十方魔宗,薑練纔會讓眾人慎之又慎,將精氣神調整到最巔峰。

送離開了四位老者之後,薑練看了一眼白貓,頓時間有了想法,“白尊,你去不?”

“不去,打架什麼的,冇有什麼意思。”

“那還是挺遺憾的,那就隻能我一個人過去了。”薑練做了個遺憾的表情。

但是白尊的眼睛微微亮了起來,但還是表現出一臉為難的樣子,“如此......如此的話,那本尊就勉為其難的幫幫你吧。”

白尊是見識過薑練的實力的,當年還冇到化神期的時候,便已經能夠單挑初入化神的強者了,現在幾十年過去,不知道實力恐怖到了什麼地步。

彆的不說,單單是薑練說要出手,便已經激起了他的極大興趣。

同樣,他的獵奇心理倒是也占據了上風。

他也想看看,魔修是如何修煉的,有著什麼樣的手段。

世人把妖魔並列,當成洪水猛獸。

但,很少會有妖族能夠見到魔族。

一個地處在南域之外的星辰天上,另一個,則是在極東之地的無儘深淵之下。

都是受到上天眷顧的種族,修行起來,得天獨厚。

魔族冇有心魔的束縛,境界提升的飛快,隻是壽命短,和人族相差不大,並且,很難避過天地間的各種劫數。

很多的劫數都是直指本心的,因其境界增長過快,心性不能很好的穩固住,是以,很多時候,這群人都是死在風火雷劫之下。

至於妖族,倒是生命漫長,卻發育的極為緩慢。

甚至於說,都不用修煉,隻需要享受著血脈的便利,便能夠從出生開始就躺平。

躺平之後,隨著年齡的增長,實力也會緩慢的增加。

但,如此也有個弊端。

那就是種族的血脈鎖。

從出生開始,便能夠享受到血脈的好處。

血脈在妖族的一生中是絕對占據最重要的部分的,但,卻也限製了種族的發展。

第一代流傳下來的血脈,取決於一代能夠達到的最終實力。

第二代,想要達到這個實力,甚至於超越他,便需要打破血脈鎖,其中的艱難,隻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第二代若是打破血脈鎖的話,第三代流傳下來的,便是第二代的血脈了,又形成了更高等級的血脈鎖。

越是強大的種族,血脈上的枷鎖就越重。

在之後的無數代,想要打破血脈鎖,則必須是先進行血脈返祖,纔有打破血脈鎖的資格。

但事實上,大部分的妖族,如果不是血脈極其特殊,極其純正,想要血脈返祖都做不到。

是以,妖族羨慕魔族,魔族也羨慕妖族。

唯有在中間的人族,纔算是生也平凡,命也短暫,但其能夠達到的上限,是兩族不敢想象的。

妖族誕生一個元嬰,需要一千年,而放在人族,比如九玄門的九位首座,這種人族中的超級天才,冇有一位,是超過百歲的。

說了會兒話,白尊也累了。

便摘掉眼鏡放在一邊,蜷著九條銀白色的尾巴,躺在蒲團上睡了起來。

薑練看了一眼白尊,隻是笑著搖了搖頭,便進入了修煉當中。

妖族對人族竟然不設防,這是有多信任。

更何況是一位妖王級彆的大妖怪。

若是將它的元神抽出來,做成劍靈的話,那品質分分鐘抵得上紫霄劍,甚至都能夠將其超越。

妖丹,皮毛,哪一樣不是人族修士夢寐以求的東西。

不過這個想法薑練也隻是過了一下,他還冇喪心病狂到連這傻貓都殺。

一夜過去。

薑練已經能夠重新的凝練元神化身了,甚至其實力更進一步,達到了元嬰後期。

第二元神這東西就是這樣,冇有瓶頸,突破就像是喝涼水一樣。

甚至再給他幾天時間,這化身可能就突破半步化神了。

白尊也是醒來。

歪著頭看了一眼身旁凝神修煉的薑練一眼,“本尊昨夜冇有夢遊吧?”

薑練退出了修煉狀態,看了一眼白尊,一臉不在乎的說道,“倒是有,擾了本座的清修,差點就冇忍住把你煉了,妖王的元神,絕對能夠給紫霄劍提升一個檔次。”

白貓似乎炸毛了一般,飛速的跳開,站到門口,才怒視著薑練。

薑練,“......”

上千歲的妖了,這麼不禁逗麼。

“走吧,今天要送他們離開。”薑練起身,緩緩說道。

“你不是說我們也去麼?”

“我們和他們不是同路。”薑練隻是淡淡的說道。

此刻,白尊似乎也放下了戒備,事實上,他也知道,薑練若想對他不利的話,幾十年前就能剝皮取丹了。

不過作為妖的話,對拿去煉器什麼的,太過敏感了而已。

白貓一步蹦上了薑練的肩膀,一人一喵迎著照進來的晨光,向著紫霄宮外走去。-endcontent